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a_1 【記者湛雅婷/生命力報導】

輕快的音樂,強而有力的節拍,一群舞者正賣力地練習。原以為這只是再平凡不過的舞團,仔細一瞧,舞者每個人身上都有著肢體缺陷。他們賣力地舞動自己的身軀,認真地跳出屬於自己的生命之歌。這群殘而不廢的勇士不是別人,他們就是「鳥與水」舞集的團員。

「鳥與水」舞集為國內第一支由截肢者、視障者及侏儒症者所共同組成的舞團。這支在去年成立,結合不同障別的舞團,難度比單一障別舞團都還要來的高,雖然如此,團員們不因難度增高而退縮,反而更用心學習。團長林信宏表示,團名取名為鳥與水,是希望團員在舞蹈的世界中,都能像鳥一樣的飛翔,像水一樣的柔軟,不因現實中身體的殘缺,阻饒追夢的決心。
林信宏表示,當初成立舞團時,其實遇到許多挫折。成員從全省各地來,向心力很難凝聚,大家都習慣帶著一層面具示人,無法真心相待,導致衝突、不合的情形特別多。再加上練習時要依據各種不同障別來做調整,團員必須互相配合,更讓許多人萌生退意。以視障者來說,學習一個舞蹈動作,要摸索老師全身,包括表情、肢體,並且要自行從內心揣摩歌曲的意境。另外,視障者在與全體團員配合時,常常因為看不到,導致撞到人、打到人的情況經常發生。不過,因為團員間彼此的相互扶持及體諒,讓舞團得以突破重重難關,繼續經營,也讓團員在此找到了在生活中堅持下去的動力。

在「鳥與水」舞集,老師是義工,團員要自掏腰包製作舞衣、道具,所有經費都靠他們出外自行募款及團員們的自由捐獻。指導老師顏翠珍表示,什麼事情都靠團員自己來,雖然很艱辛,但是這種不要任何人施捨及同情的心態,才是最難能可貴。

團員劉淑美表示,他們其實跟正常人並無兩樣,外表殘缺不代表心靈殘缺,能夠自行做到之事,就不需要去依賴別人。團員謝詠全也表示,來此舞團之後,看到許多人心酸奮鬥的故事,覺得自己已是非常幸福,更能去珍惜眼前的一切,且願意花更多心力去幫助別人,不再只是躲在陰暗的角落裡,自嘆自憐。

顏翠珍表示,這群舞者,就好像是一幅拼圖,各自有不同的缺角,拼在一起時才能拼出最美麗的風景。當身體有殘缺的他們,從舞蹈中找回自己健全的身體及心靈時,她比誰都開心。看著他們從封閉自己,到接納自己,進而去感染別人,散發出生命的價值,那份勇敢、堅毅的心,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每位「鳥與水」舞集成員身上都有某種缺陷,內心也曾掙扎、痛苦,甚至痛不欲生過。如今他們彼此相互扶持、激勵,揮別了心中的陰霾,勇敢的迎向一切挑戰。從他們身上,我們看不到肢體障礙所帶給他們的不便,只看到澎湃生命力的綻放,以及人生中無限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