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吳韻璇報導

走進「阿榮伯」的家,屋內四處擺設著一尊尊大小英雄,威風凜凜的五虎將、氣宇軒昂的關老爺,這些都出自人稱「阿榮伯」的捏麵師父黃文榮手下,不只一般人印象中站立的捏麵人,就連掛在牆上搶眼的巨幅花鳥圖,竟然也是阿榮伯一手捏出來的!

說起捏麵師父,台北縣新莊地區的人都知道「阿榮伯」的名號,就連阿榮伯自己也說:「說黃文榮大家可能不知道是誰,講阿榮伯大家就知道啦!」阿榮伯小時候喜歡跑到廟口看擺攤的師父捏麵人,看著看著自己也開始動手做,一捏就捏了近六十年。

捏麵人又稱「捏江米人」,相傳最早在三國時代,諸葛亮攻打南蠻勝利歸國,渡江時遇到狂風暴雨,便用米麵做皮捏出小人祭祀,後來漸漸演變成為現今的捏麵人。在一、二十年前捏麵人還很風行的時代,最主要的用途就是拿來祭祀神明,也就是所謂的「供桌」,將麵皮捏成各種動物、花鳥用以祭拜,祭拜完了,大夥蜂湧而上搶奪,搶到的人就可以將捏麵人帶回家,討個吉利。

阿榮伯回憶以往廟裡舉行大拜拜的時候,滿桌供奉的「山珍海味」都是出自他一人之手,在當時,阿榮伯的捏麵技術不僅得到各方認可,還多次應文建會、觀光局邀請前往新加坡、韓國、美國、日本等地表演,宣揚中華文化;也曾經為電視台製作道具,像是著名的楊麗花歌仔戲、西遊記等。阿榮伯說:「孫悟空偷吃的千年人參,就是我用可以吃的材料捏出來的哩!」

後來漸漸地很少人需要拜拜用的捏麵人,阿榮伯於是失去大展身手的機會。不過阿榮伯捏麵半世紀以來,自己研發出許多全新面目的捏麵人,做成平面的圓盤,當作牆上的小掛飾,看起來就像一個個擁有立體圖樣的小盤子;捏成各種昆蟲塗上漆以後栩栩如生,曾捏了五百多隻在昆蟲展中展示;牆上的巨幅花鳥畫不僅是靜態擺飾,接上電源,居然是一幅「花燈畫」,燈光從畫中透出來一閃一閃,鳥兒們動了起來,還發出清脆的鳥叫聲。

阿榮伯還告訴我們:「這幅花鳥畫已經擺了十多年啦!」除了在題材上創新,阿榮伯在材料上也不停改進,以往的材料,都是在麵粉裡加上防腐劑,但是日子久了還是會腐壞,阿榮伯研發之後加入特殊的藥材,讓麵粉可以十多年來都不壞,而製作材料煮麵、揉麵,正是他做捏麵人最辛苦的步驟。

阿榮伯做的人物,都是以古裝為主「現今的捏麵師父每個人專長的種類都不一樣」阿榮伯告訴我們:「像這一種的也就只有我一個人做而已。」市面上的捏麵人,都是以卡通人物為主,阿榮伯有時候為了討小孩子開心,也會做一些卡通人物,「但是那不是傳統的捏麵人,傳統的人物做工精細,也很難做,我的小孩子都不想學,沒有興趣。」面對後繼無人的困境,阿榮伯也沒有辦法。

以前阿榮伯會擺攤位、會到大學高中教學生做捏麵人,但是如今的狀況已經不一樣,擺攤位必須付租金,阿榮伯說:「這些捏麵人賣貴了,沒有人要買,賣便宜了,我的做工不划算,付租金之後,要怎麼賺才賺得回來?」而到大學開課,學生人數不足、收入不夠,無法靠這項技藝渡日,傳承的動作也就做不下去了。

現在阿榮伯只偶爾接一些訂單,「人家如果有需要,我就做給他。」不過什麼時候能開班授課,讓這項民俗技藝得以落地生根還是未知數,阿榮伯表示如果政府機構有人重視,願意推動,派人學習,出資讓他來教導學生,那當然是可行的。畢竟要以一己之力傳承文化是困難的,阿榮伯希望大家能多多重視這些民俗技藝,而他自己還要繼續捏下去嗎?阿榮伯嘆口氣說:「現在老啦!懶得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