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謝佳怡/生命力報導】

當別人揮動雙手作畫時,他奮力搖著頭,用嘴巴一筆一筆地將畫布填滿。他是口足畫家陳世峰。

在十四歲雙手就因為受傷而截肢,過了半年的黑暗期,陳世峰決定加入國際口足畫藝協會,要靠自己的力量過生活。是什麼原因讓他只花了半年的時間就能重新面對自己?陳世峰說:「黑暗期的長短和個人的樂觀與否有很大的關係,而我本身就是一個樂觀的人。」
「我覺得自己和一般人沒有不同,我一樣騎車、開車。如果有所不同,那只是外表看起來不一樣。」陳世峰說,沒有雙手並不代表什麼事都沒辦法做,只是做的比較慢,花的時間比較長。

不過,剛開始學畫時,還是有些麻煩。陳世峰表示,最初學畫用的是木製筆桿的畫筆,因為是用嘴巴咬著,筆毛還沒壞,筆桿已經被他啃掉一半了。後來改用塑膠筆桿,還是會吃到些碎屑,而現在用的是鋁製筆桿,問題就解決了。

加入口足就一定要選擇用嘴巴或是用腳來畫畫,而陳世峰選擇用嘴巴來作藝術。學畫、作畫已經十七年了,陳世峰認為,畫畫是將心裡所想表現出來,與身體的部位無關,只是用來傳達的媒介不同。用嘴巴還是用手來畫畫其實是沒有差別的。

除了畫畫,陳世峰也擔任一些小學的生命教育課程講師,例如台中縣的五福國小。陳世峰笑著說:「你們一般看到的車都不稀奇,我開的車比較炫。有兩個方向盤,一個在胸前,一個在腳邊。別人看到我沒有手,車子還會動都嚇死啦。」小朋友聽到這樣都會笑得很開心,他看到那些小孩子,就覺得當老師也很有趣。

陳世峰表示,去學校擔任講師或是演講,最主要是想藉由他本身做一個例子,告訴學校裡的孩子,沒有事情可以難得倒他們。就像他當初學畫一般,剛開始嘴巴動一下就痠了,要常常休息。慢慢的練習,時間久了就會習慣,也愈畫愈好。任何事情只要按部就班的做,由簡單的做起,再漸漸往複雜處挑戰,其實沒有事情是做不到的。

雖然沒有雙手,陳世峰仍是一個游泳愛好者。除了游泳,他也學會浮濳和深潛。「我喜歡深潛,那是一種說不出的快樂與享受。浮潛是無法體會深潛所看到的景象,就像小孩唸幼稚園時每天過著開心的日子,但他們卻不知道大人世界的多采多姿」他說。

「我沒有加入任何的福利團體,我只加入口足,口足不是福利團體。在口足,我靠畫畫或是賣卡片賺錢,滿足我生活上的需要,不需要靠別人幫忙。」身體雖然有所缺陷,但陳世峰不把自己當作殘障者,他覺得靠自己就能生活,有沒有享受社會福利其實就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延伸閱讀:
國際口足畫藝股份有限公司
國寶級的六龜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