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烏蕾/生命力報導】

日前在台北光點電影院有一場與眾不同的電影欣賞會,由愛盲基金會和電影資料館共同舉辦「傾聽動畫的聲音」活動,經由片商的贊助,在國際動畫影展中為盲胞公益演出一場。與會的視障朋友們透過資深專業電影人口述,以「聆聽」的方式「看」了一場精采的電影。

電影是由國家電影資料館發展組長的高肖梅負責口述,她表示這部動畫她已經看了五遍,情節大都會背了,但為視障朋友口述電影到是第一次,她希望經由她的傳達,電影可以聽的比看的還精采。
電影上映前,就看到家長們帶著視障小朋友,陸續進場,有些小朋友是第一次到電影院,難掩興奮之情的用手感觸身邊的事物。其他視障朋友們,則是在志工的帶領下入場,場中還可見全盲的盲友搭著視力較好的盲友,一個搭著一個的邊數著「下、下」(下樓梯),互相幫助的入座。

這次活動所選擇的影片是俄羅斯的劇情動畫長片「大鼻子小英雄」,故事說的是小英雄和公主被巫婆陷害,變成了侏儒和天鵝。在動人的背景音樂襯脫下,影片以俄羅斯文原音重現,透過高老師口述的引導,讓與會的視障朋友及家屬共同融入刺激的魔幻情節中,希望藉由劇中小英雄傑克不畏惡勢力,以機智拯救命運的勇氣,來鼓舞與會的視障者透過此片的啟發,再面對自身生活困境時,能用正面、勇氣與坦然的態度因應。

電影在高老師高低起伏的音調聲中,生動的傳達給在場的朋友,她會以更多形容詞及白話的講法來表達主角現在的動作、所經過的場景及發生的事情。像是「小傑克現在走進黑漆漆、看起來很陰森的魔宮了…」或是「巫婆吹了一口煙,傑克就變成了有著大鼻子、又有駝背,大家看起來都不喜歡的人了..」等,盡量將戲劇呈現,讓視障朋友透過心理想像的場景,更融入劇情。

與會的一位全盲的小朋友在看完電影後,表示很精采,和媽媽說很想要再「看」一次。而盲友張先生則希望共同參與的明眼人,能將眼睛共同矇上,一同和視障朋友感受看不見的感覺,他表示用耳朵「看」電影,會讓人更有「想像的空間」。

愛盲基金會企劃總監白紀齡表示,在早期默片發達的時代,是透過「電影辯士」來講述電影,高肖梅老師扮演的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他表示,盲胞不像明眼人可以用眼睛欣賞戲劇、電影,通常是透過影像口述者來傳達,他說在美國、日本等國家,有些電影在後製階段,會專門為視障朋友錄製口述的影像版本,視障朋友只要在電影播放時,戴上耳機就能和明眼人同步「看」電影。

但是白紀齡表示在台灣這種為電影重新錄音製作口述的影像版本十分花錢,國片約要花費十六萬,外語片則可能要近百萬。而且一位口述影像者一部電影至少要看過十遍,對電影了解透澈後,才能為盲友解說,所以口述一場電影的費用約要三萬元,是一個高成本的支出。由於目前台灣的口述影像工作者並不多,他期許能有更多人投入這個工作,讓視障朋友也能欣賞藝術。

延伸閱讀
財團法人愛盲文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