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華舜嘉/生命力報導】

「我的小孩現在在加油站裡幫人家擦車,而且他可說是心算天才,記憶力很強,老闆都說他做得非常好!」擁有輕度自閉症孩子的許媽媽驕傲地說道。給予自閉症患者耐心與溝通,他們很可能是老闆心目中最好的員工。

許媽媽的孩子小龍(化名)目前已經二十四歲,換了幾份工作後,現在終於有了個穩定的職業。許媽媽欣慰地說:「之前幾份工作都做得不久,因為多數老闆不了解自閉症,只把他當成一般孩子看待,不懂得用簡單而適合他們的語言跟他們溝通,再加上他們想法比較單純,無法理解某些限制的意義,所以經常發生不愉快的事情。」許媽媽舉例說,小龍之前在電腦公司上班時上網,與老闆大吵一架,因為小龍不懂為何在家可以上網,在公司裡卻不能上網呢?
中華民國自閉症總會社工周嘉榆指出,由於自閉症孩子在職場上明顯比一般人吃虧,無法做太複雜的工作,只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所以協會都會提供職訓課程,教導他們一些簡單工作技巧,例如壓花、盆栽。一般說來,自閉症患者有三種就業形式,第一種是支持性就業,即孩子在外工作,但輔導人員會隨時給予協助。第二種則為工作隊,通常輔導人員會隨身在側,集中患者做事,隨時給予協助。最後一種為庇護,也就是在接受過職訓課程後已有工作能力與技巧的孩童,直接到庇護工廠就業。小龍工作的方式,便屬於支持性就業。

周嘉榆說,「庇護工場」是協會提供的工作場地,自閉症患者可在不必與外界接觸的環境下安心工作,也會定期將他們的作品拿出來義賣。而「庇護商店」則提供店面,讓孩子的作品能夠直接上架販售。

然而自閉症患者在理解他人的口語、肢體語言、或者透過自己的語言、肢體動作與表情來表達意思方面,都有一定的困難。尤其許多雇主在剛開始不了解與自閉症孩童溝通的技巧,經常會與他們產生爭執。「其實他們都很聰明,有時反而比一般人有責任感,只要告訴他們工作上的責任與規範,交代他們的工作,他們都做得非常好。」台北市自閉症家長協會就業輔導人員孫國珍舉例說道,現在協會裡的一個自閉症孩子小玲(化名)在休閒小站飲料站工作,只要告訴她糖要幾克,奶精要多少,並且搭配多少C.C的水量,她就能泡出非常好喝的奶茶。「他們不像一般人會偷懶,比例亂加,所以小玲的奶茶保證絕對好喝!」

此外,由於自閉症患者不曉得適當地控制自己的情緒,例如不懂得表達喜樂或不滿,有時會不明原因鬧情緒或發脾氣等,加上他們的想法較單純,只要曾發生過不愉快的事情,就有可能造成他們敵對的心態,因此導致雙方更易產生摩擦,這是自閉症患者在職場上的最大困境。

「我們小玲剛開始在休閒小站工作時,也是面臨同樣情況,經常與雇主溝通不良,只有靠著輔導人完從旁協助開導她。現在她工作順利,雇主還說她表現的比一般人更好呢。」孫國珍說道,輔導人員對於自閉症患者可說是相當重要。

此外,孫國珍表示,自閉症患者在求職過程中經常碰壁,畢竟他們比較難以溝通,一般雇主很難接受他們,因此只有依靠政府提供雇主的補助金,分配一定比例的身障朋友就業機會。周嘉榆表示,雖然如此,但一般雇主還是寧願選擇肢障朋友,因為她們跟自閉症朋友比較起來,比較容易溝通,心智上並沒有問題,所以這時候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輔導人員的角色就相當重要,要協助輔導自閉症孩童,讓她們能接受這樣的工作環境,然後讓雇主也能接受他們。周嘉榆強調,其實要接受身障朋友工作,雇主本身要相當有心,並且具有極大的耐心,否則即使有政府的補助金,他們也還是寧願選擇一般人。

不過,許媽媽認為,政府的「身心障礙者保護法」沒有完全落實,否則他的孩子就不會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因為加油站的工作環境雖好,但老闆卻經常藉故下雨,要他的小孩不必上班,「其他人還是可以去上班,為何只有我的小孩受到這樣待遇?」對此,周嘉榆表示,總會會定期向雇主反應,同時也向政府爭取某些方面的福利。例如法令補助十五個患者共同擁一個輔導人員,但這樣的比例對輔導人員來說,有點難以負荷,無法照顧到全部的患者。

自閉症孩子在職場上仍是弱勢,只有依靠輔導人員的協助,加上雇主的耐心以對,問題才能迎刃而解。現在小龍已逐漸適應了加油站的工作,「對他的將來的期許?我只要他能夠有個穩定的工作,活的快樂就好了,至於結婚生子,我不敢奢求了。」許媽媽對小龍做了這樣的期待。

延伸閱讀:
中華民國自閉症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