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國瑄/生命力報導】

陽光基金會設立的庇護職場,提供燒燙傷友一個工作技能訓練、銜接未來職場的中繼站,也提供許多人直接的就業機會,建立身心障礙朋友工作尊嚴。「我們要鼓勵傷友站在陽光下,接觸人群,」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企畫專員李文婷說。

位於台中的花心咖啡店,是陽光社福基金會在中區的第一間庇護職場,設立目的是讓中區的傷友在重返職場前,能有一個訓練技能的中途站來調整其心理適應狀況,使其不至於因一般民眾的不了解而遭受挫折、失敗。「花心這個名字是台中區員工一起想的,」花心咖啡店店長鄭蕙蓮說,「因為這是中區的第一間,在籌備期很辛苦,我們花了很多心血,所以取名為花心。」她繼續補充,另外因為這些燒燙傷的孩子全都含苞待放,要展露人生最光彩的那面,就像花蕊一樣,這是「花心」的另一層意涵。
花心咖啡店位於台中市政府大樓,一般的客源除了公務員外,還是以民眾居多,很多捐款人也常常來買飲料。「我們販賣的餐點手工精緻,有三明治、披薩、濃湯、現煮義大利咖啡等,都是孩子們一大早起來準備食材、辛苦製作的呢!」鄭蕙蓮說。

店長鄭蕙蓮本身也是個傷友,十八歲高三時因為拒絕了同學的追求而被毀容。「那時候當然很難受,但是有親人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力量,」她說,媽媽從受傷後一直不停地陪伴著她,療傷、復健,所以後來也不支倒下。「有親人的支持我才能再度堅強起來,不感到害怕,」她說。

「有很多人都很照顧我們,常有民眾很熱情,明明只有一個人卻買一大堆食物,硬說可以當三餐慢慢吃,」她說,二話不說就捐錢出來的也大有人在;另外還有一位莊先生,我都叫他大哥,孩子則直接稱他為「恩人」。大哥他在暑假時來到我們店內,一開口就問「你們需不需要檸檬?」因為店裡有賣現榨檸檬汁,所以我回答:「要呀!」,結果他一轉身,就扛了一大袋檸檬要免費給我們,然後不間斷地供應至今。「真的很謝謝這些熱情的人,」鄭蕙蓮說。  談及經營這間咖啡店的甘苦,鄭蕙蓮的語氣就好像談到養育自己的孩子一樣。鄭蕙蓮說:「不過也有些民眾,或許對我們的期望太高,把我們當成一般的商店,在供餐、服務速度上希望我們跟別人一樣。」李文婷則說,這些傷燙傷友有些因傷及關節,關節部分的肌膚或肌肉攣縮,所以伸展動作不若一般人便捷,在切菜、煮飯上不但不及我們迅速,甚至在用火、用刀上還有危險。

鄭蕙蓮說,因為這間店並非以營利為目的,所以價位都很便宜,義大利麵才四十五元,咖啡也不超過五十元。「可是儘管如此,還是有不少客人嫌貴,要我們算便宜一點,」她繼續說,我們的經營成本高、人事成本高,整間店從開幕到現在都是賠本經營的,也許地點並非鬧區,「每天的客人都不超過十位,」低廉的售價無法應付成本支出,花心咖啡在台中經營的很辛苦。

因為沒有額外的費用可以打廣告,所以都是靠職員發傳單來跟民眾接觸、推廣。她們常在烈陽底下一戶一戶拜訪、一層一層推廣,有很多好心人都願意向她們購買餐點飲料,或大宗訂購餐盒。不過也常有大廈管理員,因為她們受傷的外表,認為她們有攻擊性,而拒絕職員們入內發傳單。「這對我們是種傷害,燒燙傷的人在大太陽下毛細孔很不舒服,但這些痛苦不算什麼,真正難受的是依然有民眾對我們心存誤解,」鄭蕙蓮說。

「我們生意不好,因為鄰近有許多競爭者,」鄭蕙蓮說,另外店面小、又都用電器(烤箱、微波爐等)不用瓦斯爐具,所以在量與質上都無法競爭。我們都不是專精於餐飲料理的人,這間店只是讓傷友們安頓下來、學習技能的地方,我們很想去學習更專門的食品製作和行銷方法,但沒有經費和時間,「所以我們要靠服務取勝」。含苞的花心靜待綻放,雲掩的陽光尚未發現。身心障礙朋友們的熱情,需要這社會的支持與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