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吳韻璇報導

提到中華文化,少有人會想到插花;而提到插花,不少人會想到日本,卻不知日本花道流派其實源自於中國。投入花藝三十餘年的張月理老師,目前是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的資深教師,代表過台灣參加兩岸傳統花藝展覽,也參與過多屆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的花藝大展,張月理說:「中華民族是愛花的民族,而插花是我們重要的傳統文化。」

張月理的故鄉在花蓮,三十多年前的某天,她在銀行內見到一盆日本池坊流派插花,當下便被美麗的花朵吸引,「我也要去學」張月理馬上下了決定。當時插花並不盛行,她居住的地區也只能找到兩間花店,張月理自行到花店拜師學藝,學生只有她一個人。而一開始學的,是日本流派,張月理說:「其實很多國家都有插花,西洋的插花、日本的插花,那時還不了解中華傳統的插花。」

在重要場合或是宴會上,花朵常常被拿來當做擺設。在一次宴會上,面對美麗的西洋插花,外賓對前行政院長俞國華先生的一句:「你們中國沒有插花嗎?」催生了國立歷史博物館第一屆中華花藝大展,一九八三年張月理在展覽上第一次接觸到中華傳統花藝,此後便投入中華花藝的世界,至今已經二十多年。

中華花藝源自魏晉時期佛教的「供花」,後來逐漸演變發展,至明代袁宏道作《瓶史》對

插花的器具做分類、解析,顯示花藝文化已經健全,成為專門流派。直到滿清戰亂,民不聊生,花道才日漸沒落,被民眾遺忘。

接觸傳統花藝之後,張月理體會到中華插花內在精神,「日本流派較重形式,注意表面的外觀,常常修剪,而中華插花重的是草木神韻。」張月理表示:「芍藥和枯枝那個漂亮?在傳統插花中,各有各的風韻,兩者都很美麗。」插花就是學習欣賞萬物不同的美,「平盤為地」,器皿在中華文化中代表大地,而上面的花代表萬物,一盆插花,表現的就是包羅萬象的天地精神。

「學插花最重要的是平靜的心」張月理說:「插花是需要持之以恆的。」有些人或許被外

務所干擾,或許沒有耐心,就很容易半途而廢,也有人因為太過忙碌,而放棄繼續鑽研。插花不僅讓人修身養性,也讓人深得啟發,張月理就領悟到:「花是一種特殊的生命,美麗但是短暫,好比人的一生,與浩瀚的宇宙相比,就和花一樣。」花道如人道,花的開落、人生的起伏都屬於自然現象不需要懊悔惋惜。插花讓張月理學得的不只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也讓她學會了「取捨」,因為漂亮捨不得修剪的花,插起來就絕對不會好看,就如同做人有失才有得。

愛花的張月理不只和別人一起分享藝術、教導想學花藝的學生,也參與許多展覽,她希望可以將有民族性的藝術推向國際,讓世界認識我們;更希望透過插花讓每個人擁有幸福的家庭,她說:「藉由插花可以改變家庭氣質,讓眼裡只看到美好事物,豐富人的心靈。」而張月理最高興的,莫過於看見學生因為插花,改善了生活品質,得到心靈上的平靜。

延伸閱讀:

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