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陳孝慈報導

歷史悠久的族群,都會有傳統的祭典。而多數的原住民對於祭典的重視,像是阿美族的豐年祭、魯凱族的豐年祭…等,仍延續至今。這些祭典,除了代表原住民歡欣慶祝的行動外,更包含了對神的感謝,但其中有一族,他們的祭典卻是抱著懺悔的心而舉辦,即是賽夏族的「Pas-Ta Ai」,即「巴斯達隘」祭,亦即我們固稱的「矮靈祭」。

據新竹縣五峰鄉賽夏族文化藝術協會理事長朱逢祿道,古時相傳賽夏族人靠著「達隘」,即我們俗稱的矮人,所傳授的許多智慧維生,並且達隘們也用神奇的力量保護著賽夏族人。也因此,賽夏族人的生活過得十分充裕。賽夏族人每年都會舉辦豐年祭來慶祝豐收,但有一年豐年祭,一位年輕的賽夏族青年碰巧在部落外看到有達隘在欺負自己的妹妹,青年一時氣憤,決定報復。當天深夜,他到懸崖邊在平常達隘們與他們部落間通行的橋樑設下陷阱以報復。隔天早上,達隘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過橋,紛紛摔落谷底遇害。這一切都被留在山洞中的兩位達隘長老們看見,氣憤之餘,他們決定懲罰賽夏族人。青年聽聞此消息後,出面陳情說出事實,達隘長老因而決定不報復。但他們決定離開此地:「我們要離開此回到東方。接下來的日子你們會很苦,但一切困難你們都要自己解決。我們一年會回來看你們一次。」說完便離去。

「賽夏族人為了安撫達隘們的靈魂,於是舉辦巴斯達隘祭。」朱逢祿說道。多年以來,兩年舉辦一次的巴斯達隘祭從沒斷過,顯示他們對於祭典的重視。「我們對達隘一直抱著懺悔的心態,以歌舞祈求他們的靈魂能夠安息。」而為何是兩年舉辦一次?日據時代時,日本政府認為一年一次的祭典太過浪費金錢與時間,便限制賽夏族舉辦的次數。而兩年一次的習俗,則是到國民政府來台時才正式規定的。同時,朱逢祿的孫子朱光宗笑著表示:「我們有一個說法,即『一是小,二是大』,對於達隘人,我們以尊重的心情看待,所以要以大祭待之。」

巴斯達隘祭的傳承,對於向來較封閉的賽夏族來說,他們只內傳,而不交給其他人。他們會安排時間,做集體的練習。由族中老一輩的族人負責教學。早些時期的原住民沒有文字,他們僅能靠口耳相傳的方式,將他們的傳統傳給下一代。「因為缺乏文字記載,所有的智慧都在長者的腦袋中,理所當然的,長者成了我們族中最有價值的知識寶庫。」朱光宗說道。賽夏族對於長幼輩份相當重視。他們階層分明,凡有重大事件,各族的長老都必須開會商議,才能做決定。朱光宗更認真表示:「以後我還要向阿公學習很多東西,阿公你說是不是?」說著,兩人便笑了起來。

在原住民族群中,賽夏族是屬較神祕的一族。「我們大部份的技術及知識都是內傳的。因此當其他族群推出他們的歌舞表演時,我們仍舊沒有對外發表我們巴斯達隘祭的舞蹈。直到最近,南賽夏族才正式成立了『潘三妹』這個舞蹈群。」因為他們行事較低調,也不常對外交流的族群性格,使得眾人對他們一直有神祕的感覺。另外,因為賽夏族的祭典宗旨和其他族不太一樣,其中少有慶祝的成份,而他們的歌謠也多半是祭歌,所以與外人的接觸也就少了。

近幾年來,由於重視原住民的聲浪越來越高,而幫助他們的團體也有增多的趨勢,對於此,朱逢祿欣慰地說道:「能夠將我族介紹给更多人認識,真的很高興。」對於他們的傳統祭典,他們對達隘的感謝懺悔是不變的、持續的。對於傳承,他們仍舊抱著學習的心態吸收著。「我們年輕一代會不斷從長者身上學習,這將是我們對族群的愛。我們深愛著我們的族群,並會一直不斷學習、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