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俞孝璋/生命力報導】

「每一個族群都是一朵美麗的花朵,需要綻放,讓人看到它的美。」頂著一頭蓬髮,蓄著滿頰鬍鬚的謝宇威,以極誠懇的眼神說出這段話。在狂放不羈的莽漢形象下,謝宇威有著細膩的心思,澎湃昂揚的創作力,要將客家文化推的更高更遠,成為你我皆能認同的精緻文化。

出生在台北,卻常往桃園跑的謝宇威,由於父親是美術老師,在耳濡目染下,對美術展現了高度天份及興趣。高中的時候就讀中正高中美術實驗班,後來保送文化大學美術系。謝宇威表示:「原以為自己會跟父親一樣,成為一名繪畫工作者。沒想到進入大學,加入詞曲創作社之後,便一頭栽進音樂的世界。」開始創作音樂的他,憑著熱情和過人才情,很快地就在各大歌唱比賽中嶄露頭角。大三時以「Made in Taiwan」一曲拿下第五屆「青春之星」東南亞暨全國總冠軍和最佳編曲,他特別將國語、河洛話及客語融合來唱這首歌,在當時造成轟動。大四時以純客語演唱的「問卜歌」勇奪第九屆「大學城」歌唱比賽全國總冠軍。也因如此,謝宇威便轉換跑道,踏上歌唱的路。


接連在兩項歌唱比賽得獎的謝宇威,畢業後便與唱片公司簽了合約。有著客家血統的他,一個從小浸濡其中,熱愛客家文化的年輕人,他希望能以自己的語言來唱自己的歌。在他一九九五年發的「直到現在我還不明白是我唯一的藉口」專輯裡,就放了兩首客家歌。而他回憶道:「沒想到發了一張專輯之後,唱片公司就倒了,我就先退居幕後幫別人製作音樂。」靜待良機的同時,謝宇威不忘推廣客家文化的志願,開始幫客委會等機構企劃活動,用另一種藝術形式來展現客家。

當然謝宇威最愛的還是唱歌,他也找過許多唱片公司,希望能幫他發片,但唱片公司都以「謝宇威,你唱的歌很好聽,可是沒人想聽客家歌。」狠狠的一句拒絕了他。謝宇威說:「既然沒有人要幫我發片,我乾脆自己來,反而可以放手去做。」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他果真在今年推出了「一儕。花樹下」專輯,全張皆以客語演唱,圓了他以客語演唱流行歌曲的夢。他表示要讓年輕人都能接受,就要在歌詞與旋律之間展現時代。所以他不討厭山歌,但他要帶客家歌創造新天地。

對客家文化如此熱血的謝宇威,其實年輕時也有過矛盾。他表示那時心裡一直想為客家人做些什麼,但沉重的使命感反而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現在的他慢慢學著不要想那麼多,以輕鬆的心情來作藝術。做得快樂,同時將客家文化普及化、深化及精緻化。謝宇威不在乎你會不會講,聽不聽得懂客家話。只要你認同它就好。平時他常與年輕的客家社團或文史工作者交流互動,希望自己是個引子,帶起更多的新血加入他們的行列。

認識謝宇威十多年的小萍表示,她印象中的謝宇威,是個常往苗栗跑,畫畫很棒,很喜歡創作的客家音樂人。小萍她本身負責管理「Crazy Studio」音樂網站,自網站介紹謝宇威的新專輯和提供試聽後,許多年輕朋友都留言表示很喜歡謝宇威的歌,並還有樂團說想要翻唱哩。眼見越來越多客家年輕一輩,也投身以客語來創作、演唱流行歌曲,謝宇威心中除了欣慰,更為自己定下以後一年發一張專輯的願望。在日漸興盛的客家運動中,謝宇威只會奉獻更多,去創作更美更好的藝術,是絕不會缺席的。

延伸閱讀:
1.瘋狂音樂網

2.謝宇威顏志文 做出客家新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