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劉安倫報導

二OO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二二八公園的露天演講廳飄著細雨,台下的觀眾穿著主辦單位發的輕便雨衣,沒有離開的意思,就這樣從下午一點,坐到了傍晚五點鐘。這不是某個明星的演唱會現場,這是「反對假分級聯盟」所辦的「我愛讀書,讓書自由」教育活動,邀請作家、業者與法律學家露天開講,為大家分析分級制度為何影響人權,並呼籲全民共同反對出版品分級制度。

沒有任何會場佈置和燈光設備,聯盟發言人朱玉立手拿麥克風說:「一般人多否定網路社群的行動力,認為網路上的聲音沒有實質的力量,但抗議出版分級侵犯言論自由的力量,正是從網路集結開始。讀者、創作者以及業者熱烈參與網路連署、相互交換訊息及意見,如今我們更直接公開,參與群眾深度教育行動。」

被反假分級聯盟形容為聖誕節的小禮物,新聞局在二十四日發表聲明,把違反分級辦法的開罰時間延後到明年七月一日,將這段緩衝時間視為宣導期,讓業者能有更充分的準備,配合出版品分級管理制度的實施。新聞局並區分純文字和動畫漫畫的限制級標準,讓文學、藝術創作和具教育功能的出版品從寬認定。

對此,聯盟提出回應,法律條文當中應如何簡短的定義何為文學、何為藝術,又何為色情呢?並指出新聞局此次立場的說明只回應了業者和創作者的部分訴求,然而對於讀者大眾的權益卻還是忽略。聯盟另一新聞發言人阿端舉漫畫《生存遊戲》(大逃殺)的例子,日前被出版品評議基金會點名,認為當中含有亂倫、暴力的過當情節,有逾越限制級的可能,但目前沒有任何司法機構已將其判定為「逾越限制級」的猥褻品,然而長鴻出版社已因爭議過大,自行全面不再出版和回收下架。阿端說:「我已經超過二十歲了,但我想看的書卻還是不見了!」

台灣人權協會表示,以法律的觀點來看法律試圖保護青少年兒童,但在立法的過程中卻完全沒有讓他們自己發聲,在活動中,中央大學何春蕤教授帶領大家勇敢地喊出自己帶來的書,「不要以我們看的書為恥!」,不少年輕的現場讀者紛紛高舉內容描述部分情節描述戀童的名著《羅莉塔》、被質疑過多暴力情節的《水滸傳》和已逐漸滅跡的《生存遊戲第十集》等,並大聲喊出書名。

晶晶書庫負責人阿哲也拿出了自己帶來的《孽子》說:「在我還沒看過這本書以前,電視和報紙上都告訴我們二二八公園是很淫亂,很多人在樹叢裡發生性行為,但我看了《孽子》之後,卻強烈勾起我的認同感。我因為《孽子》,認同了我自己,我因為《孽子》,走入了這個社群,我也開始活出了我自己。究竟要如何定義一本書的好壞,或如何去限制我們閱讀的自由、作者創作的自由?」 

反假分級聯盟並提醒大家,即將開始的台北國際書展,已明文取消了限制級書刊的擺設,目前也正逐步推展網路分級的立法實施,「如果照這樣粗暴、草率的分級方法來做,受害的將會是更多更廣的人民基本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