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安鴻綺報導 

台灣自二OO一年正式公布「志願服務法」後,志願服務的精神被有系統的歸納出來,進而深植於國人心中。志願服務的意涵在於「做中學」,服務者經由實務操作,來達到體驗服務精神的精髓。目前,台灣的社區大學裡,也多凝聚在社會上已有一定收入及生活水準較高的成人學員,讓他們成為一個有規劃、有組織的團體,用實際服務的方式,以回饋社會,這即是一般民眾所了解的「志工社」。

綜合來說,各家社大志工社平日所舉辦的活動幾乎大同小異,只要相關機構需要人協助服務時,這些志工們便成了首要人選,而通常志工們所服務的最基本地點,就是校區內的相關行政工作,例如會利用排班表的方式,讓志工們對學校做最直接的回饋。另外,每當逢年過節,志工社也會以園遊會或是舉辦義賣的方式,來推廣自己的學校。

不過,在不同社區大學裡,每一個志工社的服務方向也不盡相同,有些志工社著重在不斷地付出關懷,且主動參與或舉辦許多公益活動,如:台北市大安社大,在今年的台中縣和平鄉七二水災之際,為白冷國小向各界募集文具的行動便是最好的示範。另外,台北市萬華社大,自去年SARS恐慌期間,對於中正國宅獨居老人,持續一年半不遺餘力的關懷行動,也值得稱許。又如台北市士林社大的愛心服務隊,每月固定二次的捐血活動,及不定期到樂生療養院等關懷活動,每次活動中,都可看見一位位志工朋友們的臉上,洋溢著快樂的笑容。

也有社大志工社將重心放在協助校內事務上,如:大同社大校務志工社,社員平日以整理行政相關書面作業為主,也會擔任巡邏員的角色,志工社社長陳俊傑就表示,平日他也會安排志工們擔任導覽的工作,指引學員們教室的方向。此外,這些志工們也會走出學校,和當地社區機構合作,如:今年三月間志工們為大同區戶政事務所佈置的「大同文化藝廊」之舉,便是與當地的戶政事務所相互配合,過程中雖然曾面臨挫折,不過志工們最後仍克服並完成了任務。

另外,與社區各方的結合上,也有志工社會運用社區民眾的人力,以促成公益活動的順利進行,如:大安社大愛心社,透過社員陳麗卿自家所開的信義書局為中心據點,匯集人脈,終能募集到受災學校真正需要的物資。這一類的志工社即具有DIY的精神,什麼都是自己來,學校只是站在鼓勵的角色上,志工社社長董奇英針對此點表示,當初志工社的成立,是他們學員自己聚集起來的,因此在關懷服務的行動上,會比較傾向於自己主動尋求人力及相關物品的募集方式。

此外,也有志工社就是聲明自己是絕對以配合學校為主的,如:信義社大志工社,一切的活動內容都必須經過相當程序,向學校呈報後,才決定是否舉辦。而對於志工社的平日管理,社長向玉梅表示,「我們的訴求是成為一支有紀律的團隊」,因此固定每隔兩個月,所有的志工會聚集起來開會,稱為「志工會議」。

然而,在各社大志工社的管理上,是否會規定各所社區大學志工社的服務對象,必須要以社區弱勢作為重心?全國社區大學促進會,負責志工事務的專員羅珮菁表示,他們其實不會硬性規定,而是會根據各社大的需求與專長來給予他們一個大方向,細部規劃則由各志工社自行規劃,而在這之前,他們會透過一連串調查來研究各家志工社的專長及興趣,而且也會與社長們定期聯繫,目的在共同為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事物,做出最佳效益的回饋。

綜括來說,每一所社大的訴求點縱使不同,但是回歸到最原始的出發點來看,這些加入志工行列的人們,確實都是需要被讚揚的,每個志工所秉持的都是「只求付出,不求回報」的信念,對於他們而言,沒有任何事是能夠比得上幫助別人,所獲取的那種成就感來得更滿足了。最難能可貴的是,所有的社大志工們,畢竟都是一個個已具既定人格的社會人,能夠有包容並和平的胸襟著實令人佩服,所以若是哪天在某個公益活動上,看到穿著社大背心的志工們,也別忘了向他們說一聲:「你們辛苦了!」


延伸閱讀:

1.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