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怡君/生命力報導】

新竹市清華大學的山地服務社,成立於一九七八年,原是校內社團「仁愛工作社」的一支,名叫山地服務隊,後來才獨立出來成為山地服務社。由於地利之便,服務對象集中在新竹縣尖石鄉的新光、養老、泰崗以及司馬庫斯四個部落。社長林訢雅表示,能夠上山替原住民服務,是社團光榮的事,「有些社團想上山是被部落拒絕的,我們很重每個隊員的表現,因為不想破壞學長姐多年在部落的紮根基礎。」林訢雅說。

目前已加入三年的大隊長王端志,大一因為想帶營隊的念頭,就參加了山服舉辦的冬令營,那是讓尖石鄉原住民小朋友下山,體驗和山上生活不一樣的活動。這也是他接觸原住民小朋友的開始。回想起大一的入社的體驗,王端志表示,在他大一那年暑假有許多颱風,但社團依舊上山服務,到部落去陪原住民族人工作,「那時一早五點半大概就要出去工作,通常學生都會覺得颱風天是『賺』到假了,可是對於山上的原住民而言,卻是要忙著搶救辛苦種出來的作物。」王端志說,藉由服務的經驗,他從此對颱風天就有了不同以往的感受。


隊員劉家偉表示,加入山服社是他第一次接觸原住民,參加每年例行的春訪活動時,他覺得原住民小朋友和人的互動十分地純真,「小朋友會把狗當朋友一樣玩在一起,雖然有些小朋友很調皮不太愛唸書,但是也會很熱情地帶我們到處走走看看山上的環境,或是跟我們詢問山下好玩的事情。」

王端志表示,暑假為期兩週的「出大隊」,會協助原住民農忙的工作,比如說摘水蜜桃,也因為暑假適逢農產盛產季節,許多家長都無暇顧到小朋友的課業,隊員就擔任小老師和保母的角色,替小朋友作課業輔導,陪他們玩遊戲。晚上的時候,也會到原住民的家庭和他們聊聊天、看看他們生活的狀況以及需要幫助的地方等。

春訪上山則以義診和義剪為主要活動(見圖)。林訢雅表示,由於山上沒有理髮師,義剪可以省去原住民開車下山的麻煩,山上的原住民滿喜歡義剪的活動。林訢雅說,去年新竹南區的扶輪社捐給山服一套牙醫器材,正逢新竹縣政府推動牙醫協會義診的活動,所以有牙醫師和社團一同義診,同時也會有中醫師隨行上山,替原住民作健康檢查。「有一位中醫師一直很支持我們的活動,幫山服作了好幾年的義診喔!」林訢雅說。

林訢雅表示,過去司馬庫司因為較少開發,被稱作「黑色部落」,學長姐光是從新光部落到司馬庫司,就要走近兩公里的山路。「現在上山比以前輕鬆多了,多虧學長姐的熱忱及開墾,讓社團到山上服務變得更方便。」林訢雅表示,目前山服社服務的四個部落,開發比較完整,資源和制度相較其他部落也較完備。林訢雅說,學長姐曾討論過要把一些資源移到比較偏僻的地方,去幫助更多的原住民,但是大學生力量有限。「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讓原住民小朋友提前接觸山下的環境,讓他們下山以後對社會的衝擊比較小。」林訢雅說。

基於原住民文化不斷地在流失,王端志表示,部落的人希望山服社可以替原住民作「文化保存」的工作,他們很需要人才,以文字替他們重建歷史。因為像泰雅族的語言,其實只有發音,而沒有文字,目前是用羅馬拼音拼出來的,而有一些原住民的神話故事,也都是口述傳承,面臨無法傳承的危機。「每年社團人力不斷地輪替,只有少部分的學長還會持續關懷原住民生活,目前的人員和心力實在很有限。」王端志表示,原住民史料蒐集還是需要有系統的規劃,社團還有努力的空間。

王端志表示,社團學長姐回來作分享的時候有談到,希望隊員每個人都可以影響到部落裡的一、兩個小朋友,不論影響多少,對小朋友的未來都有幫助。「某部分的小朋友可能不太愛唸書,或是因為經濟或家庭因素,無法接受良好的教育,如果這個社團微薄的力量,可以讓以後幾個孩子成為部落比較優秀的人,將會是社團給原住民最好的禮物。」王端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