【記者高必恬/生命力報導】

希望麥克,一個以外勞及雇主間權益探討為主題的個人網站。或許有人會好奇,怎麼會有人願意為了關懷外勞權力而去成立一個個人而非公司營利的網站?創作「希望麥克」網站的麥克就是一位真正願意為自己的理想而去努力的人。

麥克從一九九二年就投入了外勞仲介公司,並從事業務方面的工作。人說高官不知民間疾苦,麥克雖然是業務主管,每天為了業務忙的不可開交。因為繁重的工作,他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想外勞在台灣需要的幫助。直到後來發生了幾件的外勞異常狀況,自己處理之後才知道原來外勞需要的幫助其實很多。幾次向公司反應無效之後,就率性填了離職單,一度暫時離開職場,開始尋找資料架構希望麥克這個網站。
麥克表示,他記得有位外勞在入境工作不到三個月時,某天在工作現場昏倒送醫,經診斷之後確定是腦部腫瘤,必須開刀。當回報給雇主知道時,居然是立即要求他把外勞送回國。但狀況相當於植物人的外勞,根本無法上飛機。經過向公司反應之後,公司竟無人願意下達決定,也沒人與雇主溝通,醫院只見翻譯員及麥可奔走忙碌。後來外勞還是開了刀,病情穩定之後就轉往一般病房休息。此時雇主壓力不斷,仍是一直要求麥克將生病的外勞遣送回國。依勞保規定,外勞除醫療行為發生時政府代為給付之外,在復健期間,政府及雇主依法負擔期間的最低薪資。如果復健期一個月,雇主不過負擔幾千元,對一個一年營收幾十億的工廠,簡直是雞毛蒜皮。麥可表示,在外勞異常狀況發生時,就要當成自己的事情來處理,不推不拖,才不會使外勞權益再次受損。

或許是因為麥克的仁心,造就了他對爭取外勞權益的這一份衝勁。他說,之前有個外勞因酒後騎車而車禍往生,事前他就已告誡過雇主千萬不要給外勞騎機車,沒想到雇主不但不聽勸告還買機車給他們。等到事情發生之後,雇主還把事情一股腦的推給他處理。從外勞國外文件認證、國內外交部翻譯驗證到檢察官開立死亡證明,他全部一手包辦,再找葬儀社把外勞火化送回國。前前後後兩個月,他因此瘦了五公斤。繁複的工作讓他消瘦,但在得知外勞家屬確實拿到台灣勞保給付跟肇事卡車賠償後,他才安心了許多,瘦下去了五公斤也因而跑了回來。

麥可說,當他經歷過九二一大地震之後,看到許多人生離死別,就覺得自己不應該在這樣的公司待下去了。便下定決心離開公司,但當時手頭上的客戶還是很多,不能說斷就斷,不然客戶的權益損失,外勞的引進也會產生問題。他東送西送,把案子都一一交給其他的同事接手,自己只留下了一家較熟識的公司,之後便開始架構網站的計劃。麥可表示,一開始也買了書自己要來架構網站,但是因為先天的「英文辨識不良症候群」的病情太重,自己似乎無法獨立架站,到最後只好花銀子請別人來做。負責架構網站的人就把麥克提供的資料輸入進去,麥可說,當他看到屬於自己的文字呈現在眼前時,也不禁留下了幾滴熱淚。網站開始營運之後,來信的人漸漸開始變多,當然,他也是有問必答。

現在的麥克,又重新開始在人力仲介公司上班。他說,跟客戶介紹外勞時,都先說他們的缺點再說優點。很多業務都是不先講清楚拼命接單,等到最後外勞逃脫或是發生異常時再來處理問題。許多家庭類勞工的雇主也不合法,家庭類的勞工只能做家庭內照顧小孩或者是照顧老人,無法從事商業行為。但仲介外勞進來做商業行為的人卻比比皆是,顧海產店、早餐店、賣水煎包這類的,他通通都不做了。最大的心願是想開一家自己的人力仲介公司,永遠只辦合法的案件、公司簡單、生意普通、雇主高興、外勞也能在台灣安心賺錢,他自己就很開心了。

由於麥克對外勞的仁心及正義感,不平於公司的不負責任。他說,即使站在桌子上對上級主管開炮都無法平息他的憤怒。如此一般的向上表達意見,使他成為總公司主管的頭痛人物。但是面對於架構這個網站,他表示,他很想在外勞需要援助時,適時的伸出援手真正幫助他們而不是在面對客戶(雇主)的壓力下去剝削外勞的權力。每家仲介公司都是一個營利單位,營利是第一目標,沒人會真正願意把外勞權益擺在第一位。所以他才會架構這個網站來顯現個人對於外勞市場及權益的看法。他說,架構這個網站是真正在做我自己覺得對的事。

延伸閱讀: 1.希望麥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