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高必恬/生命力報導】

第三屆外勞詩文比賽暨頒獎典禮於十月五日下午在台北市二二八公園舉行,典禮由主持人以國、英、外勞的原鄉語言三聲帶同步揭開序幕,接著是由各地的外勞組成之團體表演各國當地傳統舞蹈(見圖),當外勞們看到家鄉的傳統舞蹈登上舞台時,莫不鼓掌叫好。尤其是當永吉國小學生演奏泰國傳統音樂時,群聚的外勞們更是開心的大笑鼓掌歡呼,彷彿他們在這裡得到了家鄉那一份親切感。而當馬英九市長進入會場時,更是受到外勞們熱情的擁戴,不少女性外勞紛紛拿著相機捕捉市長的身影。

外勞詩文比賽於今年進入了第三個年頭,有很多民眾其實不知道外籍勞工有這樣的藝文活動。然而,在當今外勞繁重的工作之餘,把辛勞轉變成美麗的詩句對他們來說卻是一項最簡單容易的休閒活動。台北市外勞就業諮詢中心陳先生表示,這幾年來參加的幾乎都是女性,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做家庭或醫療看護工,工作比平常在工廠的外勞要繁重的許多,他們在休息時也不完全能夠到處跑,多半關在家裡,在家沒事只好想東想西,想著如何把心聲轉換成詩句。 
「…當一個異鄉人站在您的土地上,彷彿入侵者必要接受充滿敵意的審判,我不曾有犯罪的思想,然而異鄉人似乎帶著原罪,我像是一個被鐵柱圍關的囚犯…」這是節錄自第二屆外勞詩文比賽第二名Bleesie的「台灣,一個讓我築夢的國度。」詩中所見,彷彿是外勞在台灣受到了不平等的待遇,而詩中所透露出的卻是一絲又一絲對台灣雇主及這片土地的無奈。

「福爾摩沙的四季 日子充滿了思念 似乎沒有邊界 香煙裊裊的佛堂前 我照顧著最縫製最後歲月的阿媽 二二八公園裡的楓葉變成了橘紅色 成為往日英雄的歷史見證

這也在一個受到限制、窄小天空中 形成一個永恆 是鳥兒們在都會裡玩耍的角落」這是節錄HOMIATI ARJO UTOMO所做的「流浪者日記」,是本屆比賽第一名的作品。

參展作品經由三度審核,其中因為語言不同的關係,所以詩文皆經由雙語人員翻譯之後,再經過潤飾轉翻譯至中文版版本。除了樂觀以外,詩文比賽三年來,外勞寫作的詩文內容,從憎恨台灣雇主及怨忿無奈的情緒中,跳脫到了以思鄉、想念家人及照顧病、老人的角度去撰寫他們的詩文。今年的作品特色:文字豐富、意象鮮明、比喻精妙、情感流露自然,詩作中呈現主題以異鄉心靈的告白及情感的吶喊為主要的詩作意境。甚至評審們也覺得,外勞所抒發寫出的詩文,程度超乎他們想像的好太多了。

得獎的作品當中,作者皆為家庭監護工或為家庭幫傭,陳先生表示,一般家庭以幫傭的名義申請外籍勞工,所要的費用比家庭監護工來的要多,但是一旦申請到了外籍勞工,多得是叫他們做東做西,包辦一家大大小小一切雜務,甚至還有誇張到出借給鄰居親戚使用。

陳先生表示,多數女性外籍勞工總是這麼地操勞,她們常認為自己被禁錮在雇主家那個小小的世界,只能待在堡壘裡靜靜的轉換人生的歷練至詩句當中。另外也有在醫院照顧阿公阿媽的外勞們,有時也會碰到醫護人員的歧視。在醫院照顧病患的日子,往往有外勞在台灣待個兩年,或許就遇到兩三個老人往生過世。不僅論他們照顧病患每天必做的翻身、擦拭身體,甚至有時還要幫助老人排便這樣的辛苦,再加上已有感情的老先生老太太過世,更是讓他們內心帶來了甚大的衝擊。

台北市外勞福利措施已經建立不錯的管道,陳先生說,諮詢中心這個點很多外勞都知道,因此當他們被雇主不當的待遇,或者是有被指使到去做其他工作的不合理情況發生時,很多外勞都知道要來這裡找他們幫忙。而且現在也有做外勞廣播頻道,以泰、印、菲、越南四國語言來進行節目的撥放以及求救管道的宣導。一傳十,十傳百,這樣的功效其實很大。很多外勞在倒垃圾,推阿公阿媽到公園散步時,他們都會群聚在一起聊天交換資訊。

資訊的便利,讓外勞們更了解如何捍衛保障自身的權益,也讓他們再受到雇主或仲介公司不平等待遇時,不再那麼地擔心受怕。

風雨生信心,陳先生說,這些外勞能吃的苦,除非我們親眼看到,不然真的很難想像他們能吃的了這麼多的苦。歷經難以想像的磨難之後,外勞們無奈的心情早已昇華成了樂觀抱持希望的詩句,因為他們知道,在走過了佈滿荊棘的道路之後,再也沒有更難熬的困境會在前方等待他們了。

延伸閱讀:
1.台北市勞工局
 2.北市外勞詩文比賽 首獎詩作獲高度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