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鄭雅云/生命力報導 】

日日春協會從十一月二十八日至十二月二日,於台北市歸綏街的春鳳樓,舉辦「寂寞的撫慰」攝影展,現場展示五位攝影家:鄧南光(已過世)、潘小俠、林柏粱、何經泰、劉清儀的作品。策展人陳定傑說,舉辦這個攝影展,是希望更多民眾能透過這些攝影作品來了解性產業、為性工作者聲援。

此次攝影展的內容取材自五O年代到廢公娼前,涵蓋範圍橫跨艋舺、大稻埕、台中等地區,捕捉流鶯、公娼、茶室、酒家等不同形式性產業中,風塵女子的風華與滄桑的酒色生涯。
陳定傑說,以前家裡開雜貨店,有時候下午兩、三點,看到父親踮著腳尖,拿著補貨的袋子出門,當時姊姊會試探性地問父親:「爸,你要去哪補貨?為什麼袋子裡要裝一雙皮鞋?」陳定傑笑說,後來才明白父親是去找酒家小姐。他發現原來這些事情和他那麼接近,他卻一點也不了解,所以才投入日日春希望為她們做一點事。

由於大部分的民眾不了解性產業,所以都對她們懷有排斥或拒絕感,讓這些性工作者背負污名化的壓力。這使攝影家在拍攝時更加困難。攝影家之一的林柏樑說,唯有取得她們的信任才可能進行拍攝,例如他參展的作品之一,是以某位小姐白皙的雙乳為主題。但為什麼那位小姐會願意讓他拍呢?林柏樑說,那位小姐人很開朗,兩人也蠻熟的,拍攝當天他和這個小姐一起在外面吃飯,靈感一來就自然的留下了這幅影像。

以前也做過小姐的麗君說:「一講到要照相,所有小姐都跑光啦!」剛開始她也不願意給攝影師照相,她會想:你沒事為什麼要拍我?對我有什麼幫助?而且萬一被親戚朋友認出來,我的家人和小孩在外面要怎麼做人?但是拍了幾次之後,她發現林柏梁很守信用,沒有亂拍不該拍的地方,而且這些照片很美、很動人,所以慢慢也就願意讓他拍了。

「但是,她還是不願意讓我拍到她的臉」林伯樑說。大部分的小姐都怕自己被認出來後,社會大眾會給她們及其家人壓力,所以她不能輕易的拋頭露面。身為公娼自救會副會長,同時也曾是酒家小姐的莉莉說,去年的母親節日日春舉辦「我的母親是上班小姐,也是模範母親」活動時,聯合報將莉莉和她女兒阿妹仔的照片刊登在頭版,使她的弟媳婦家裡給她龐大的壓力,這件事更深深地傷害了她。所以,從此以後只要是有媒體記者在場,她都絕不拿下面罩。

「攝影者與被攝者的關係很重要,若不能建立在尊重,受訪者就會被傷害。」朋友公認一向少話、沒有酒就說不出話的潘小俠說,因為紀錄者的姿態一定是「侵入性」的,而被攝者並沒有義務要接受。日日春秘書長王方萍說:「酒俠(潘小俠)大概是這群攝影家中和被攝者關係最好的啦!」潘小俠從小就在萬華長大,曾是自立晚報的攝影記者,因為性格較沉默,他往往用酒醉打開他與萬華的遊民、流鶯、撿破爛的人的藩籬。

攝影展的地點「春鳳樓」(見圖)位在歸綏街的暗巷,台北大學林姓學生一邊參觀一邊說,他覺得地點很棒,因為以前春鳳樓本來就是間茶室,整個展覽感覺很完整;但也有參觀者反應太過狹窄,對於這些意見,陳定傑回應說,日日春協會在策劃攝影展時,經費和人力都很有限,更希望有志一同的人能一起共襄盛舉。另外協會也希望藉這個攝影展,推動把「性工作應否合法化」議題能納入公投辯論,讓社會各界都有機會表達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