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廖俊維/生命力報導】

住在新店七張的小虎,是一個連高中都還沒有畢業的中輟生,目前已經二十歲了,這代表著他幾乎四年沒有去過學校了。其實小虎的成績在當時東山高中資優班並不算差,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現在可能就是國立大學的高材生。但是,當時的他,對於老師、課業,還有只有面對書本的生活,都感到了厭倦。在高二的那年,他選擇了休學這條路。

小虎回想當時,感慨的說:「我當時選擇了休學,很多老師與同學都感到十分驚訝。休學的原因,現在想起來覺得差強人意。由於當時身體狀況不好,常常請假,嚴格的導師,因為求好心切,常常很嚴厲的責備我。」小虎說,當時我成績也都一直保持中上,是因為真的生病才請假,而不是偷懶,只是想要把身體養好了再去上學。就在接近放寒假的時候,我決定休學了。小虎帶點無奈的說,沒想到一休就休了一年。
小虎說,因生病而休學其實是很牽強的理由,這一年裡,我在家裡除了上網(見圖)就是睡覺。在學校的同學們都很羨慕我不用上學,其實在我心裡,這一年真的很無聊而且很空。所以,休學完一年,我決定再到學校唸書。由於休學一年的原因,無法跟上高三的進度,我只能從高二唸起。也許是離開書本太久了,加上到了新班級跟同學完全不熟,讓我又害怕了在學校的生活。一學期之後,我決定離開學校,又開始每天無所事事的生活。

短期之內休學兩次,平常開明的小虎父親說,當時他覺得小虎的生命不應該這樣浪費下去。於是找了台北市志仁高中,希望能夠讓小虎重拾書本,考上大學。第三度到新環境的小虎,其實對於學校、書本已經沒有太大的信心。更嚴重的是,小虎在志仁讀書的時間裡,他變得自卑又自閉。想起那段時光裡,小虎說:「那是一段痛苦的回憶。班上的同學都比我小快兩歲,加上學校的課程安排讓我非常不喜歡。」因此,小虎很少去上課,漸漸的,他已經徹底放棄了學校生活。

那年,小虎以前在班上的同學考完聯考了,幾個比較要好的同學,不是考到中南部的學校,不然就是上國立大學。身為家中獨子的小虎,孤獨、自卑的感覺又湧上心頭。只有在暑假的時候比較常跟同學在一起。開學之後,到中南部讀書的同學離開台北了,在台北的同學因為都是大學新鮮人,忙著交新朋友、玩社團,根本沒有時間跟小虎在一起。小虎的母親在他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就因乳癌去世了,因此在往後的日子裡,陪伴小虎的只有電腦以及差距他五十歲的父親。

其實,小虎的家境並不算太差,父親是軍中退伍的榮民,家裡每個月都有三、四萬元的政府補助,要從頭唸起,並不是太大的問題。但是,已經墮落那麼久的小虎,是需要很大的決心才能在未來繼續往上爬。小虎說:「我不是不想努力,是因為想到未來,就覺得非常的無力。」所以,小虎就這樣日復一日過著只有自己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小虎無意地在網路上看到有關大考中心舉辦同等學歷測驗的消息。他猶豫了許久,決定拿起電話打到大考中心詢問詳細的情形。知道了只要通過同等學力測驗之後,就可以參加大學聯招,起初,小虎還反覆思索了許久,考慮到底要不要再繼續升學。經過父親以及朋友的鼓勵,小虎決定報名參加考試,並且安排讀書的進度表,重新踏上升學之路,為未來繼續打拼。

現在的小虎,雖然還是連高中學歷都沒有,但是,他有了希望,一個能和大家一樣上大學的希望。小虎的父親對小虎的決定感到十分欣慰,笑笑著說:「他每天在家陪我的時間夠多了,只要能夠繼續唸書,花再多的錢都是值得的。」當小虎看到以前讓他煩心的課本,不再逃避,而是面對著未來的考驗。小虎說:「以前那種渾渾噩噩的日子過怕了,能夠有機會考上大學,心裡就不會那麼空虛了。我看到了新朋友、新希望在未來的路上等著我。」

延伸閱讀:
張老師全球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