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喬偉報導】二十二歲的紀和成,是鳥與水舞集的成員,這個舞團由視障和肢障者組成,常到各地為受刑人和身心障礙者演出。雖然紀和成有視覺障礙,在舞台上,他仍自信的舞動肢體,跳出曼妙舞姿。

紀和成小時候,因為看東西看不清楚,去醫院檢查,被診斷罹患視網膜病變,雖然雙眸看起來與正常人一樣,但視力卻會逐漸退化,終至全盲。

視覺的障礙,從不影響紀和成的求學意志。從國小到高中,他唸書總是藉著字體放大機來閱讀,因為字被放大,螢幕上一次只能顯示一、兩個字,而文科的字多,念起來特別吃力。紀和成說,最不好唸的科目是地理,因為地圖在放大機上,只能看一部分區域,無法一次看全圖,需要自己在心裡拼湊全貌,所以考地理的時候,他都用心靈地圖來作答。

高中念三重工商的資料處理科,課程用到許多數據表,常看到眼花撩亂,而考試的時候,無法用字體放大機,所以每次碰到數據表,紀和成只能把臉貼近看考卷,然後拿著一把尺,對齊一排排的數字,從上往下、從左往右找。

高中畢業後,紀和成曾報考技術學院的資處科,但是那間學校中途改制,招生名額變少,視障保障名額也隨著減少,他因而落榜。這個突發狀況,讓紀和成的母親,驚慌地跑到學校去理論,校方也說了各種理由,最後他們的結論是,反正視障看不到螢幕,學電腦也沒用。

這個挫折,讓紀和成體認,以後不可能朝電腦的方向走,他下定決心要學一技之長,於是進入新莊市盲人重建院,學習點字和按摩技術。

在學習按摩技能的期間,紀和成加入鳥與水舞集,他知道自己的眼疾無法治癒,但是藉著運動可以減緩視力退化,而自己也喜歡戶外活動,正好藉著舞蹈來活動肢體。

紀和成表示,剛開始學習舞蹈,常會擺錯姿勢,和團員互相碰撞,但是顏翠珍老師都會分段做動作,讓團員觸摸她的肢體動作和表情,團員再從內心自行揣摩舞蹈意境,慢慢就能體會老師要他們表達的動作。

「和成非常有上進心,也很樂觀。」顏翠珍表示,紀和成雖然有視覺上的障礙,但最重要的是跨出那份「心的障礙」,透過自信的舞動,可以讓他感受到自己無限的潛能。

現在除了參加舞團,紀和成也有按摩工作,但是為了和舞團一起演出,他每個禮拜六都會向公司請假。他表示,以後不太可能當舞蹈家,現在跳舞純粹是興趣,因為眼睛終究會全盲,最後還是得靠按摩維生;但是藉著舞蹈,找到了讓他在生命中堅持下去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