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陳孝慈報導

原住民的歌謠,經過時代的洗禮,流傳了下來,那原始的音符,出自最美的人聲,而歌詞則出自原住民們內心深處的詠嘆。在泰雅族村落中,一位熱愛原住民歌謠的男人─達利‧伊洛,以他對泰雅及音樂的熱愛,譜出了多首動人的原住民歌謠,並將所學的現代音樂融入傳統歌謠中,這一步,讓達利在原住民音樂又添了一片新的領域。

生於桃園山區的達利,與大部份的高地原住民一樣,自小就與大自然為伍,因此對於大自然的崇敬,一直放在心中。他與族人們一同生活,一起唱泰雅的歌謠,對於音樂、泰雅與自然,達利從未曾放棄過任何一項。這份執著,成了他踏上創作原住民新音樂的動力。曾跟隨過老師學音樂的達利,以自己的經驗知識,將曲譜出,同時將自己本科系所學的資管技術,應用其上,以電腦合成音樂的方式,創出不同曲風的原住民歌謠。而本身喜歡雷鬼音樂的達利,甚至將其用在原住民歌曲上,「可惜曲調套不太上去!」他笑著說道。

作詞作曲一手包的達利,對於泰雅的熱愛,充分表現在他所創作的歌詞中。「我作詞,都是以母語,即泰雅族語言為主。原住民沒有文字傳承,好不容易有了羅馬拼音可以將文化語意寫在紙上,我想將歌詞填在我所愛的音樂上。」達利說道。在《我愛泰雅族》這首歌中,搭配倫巴的曲風裡,反覆唱頌著「我愛泰雅族」這句歌詞,強調他對族群的熱愛,而歌曲中「我要送你一份愛的真諦,散播在每個高山和那個海洋,我愛我的阿美族,泰雅族…」,各族名稱的出現,更表現出「他深愛著全體原住民」的心情。

「不同的音樂風格,需要在靈感來時才會出現。有時深夜靈感來時,我也會馬上把它寫出來。」對於音樂的熱愛,讓創作音樂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份。而這份熱忱,也促使他想召集好友及後輩們組成樂團,到處表演,而他也確實付諸行動了。雖然計劃進行不是一帆風順,但是達利對於此願景,仍抱持著高度的期待和努力。

由於原住民沒有文字,他們的文化無法具體地保留下來,加上受到平地文化強烈衝擊,使得原住民文化漸受同化。「原住民不是封閉的一族,我們也會聽流行音樂,也和平地人一樣住在鐵皮水泥搭的屋子中。原住民的音樂也是,它是可以改變的。」對於將流行音樂融入原住民歌謠創作中,達利抱持這樣的想法。但是對於歌詞創作,他把對泰雅及自然的熱愛,填入曲中,將之結合在一起。這是他對原住民原始文化的堅守。

臺灣原住民的歌聲,在一九九六年的亞特蘭大奧運中,是在《Return To Innocence》這首歌中以「未知」的身份,首次被全球的人注意到,這也使得國內開始對原住民歌謠產生關注。原住民的歌謠,配以原始自創的樂器演奏出,未經修飾中帶有濃厚感情的曲調,讓大眾沉醉。達利將那份原始的氣息,帶入了流行界,但他不忘他的族群、不忘大自然給他們的一切,以創作的方式讓平地的民眾知道,他對泰雅的愛及自然的敬仰將隨他的歌謠散播出去。


延伸閱讀:

1泰雅學生會全球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