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許澤勝/生命力報導】

「一個黃種男人,一個白種男人,這對同志戀人一個在台灣,一個在美國,還可以怎樣愛?」,這是同黨劇團《有志一同!獨腳戲聯演》的劇碼之一,也是創團者邱安忱在述說自己的故事。邱安忱說,他們以六個獨腳戲,六個同志故事,破水而出,一次演給大家看。

畢業於美國紐約社會新大學,表演創作藝術碩士班的邱安忱在二○○○年底創辦了同黨劇團。他說:「為了反映人生的真實、創造台灣的獨特聲音,我們的作品都是以弱勢族群和同志為議題。」而《有志一同!獨腳戲聯演》為同志朋友對同志人權或是同志婚姻等不一樣的議題發聲,讓非同志朋友以不一樣的方式看同志世界,對同志世界有較多的了解後,進而釐清個人對同志世界的不解和疑惑。邱安忱道出了這次演出的目的和理念。
獨腳戲並不是一個普遍的戲劇表現方式。「腳」字是指一個人,而「角」字是角色的意思,但劇中是一個人分飾多角。邱安忱表示,他從來沒有嘗試過一個人站在舞台上演三、四十分鐘的戲,所以想看看自己能有什麼樣的成果,也讓觀眾有機會接觸這樣的戲劇表現手法,改變觀眾認為「獨腳戲」沉悶的刻板印象。這次的演出就只做同志議題的獨腳戲,主要以「同志婚姻」為表演題材和議題。

剛開始尋找願意參與這次《獨腳戲》的表演者很困難。一開始便往同志圈尋找,但是都被拒絕。邱安忱覺得,或許是因為同志朋友擔心參與這次演出會被強迫出櫃,但還是找到了願意參與的三位同志朋友。後來是在非同志圈找到願意合作的朋友,或許他們是想藉此機會讓自己設身處地,了解同志。《有志一同!獨腳戲聯演》就這樣塵埃落定了。

這次參與演出的表演者分別有三位同志和三位異性戀朋友,因此表演內容不會單向的從同志角度看同志世界,也能呈現出異性戀從各個角度和層面了解同志世界的多元,達到這次演出的另一個目的和平衡。希望為自己和同志朋友發聲,邱安忱說:「自己不做,誰會幫你做呢?」,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力量,但他覺得有做總比沒做好。

邱安忱說,除了他自己以外,另外五個表演者都是受他邀請一起參與而呈現給觀眾的作品。雖然邱安忱是這次演出的製作人,但他從不做藝術上的干預。

邱安忱表示,這次的演出戲碼,其實是生活中都很可能發生的事。像是《舞騰的悲傷》是在講述妻子發現丈夫是同志的種種,這是改編自白老匯同志經典名作《美國天使》。由美籍劇場工作者紀澤然編導的《週年晚餐》表現的是外國同志在當代台北的生活面貌,並描繪同志情愛的脆弱和為愛情付出的執著。不僅能夠說到同志朋友的心坎裡,也能讓非同志朋友體會或是了解如果事情發生在自己週遭的人身上會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另外,臨界點劇團表演者溫吉興演出的《藍飛機》,可以說是因愛滋病去世的前臨界點劇團編導田啟元的傳記,呈現失戀男子的掙扎及憂鬱情感。除此之外,像谷慕特舞蹈劇場的表演者魏光慶演出的《男人?》,是以舞蹈的方式表現同志議題。邱安忱表示,這相當讓人期待舞蹈要如何讓觀眾知道所要表達的同志訊息。

提到票房,邱安忱說:「很爛」。他從來沒有試過票房這麼差的演出,以前的票房都是不錯的。這次他自己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因為該有的宣傳工作都做了。他嘗試去問同志朋友,到底要演怎樣的劇碼他們才會捧場。而得到的答案是「有沒有脫戲啊?」,這讓邱安忱覺得很好笑、怎麼會這樣,難道只有脫戲才能吸引觀眾嗎?

欲前往觀看的輔大學生蘇美蘭表示,她是從年代售票系統看到同黨劇團的演出訊息。而之前也看過同黨劇團的演出資訊,但一直沒能抽空去看演出,這次剛好時間配合,就購票準備去看。蘇美蘭是新加坡華僑,而在新加坡沒有同志的劇團,所以讓她很想去接觸看看,同志劇團和別的劇團在劇碼內容、表現手法和形式等方面有什麼差異,也想看看同黨劇團如何將同志敏感的議題表現出來。

另外,也是輔仁大學學生的林禾茹表示,她看過有關同志議題的戲劇資訊,剛好這次看到同黨劇團的演出資訊便決定和同學結伴去看。而他就只是單純的對同志議題感興趣,且對同志有太多的疑問和不了解,便想去接觸了解,看看同志世界。


延伸閱讀:

1《有志一同!獨腳戲聯演》

2同黨劇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