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許立潔/生命力報導】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表示,台灣目前整體環境對同志仍然是不友善的。她認為,現今同志運動的重點應放在「如何聚集同志的動能,讓同志可以露出清楚的面貌。」

王蘋說,社運團體努力的方向是改變社會結構上的問題,面對同志目前最需要改善的共同處境,「比方說,對同性戀者的歧視是處處存在的,不論是在校園裡、職場上、家庭中或是同儕間,你要怎麼去面對它?」王蘋認為,同志運動不用刻意區分男同志、女同志,重要的是大家對同志運動有沒有想像,想像所有生活中基本的問題,像是隱私權、就業權等都要被看到。
長期參與女同志運動的虎斑表示,同志運動是很廣泛的,不僅僅是上街頭爭取法案,她希望檯面上的各個女同志團體能夠深入思考「連結女同志的國家及社會資源是什麼」,在不同的議題上和不同的社群做連結。

虎斑也提到「資源不足」的問題。她說:「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個女同志的社運團體成為社團法人,所以在辦活動時比較無法獲得資源。」虎斑認為,女同志社群本身就有運動路線上的意見分歧,因此在資源不足的狀況下辦活動,就會產生輕重緩急的取捨。若有充份的資源,就不會有這樣的顧慮。

根據台灣同志人權協會公布的台灣同志權益政策調查,在台灣有高達三成以上的同性戀者親身經歷人權侵害及歧視,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曾聽聞或目睹相關事件。王蘋表示,台灣政府和社會大眾對同志是視而不見的,因此當侵權事件發生的時候,也不被看見、不被關心,這也是在從事同志社運時,難以聚集能量的重要原因。

為了凝聚力量,同志團體計劃建立『同志侵權事件簿』,希望藉由記錄同志生活的點點滴滴,找出社會對我們深刻的壓迫在哪裡。「我們可以根據這些生活經驗,做為聚集同志動能的基礎,進行內在對話和內部討論,找出未來運動進行的方向,並對外發聲。」王蘋說。

延伸閱讀:

1.同志諮詢熱線

2.台灣性別人權協會

3.校園家庭與職場為歧視同志前三名的場所

4.同志團體演出行動劇 要求提昇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