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麗亭/生命力報導】

台北縣輔仁大學樂生隊用一把吉他,攻破外界與癩病(俗稱痲瘋病)患者之間的一道高牆,除了讓外界認識癩病,也讓樂生療養院院民漸漸卸下心防,接受外界對他們的關懷。

自十九歲踏進樂生療養院以後,就從來再也沒有走出院門過的湯祥明至今已七十二歲。因為癩病,使他不得不將生命中所有的黃金時刻都消磨在療養院內,外界對癩病患者的恐懼與誤解才是伴他一生最久的「朋友」。
當時,賴尚和博士是國內比較了解癩病的醫生,他到醫院檢查學生的身體狀況,發現正在建中求學的湯祥明患上癩病後告知校方。湯祥明透露,他本身沒有被告知實際狀況,不過當他照常上課時,發現同學總是投來異樣眼光且遠遠看到他便躲到一旁,一直到幾天後其母親問他患病時,他才了解發生了甚麼事情。他說:「幾天後,當我站在校門口,想起朋友對我投注的眼神,見到我好像見到鬼,我掉下一行淚,然後轉頭離去。我問自己,這樣上課還有甚麼意思?」

經不起衛生所人員、醫護人員每天開車到家門前找他,還有鄰居的指指點點,他後來自行到醫院去檢查自己的身體狀況,那時是一九五一年,結果他被強制隔離到新莊頂坡的樂生療養院。他回憶:「那時候人們對癩病一無所知,以為那是高度傳染的病症,又沒有藥物治療,我們的臉部和身體因疾病而變得異於常人,還要被扣上手銬限制我們的行動能力等。」他眼睛佈滿紅絲,顫抖的聲音說:「當時樂生療養院還有崗哨、警衛守著我們,院外用鐵絲網圍起來,以便將癩病患者與外界進行區隔。」

他透露,這種身心的折磨磨滅了許多病患的希望,而導致院內幾乎每天都有人自殺身亡。「當年樂生療養院的醫療設備與衛生條件極差,到處都是長長的雜草,醫療人員也不理我們。」他指出,全院只有阿斯匹靈被用作止痛藥服食,後來發明的一些藥物更被一些病患儲存起來,然後大量服食自殺。

被強制隔離到樂生療養院的病患最後都得將戶籍更改為三重戶籍或桃園戶籍。更改戶籍對一般人而言是普通的事,但是對癩病患者而言,卻意味著扣上魔鬼的標籤。「連我們自己也不敢走出這裡,因為出去了不會有人接受我們。」

「是輔大推倒了癩病的這道高牆!」說到這裡他臉上流露著光彩:「輔大樂生隊隊長陳國雄拿著吉他上山,要為我們唱歌,可是院方堅持不讓他靠近,我們一開始的時候也不理他。」

他接著指著靠近行政辦公室的石碑說:「陳國雄就是坐在那石碑上唱歌,他天天都來,天天都唱,原本不想聽的病患後來也圍靠過來。」就這樣愈來愈多病患圍繞著他之後,院方才不得不允許他和樂生隊到來服務。附近的居民和其他民眾看見輔大的學生不畏病患前來服務,也漸漸了解到癩病傳染度極低,而且已有醫療特效藥可控制病情這一事實。自此之後該院的厚牆漸漸被推倒,也打開了病患的心防。

二○○四年下學期的樂生隊隊長胡雯婷說,陳國雄為樂生隊一九七四年下學期的隊長,是法律系的學生,現為一名律師。畢業之後他經常回到輔大參與探訪癩病患者的活動,且每年均為該療養院募款。她透露:「事實上在一九七二年,就有修女修士參訪樂生療養院,但當時院民與院方的接受度都不高。陳國雄卻讓院民印象非常深刻,原因是他經常回來服務。」

輔大樂生隊自從一九七三年成立至今,已到樂生療養院服務了三十一年,每週日風雨無阻到院內和院民聊天,必備的仍是一把吉他。療養院院長黃龍德豎起拇指稱讚樂生隊隊員說:「來服務的輔大學生最單純,因為他們永遠站在病人這一邊,別無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