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陳致良報導

過去二十二年來,當你走入台北圓山動物園或是目前的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時,是否被一位個頭小、音量大,穿著黃色背心,上面加繡「問我」字樣,手持擴音器的志工伯伯吸引?若你有問題向前去,對方一定熱心為你介紹動物園的一切,沒錯,此人就是人稱「王老虎爺爺」的王虎城。

台北市立動物園七十五歲的資深義務解說員王虎城,是動物園志工隊裡服務最久、年資最深的隊員。認識他的人都知道,王虎城現在仍可安步當車,徒步縱橫陽明山曲徑,臉不紅、氣不喘,輕鬆登上大屯、七星主峰,甚至在幾年前從清晨由淡水的家摸黑慢跑到木柵當志工,可謂老當益壯。

他表示,五十二歲那年從軍中退休後,一心打算找個不要錢、但能讓自己快樂的事情來做,某日,報上一則「動物園招募義工」的新聞吸引了王虎城的目光,「我當初覺得動物園的工作不外是看看動物、看看遊客,總歸是件快樂的事,不過,我錯了!」

經過首次面試後的密集受訓,王虎城發現動物園需要的是一批為遊客解說的志工,這和當初的想像有些差距。無論如何,為了順利被錄取成為志工,他認真聽講,回家後還努力翻閱女兒的高中生物課本,甚至天天到動物園自修。

王虎城指出,到了關鍵性的甄選關卡,主考官要他介紹鼻樑上有一道白線的冷門動物「白鼻心」時,他急中生智上了台前拿起粉筆,在自己的額頭與鼻樑間抹上一道白線,用緊張的鄉音大聲地說:「白『筆』心,是台灣的小型哺乳類動物,牠的特徵就是……」

因此,主考官終於決定錄取這位年齡是其他應試人兩倍的退休海軍中校,王虎城就在退休第二年後開始與動物園結下不解之緣,迄今二十二年。

他表示,要為動物代言,首先必須具備正確及充份的知識。因此,他的背包隨時放著筆紙,講習課永遠是搶坐第一排,「或許是曾在軍中當了多年教官,除了動物知識外,若加上說、學、逗、唱的肢體語言,同樣的動物由我解說,感受就會不一樣。」

二十餘年的磨練,王虎城的解說技巧吸引了愈來愈多的參觀團體在預約時,指名要王虎城「領軍」,使他儼然成了動物園的「紅牌」。他說,「也因為這樣,近年來許多單位、機關在志工招訓時,都聘請我擔任講師,分享個人志工經驗談。」

在台北市立動物園裡,除了王虎城這位「大老虎」,園內還有一位「小老虎」,也就是他的兒子王定新。目前是動物園推廣組志工督導的王定新說:「大老虎現在更忙了,到處受邀主講及分享志工心得,跑遍全島,對於經費不足的單位,鐘點費幾乎不收,甚至還自掏腰包負擔車費。」

王定新指出,大老虎在園內有吃鱉的時候,若碰到阿公、阿嬤台語團,講台語硬是「嘸通」;小學生則最愛糾正大老虎的四川發音,如梅花鹿說成梅花「驢」,驢子又說成「綠」子。

老園長王光平曾在一次公開的場合如此讚揚:「動物園有三寶:林旺、金剛、王老虎。」王定新表示:「大老虎最近已有老化的徵兆,不能再像幾年前一樣,在清晨由淡水的家摸黑慢跑到木柵。」

另一方面,王虎城目前也是陽明山國家公園的志工解說員,主要引領每位草山遊客感受山川草木、地形人文等自然美景,協助國家公園宣揚關懷自然、大地,傳遞環境保育理念。他說,擔任國家公園義務解說員,讓我覺得自己愈來愈年輕,愈做愈有信心,並會一直做到走不動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