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高必恬/生命力報導】

十二月九日於非政府組織發展中心(NGO)會館所舉行的「台灣首次同志權益政策問卷調查公佈」記者會,台灣同志人權協會同志人權小組負責人詹銘洲表示,根據他們在同志活動場所、網路媒體、大專院校及座談活動上所做的問卷顯示,前十名都是有關於同志在基本生活面上權益之需求。他也指出,在同志權益受害的空間當中,比例最高的是在校園內,而家庭位居第二,工作職場則名列第三。

擔任台灣新社會協進會秘書長的林深靖表示,社會應該進行再教育。社會上對於同性戀許多的歧視以及異樣眼光的對待,多是因為對於同性戀的不了解及誤解所導致。常有人把愛滋病及同志聯想在一起,認為同志是噁心、變態或者是不正常的。但愛滋病在不管是什麼樣的人身上其實都有可能發生,不管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也好,只要進行性行為不全程使用保險套,或者是沒有固定的性伴侶,都有可能是罹患愛滋病的危險族群。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表示,甚至在教育部編纂的國語辭典上,對於同性戀的定義仍未加以更正,這也是他們深感遺憾且須極力爭取改正的。對於同志權益的爭取,主要是「生存權」、「工作權」以及「教育權」三個面向。但生活中權力的爭取,根本則在於反歧視法的建立與否。由於社會上誤解及錯誤認知,使得許多同志在青少年時期即開始受到心靈上的折磨。因為他們的性認同及性傾向是不被社會所承認且是在被否定的環境下學習。 

王蘋舉例,在學校中,往往有青少年同志間的關係被其他同學透露給老師,或是由老師直接發現,但學校處理的方式往往都是轉由輔導室進行所謂的「心理輔導」。輔導老師會說喜歡同性的現象只是暫時的,或是要求不要這麼做。而學生往往會因為這種隱性的壓力而離開學校,甚至是退學。同志的輟學率高,不是因為不愛讀書,而是學校並未給他們一個善意的學習環境。

就反歧視法案而言,林深靖指出,今年法國巴黎才通過了對於有關於反歧視的一項法案。法案中說明,對於同性戀有歧視的言論是必須加以處罰的。歧視對於同性戀所造成的傷害,並不是近年來才有的,如前美國總統雷根就曾說過,AIDS是上帝對同性戀所做的處罰。

林深靖也指出,當年希特勒對於猶太人加以大肆迫害送入集中營,比較不為人知的是,希特勒對於同性戀的歧視,也使得同性戀成為被迫害的族群之一。對於呂副總統日前在愛滋防治成果博覽會中愛滋是天譴之說法,林深靖認為,身為行政院人權召集小組的一份子,呂副總統不應該做出如此不當的言論。如此不當的言論,是做出最壞的示範,也明顯表露出了身為人權召集小組一員卻對愛滋的認識如此不足。 

王蘋表示,在他們所經手的個案當中,在大學校園裡,因校風較為開放,會有同志將自己的性向大方的表露出來。但在課堂上卻有歧視同志的老師直接批評同志,且以惡意的言論對待。在男校特別是軍校當中,同志受侵害的比例特別高。在男校的雄性、剛強的價值觀之下,常有找較為陰柔的男性單挑、找麻煩、毆打、勒索、詐財及精神折磨的情形發生。然而事件背後老師及長官們的消音體制卻是默默的讓這種情況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

綜觀各國,加拿大、荷蘭、美國、比利時、丹麥等國家,他們都有所謂的反歧視法誕生。加拿大的歧視法在人權法案的範圍之下,美國的就業法草案中也有反歧視法的明文規定。甚至英國在2003年底也將實行「反就業歧視法」。而林深靖也表示,歐洲人普遍已經把同志視為文化的一環,不僅有法案成立承認同志婚姻,如加拿大的民調也顯示,大多數地區的民眾也支持同性婚姻。同志在日常生活中仍舊必須得到社會大眾的認同及支持,那麼法案的成立才有意義。

近來台灣推行的人權法案在國際媒體中頻頻曝光,但雷聲大、雨點小。王蘋說,執政黨強調以人權立國,原定在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前通過人權法案,但現實情況中卻是連法案都未送交到立法院,對於給予競選承諾的政府似乎跳了票。同志及人權團體在本次記者會當中希望,政府不要只是空談,而是要幹真的!


延伸閱讀:

1.同志遭歧視 校園最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