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許立潔/生命力報導】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將於十一月二十八日起,在春鳳樓舉辦《寂寞的撫慰》攝影展,展出鄧南光、潘小俠、林柏樑、何經泰、劉清儀五位攝影家的作品。作品橫跨五○年代到千禧年,地域上跨越艋舺、大稻埕到台中,涵蓋不同形式的性產業──流鶯、茶室、娼館、酒店、酒家。

負責這次攝影展的日日春協會秘書鐘君竺說:「我們最初的構想是想找出性工作在台灣的變化。」但翻遍了關於老台北記憶的書,卻找不到任何性工作的圖像記憶。幸而,還是有些攝影人願意貼近小姐的工作現場,將鏡頭指向當時攝影家普遍所避諱、忽略的角落;也有些攝影人曾經因緣際會在社會運動的過程中參與紀錄,為台北的性工作,留下不同觀點的歷史紀錄。
《寂寞的撫慰》攝影展重點除了性工作者之外,還加入嫖客的故事。展出的作品也有性工作者和嫖客玩耍、嬉鬧的照片。鐘君竺表示,也許很多人對嫖客有很多負面的刻版印象,但實際參與了工運和妓權運動之後,訪問了一些人,「有經驗的勞工朋友告訴我,像茶室這類的地方提供一種短暫放鬆的空間,透過這一小段時間開心、沒有壓力的交談,工人抒發了每天重覆同一件工作的苦悶,」鐘君竺希望藉著這次的攝影展,能夠提供大家看待、思考嫖客的其他角度。

鐘君竺引述攝影家林柏樑的話說:「拍攝公娼的記錄工作,是我從事攝影工作以來感到最困難和挫折的一次。」長期受到社會歧視的性工作者,事實上並不樂意讓這些攝影家拍攝,別說是露臉,既使是局部的肢體也不願意曝光。有幾位參展的攝影家花了一、兩年的時間,才與性工作者混熟,建立互信的關係,提出為小姐拍照的要求。

鐘君竺陪著林柏樑完成公娼運動的拍攝工作。她說,公娼們幾乎不願意留下任何可供辨認的線索,因為整個社會並沒有成熟到可以接受這份工作,反而可能因此帶給家庭或孩子生活上的困擾,比方說被人家指指點點。

鐘君竺表示,為性工作者拍攝的困難其實反映了社會現實,當拍攝愈困難,愈能看到「性工作」背負的壓力和污名。《寂寞的撫慰》攝影展蒐羅這些難以取得的歷史鏡頭,不僅為性工作者造像,甚至能夠對上班小姐和客人之間或生澀或熟絡的流動關係和環境能有所掌握。

娼/倡學塾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