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郭雨涵報導

台灣素有蝴蝶王國的美稱,因在這小小的海島上,所擁有的蝴蝶種類便高達四百多種,但一九五○到一九八○年代,蝴蝶加工業的盛行,以及開發政策與都市的快速發展,使山地森林資源極速縮減,以往滿山滿谷的蝴蝶,如今已難再見,然而,在台北市一個小小角落中,有一個館藏豐富,收藏種類多不勝數的蝴蝶館,儼然為一個小型的蝴蝶王國,它就是成功高中蝴蝶館。

創辦人陳維壽小時候因為在學校的樹叢上,發現了一個蝴蝶蛹,起初不以為意,覺得它長的很醜,但是過了幾天,美麗的蝴蝶破蛹而出,幼小的陳維壽當時看到這幕景象,內心深受感動,從此對蝴蝶著迷,並許下一個建造蝴蝶皇宮的夢。直到今日,已經七十多歲的陳維壽,到現在仍對蝴蝶生態保育付出不遺餘力,持續在學術界及蝴蝶保育界活躍中。

於中興大學植病系昆蟲組畢業後,陳維壽選擇回到母校成功高中教書,有鑒於當時國內並無專門收藏、展示昆蟲資源的博物館,陳維壽於一九六八年開始構思、籌備這兒時的夢想,原欲在當時圓山舊動物園設館,並在一九七六年向市長提議,但適逢動物園遷建計畫的延宕,以及昆蟲館工程設計上發生嚴重錯誤,在園方已開始動工的情形下,雙方無法達成協議,因此只好暫於成功高中校內設館,一九七一年一月正式開幕後,陳維壽在缺乏經費及完善設備的情況下,自己成立了生物社,該館的經營重擔便全落於師生手上,並將自己大半輩子的昆蟲收藏、蝴蝶標本全數陳設於館中,多年來除了教育局不定時的經費補助外,其餘多由陳維壽師生自掏腰包的努力維持,才有今天的蝴蝶館。

成功高中蝴蝶館不僅是全台第一座,更是全亞洲數量及種類最完善之昆蟲博物館,全館擁有總標本數約五萬件,其中在館內展示者有三萬件,收集昆蟲種類達一萬種,其中不乏世上罕見的珍貴標本,如:「模式標本」陰陽蝶、五翅怪蝶以及以陳維壽命名的「維壽鳳蝶」等。

這些數量豐富的標本,有些為相識者所贈,也有以高價向收藏者購買,但大多數收藏多是陳維壽三十年來搜尋的標本。陳維壽發現「維壽鳳蝶」是在南投山區的馬拉巴村一帶,這種當時未曾被發表的變種鳳蝶在全世界只出現過十隻,非常珍貴,為了追尋蝴蝶的蹤影,陳維壽還一度在南投的山區迷了路,最後靠著原住民們的幫忙整整搜尋了一個星期才抓到這珍貴的新品種,隨後在日本學術界發表,並且為了紀念這次的發現,便用陳維壽的名字來命名,這段經驗至今令他難忘不已。

在蝴蝶館籌備之時便已參與的管理員鄭戊乾,本身就對於製作標本有濃厚的興趣,在求學時正好是陳維壽的學生,畢業後回母校任職,便與陳維壽師生合力建造了蝴蝶館,問起對陳維壽的看法,鄭戊乾認為陳維壽是一個肯犧牲肯奉獻的人,也很佩服他在蝴蝶保育工作上的執著,談起蝴蝶館,鄭戊乾不免感慨,長年的經費、人力不足,使得以往蝴蝶館一直為學校的負擔,但隨著近年推動社區,協助其他學校資源發展,及多年來蝴蝶館在國際上備受肯定,都使得蝴蝶館成為成功高中最大的特色,校方現也致力於這樣多元化的方針發展,更有許多學生因此對生物、自然科技產生濃厚興趣,而蝴蝶館也成為大眾的學習資源,除了每年定時有許多中小學、托兒所,甚至慕名的觀光旅客前來參觀拜訪,陳維壽等人也經常舉辦演講及研習會,讓北部的生物老師進修學習,擁有更專業的知識。

除了色彩艷麗、稀少珍貴的蝴蝶標本外,館裡還收藏了許多昆蟲標本,有外殼硬如冑甲的甲蟲類、前肢狀似鐮刀的螳螂類以及具社會性的蜂類與蟻類等,其他還有蛾類和直翅目、同翅目、半翅目、雙翅目、脈翅目、廣翅目等昆蟲,而在館裡的盡頭,則是一間動用了一萬六千隻蝴蝶及少許甲蟲所佈置而成的宮殿,房間裡介紹的是當年蝴蝶加工業的歷史,不論是用蝴蝶雙翅所拼湊出的畫,還是天花板上一隻隻排列井然有序的蝴蝶,走進蝴蝶宮殿裡,一面不由得讚嘆佈置的精細,一面也不禁感嘆當年台灣人民為求溫飽而大量殘殺蝴蝶的慘痛歷史,藉著如此大費周章佈置蝴蝶宮殿,以求喚起台灣人保育蝴蝶生態的意識,正是陳維壽別具巧思的用意。

目前館裡的設備經已老舊,但從一九九六年陳維壽退休以來便到處尋覓新處擴建蝴蝶新館,在幾經波折下,終定於成功高中原校址內,欲重建體育館並在其中增設蝴蝶新館,到三月中時將對外招標,若一切順利,可望完成規模最大最完善的昆蟲博物館,完成蝴蝶王宮的最後夢想。

延伸閱讀

成功高中蝴蝶館網址

台灣蝴蝶保育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