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錢秀瑀報導

萬華社扶中心的遊民外展近期正在籌畫義賣活動,他們已設計一套馬克杯,會先對各機關內部的社工人員進行試賣,評估成效再進一步的設計相關產品,這次將在馬克杯上印製遊民畫家「泊仔」的創作。「泊仔」擅長畫漫畫,早已經是遊民外展的名人了,除了固定在每期的遊民刊物「台北平安報」畫插畫外,他再次發揮長才,爲遊民義賣募款。

今年六十二歲的泊仔原本是在台南工廠工作,因為意外失去手臂,無法繼續上班,「當時我才二十歲左右,手臂斷了又看錯醫生,所以一年多才好,這段時間我無聊就會看武俠小說」,泊仔說,當時有許多日本雜誌中有漫畫插圖,並開始被翻譯到台灣來販售。這段受傷的期間,泊仔經營出版社的親戚邀他去幫忙畫圖。「那時只是畫著玩的,因為之前都沒有學過,只是描著日本的圖」,泊仔笑著說。

當時武俠小說正風行,在出版社工作了一年多之後,泊仔就將武俠小說改編成漫畫,投稿到台北,「那時候出版社老闆應該是喜歡我的作品的啦」,他說,當時對方要他去台北,但他到台北之後,就已經有很多人將武俠小說改編成漫畫了。

泊仔的工作經驗很豐富,都與繪圖相關,他到台北先後待過幾間出版社,也曾在廣告公司做繪製報紙版面的工作。在廣告公司工作的期間,泊仔還曾在婦女雜誌出連載漫畫,「可是之後因為廣告公司太忙,我就不畫雜誌的漫畫了,現在想起來真應該辭掉廣告公司的工作,專心的畫雜誌漫畫」,泊仔說。

離開廣告公司之後,他轉往電視、電影公司畫腳本和分鏡,「但是我真的很不會說話,牙齒又不好,常會牙痛,很難跟人家溝通,這樣就很難在社會謀生」,泊仔說。連萬華社扶中心的社工人員楊運生都笑著說,「他很藝術家的氣息的喔,看心情決定要不要被訪問,之前還一次太多媒體訪問他,他一生氣就拒絕接受採訪!」

「學畫的過程很苦的,我又沒有錢可以拜師,就只好自己看別的作品模仿,要不然就是問人」,泊仔說,「如果問的太多人家也會不開心,所以一切真的只能靠自己。」至於被問及爲什麼會喜歡畫漫畫,泊仔想了一下笑著說,「這是我第一次說出來喔!」他說小學時,被班上同學排擠,「我就從那時候開始接觸漫畫,最後就畫出興趣了」,他拍拍自己的肚子說,「我決定就要畫漫畫,就是餓肚子也是一樣要畫」。

「像這樣有一技之長的遊民其實並不多」,楊運生說,絕大多數人都是以勞力維生,被解雇了之後,就變成了遊民,「所以政府也就沒有針對有特殊技能的遊民們規劃出就業方案」,看過他的作品之後,覺得若不發揮他這項才能實在太可惜,所以找他來幫遊民刊物「台北平安報」畫插畫。「因為有他的漫畫,讓許多識字率不高的遊民可以更輕易的閱讀台北平安報了」楊運生說。

之前已經有許多媒體得知泊仔的才華而前來採訪他,皇冠出版社甚至為他出了一本漫畫書,但是他卻說「我從來不看那些關於我的報導,更不會看漫畫了,我自己的作品我甚至都沒有蒐集」,泊仔說,「我的人生已經就差不多這樣了,不會再有進步,多看那些東西只是讓我感受到對人生的遺憾而已!只要現在領一些薪水,還過的下去就好了。」楊運生說,我們當初想靠他這個才能讓他知名,畢竟人要知名東西才推的出去,結果反而一度造成泊仔的不諒解,「我想,他可能真的天生帶一些藝術家的氣質吧!」不過,我們還是會盡量讓其他有特殊才能的遊民,受到社會大眾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