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un_7
【記者李昭安/生命力報導】

輔仁大學體育系學生黃柏瑋,來自於高雄農村社會的家庭,因為家庭經濟不富裕的關係,必須在外打工賺取生活費。但是二○○一年十月時,卻因為對於打工環境的不熟悉,在開燈時意外發生瓦斯氣爆而身亡。黃柏瑋的父親黃金坤決定將建設公司賠償的五十萬元捐贈出來,成立獎助學金,幫助體育系更多清寒學生能夠順利就讀。黃金坤說:「孩子離開了,當然會感到傷痛,但也因此希望在能力範圍內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學生,把他們都當成自己的孩子。」

輔仁大學體育老師童鳳翱表示,黃柏瑋一直是她身邊得力的助手,他熱愛生命、慈悲為懷的個人特質,是現在很多年輕人應該學習的對象。她說:「他在我的心目中像個小男人而不是小男孩,對於看不慣的事情沒有指責和憤怒,有的反而是最溫和、包容的心態。」
「在二十三歲時去世的柏瑋,對工作、家庭和社會責任,有著不同於一般同年齡年輕人的認知。」黃金坤說,在傳統農業環境下玩泥巴長大的黃柏瑋,從小在困苦的環境下長大;習慣了用勞力換取生活的他,從國中就開始打工送海報,靠著一路下來的磨練,造就了較為早熟的思考邏輯。

黃金坤表示,黃柏瑋出意外當天身受百分之九十的灼傷,被醫生宣告無法救治,但是當舅舅趕去時,他吃力用嘴唇說出的卻是:「我這樣,我爸爸媽媽怎麼辦?」而不是考慮到為什麼他會遭遇這樣的不幸,由此可見他對於家庭責任的重視。

童鳳翱說,黃柏瑋當時是因為義務幫忙新生體適能檢測的工作而與她結緣,後來因為黃柏瑋具有獨立領導的特質,常常在她身邊幫忙整隊、說明及示範,所以成為她一個很好的幫手,兩人建立很好的師生關係。

有一次黃柏瑋因為家中發生經濟危機,最疼他的曾祖母又過逝,在百般困難下只好搓著手求助於童鳳翱。童鳳翱把身上的五千塊塞到他手中,希望他能夠趕快拿這筆錢趕回南部,黃柏瑋驚訝的說:「妳好像我媽咪,以後可不可以叫妳媽咪?」從此他常到童鳳翱的研究室找她,談論他的理想、抱負、價值觀和最近看的書。「我的學生都以為他是我兒子,由於他的率真與貼心,讓我們真的很像無所不談的母子。」

在童鳳翱眼中,黃柏瑋是一個愛在及時,活在當下的年輕人。童鳳翱說,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柏瑋花了好幾個小時,奇蹟似的救起一位別人都放棄的溺水小女孩。事後他也堅持不收小女孩父母給的紅包,僅收下紅包袋。「一九九九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時,柏瑋也是在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趕到新莊博士的家,加入救災的行列,他忘了危險忘了疲累,一心一意只想多救一個生命。」

童鳳翱說,黃柏瑋熱愛高山,更愛大海,他一直認為自己是海豚轉世,而海洋就如同他的家,因此每次假日他總是背著背包告訴童鳳翱:「我要回家囉!」接著就一個人來到海邊搭帳棚、撿拾人們在海灘上留下的垃圾,並開始游泳、浮潛、沖浪和曬太陽。而晚上則與星星作伴,聽著海風描繪自己的所見所聞,並拿手札記下心情故事。

黃柏瑋有一天在手札上記下「我發現我承受不了,我已厭倦當人了」的文字,並在文字下方貼了一張海豚的圖片。童鳳翱說:「我覺得他是一個具有雙面性格的人,一邊想保有年輕人的特質;卻又一邊跟自己較為早熟跟憂鬱的心思拉扯。」因為早熟的關係,柏瑋似乎跟身邊的朋友有著距離,「他是一個一直往內在深處找尋的人,而可能就是因為內在世界越清楚,所以他的外在世界就越來越孤獨。」

「曾經,有個海豚男孩擱淺在人間。狂暴的烈火燒過,海豚甩甩尾,游回了夢中的歸屬。但男孩的美善,將與回憶永遠長留。」輔大歷史系的黃瀚嶠在聽完童鳳翱講述黃柏瑋的事蹟後,畫了一幅有海豚在海中悠游的畫紀念他,並寫下這段文字(見圖)。黃瀚嶠說:「也許學長已經到另一個更適合他、更自由的地方,讓他的心靈能夠和大海同在一起。」

就讀大一的黃瀚嶠,因為曾經得過憂鬱症,有過一段脫離學校在家學習的時期,因此對於黃柏瑋的個性,以及他在手札裡寫下的文字,特別能感同身受。黃瀚嶠說,看到學長的文字時有很大的衝擊,覺得他的心靈中有一個很特殊的空間。「他真誠和自然的個性是最值得我去學習的,因為其他美德可以靠外在去學習,但是他內在的真誠就真的好像海豚一樣那麼單純。」

童鳳翱說,只要是家境清寒、品德良好的輔大體育系同學,附上清寒證明和導師推薦函後,都可以進行申請,「五十萬的獎學金很快就會用完,但最重要的是希望他的精神長存,能夠喚醒更多年輕人對於社會的熱情。」她也期盼能夠進一步創立黃柏瑋基金委員會,藉著黃爸爸拋磚引玉的精神,向各界籌募更高的金額,讓更多清寒學生受惠。她表示目前已向老師、學生募得兩萬三千元,「甚至有一次連來修電腦的工程師,在聽我講了這個故事之後,都不收我維修費,讓這筆錢能夠捐出來。」

黃金坤曾經告訴黃柏瑋:「我不會留財富給你,留腦袋給你才是最重要的。」他認為錢有一天會花完,有個懂得生存的腦袋是比較重要的。現在黃柏瑋雖然已經不在世間了,但他還是希望柏瑋熱愛生命、樂於助人的精神能夠一直延續下去,「現在輔大的獎學金只是我們努力的一部分,將來陸陸續續還會再為柏瑋做更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