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喬偉/生命力報導】

「一刀畫破布幕,福貴傻了眼……」,口述影像發展協會會員馬培治老師在電影播放的同時,於一旁口述片中人物表情和動作。這是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舉辦的電影欣賞活動,由口述老師,「說」電影給視障朋友聽,在場的觀眾有十幾位視障者和其家人。

主辦人藍介洲表示,許多視障朋友都很喜歡看電影,但由於視覺障礙,很難用耳朵去聽出完整的影片內容,無法體會其意義,而外面的錄影帶,也都只聽得到人物對話和音效,沒有場景描述,而馬培治老師是淡江大眾傳播系畢業,對口述影像有深入研究,因此邀請他為喜歡電影的視障朋友述說。

「片名–活著,導演張藝謀……」,影片一開場,馬培治就開始描述電影內容。這部片說的是,民國初期到文化大革命,主角福貴的遭遇,一開始因為賭博把家產敗光、妻離子散,然後表演皮影戲維生,之後遇到國民黨強徵入伍,再被共產黨俘虜,最後受共產黨統治,以及家人死亡…等種種遭遇。

同是視覺障礙者的藍介洲說,藉由老師傳神的口述,讓我們體會人物內心情感,例如,「他無奈的走出,一臉不敢置信的看家珍,坐著人力車消失在街頭」,以及「他笑了笑,眼神泛著淚光,看著自己的女兒。」這是福貴訝異隔了許多年,女兒竟因為發燒變成啞巴。

「雪白的山頭,突然佈滿黑色人影,成千上萬軍隊,拿著刺刀、長槍一湧而下。」這是共產黨軍隊進攻場面。藍介洲指出,口述不只描繪場面,也牽動在場觀眾情緒,有時驚心動魄,有時哄堂大笑,像是,當老師說到「正在演皮影戲的福貴,喝了加滿辣子的醋茶,噴的滿布幕都是。」在場觀眾都笑的開懷。

馬培治表示,口述影像要在演員的對白空檔中,適時加入影片的時空背景和場景描述,以不干擾節目的聲音訊息和對白為前提。

他說,曾經想過為電影錄製口述版本,但是成本、人力和時間耗費非常大,因此目前還是以現場口述為主,而他們則扮演協助的角色。

像是美國、日本等國家的口述影像發展都行之有年, 許多學者都在研究,經費也比較充足,因此有些電影,在錄音後製的階段,就為視障者製作口述影像版本;但是台灣還是在起步時期,知道的人少,口述影像的團體和研究者也不多,他表示,除了口述影像協會之外,淡江大學大傳系的趙雅麗教授和他都正在做這領域的研究。

電影欣賞活動,將於十一月十四日下午兩點半舉行,地點在台北市身心障礙福利會館,影片名稱是天堂的孩子,藍介洲表示,這個活動不論是視障朋友或是明眼人都可參加,用不一樣的感官去體會電影內容,讓每個人都能欣賞電影。

延伸閱讀:
1.聽與光–視障電影欣賞休閒體驗活動
2.用耳朵看電影
3.聽舞蹈 口述影像新挑戰
4.電影辯士口述 盲胞用耳「看」電影

Trackback Pings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140.136.114.205/back.cgi/90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欣賞電影 用聽的也可以:

» online poker from online poker
In your free time, check the pages dedicated to online poker texas holdem phentermi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