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郭曉芸報導

「我們歌仔戲社的最大特色,就是都演歡樂的喜劇戲碼吧。畢竟我們都只是學生,跟專業的演員比起來,其實演悲劇的歷練並不夠,無法將它詮釋得很好。所以我們在表演時都選擇一些開心快樂的喜劇戲碼,這樣跟觀眾的互動較多較好,也讓來觀賞的人看得愉快。」國北師歌仔戲推廣研究社副社長唐子雯笑著說。

歌仔戲是台灣傳統的表演藝術形式之一,但在時代往前走的腳步中卻漸漸消失了蹤跡。可是其實還是有一群年輕學子對歌仔戲滿懷喜愛與熱情,在課餘時間全心投入歌仔戲這項傳統表演藝術的學習跟表演,國北師歌仔戲推廣研究社就是其中之一。成立至今已十二年的國北師歌仔戲社,當初是因為一位學姊非常熱愛歌仔戲,輾轉聯絡到孫翠鳳願意自費來授課,故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成立了社團,就一直延續至今。社團現在的指導老師則是芝山雅韻戲劇團的團長周淑芬,負責唱腔、身段、舞台走位的指導,以及為社團選擇合適的表演戲碼。

進入大學後才加入社團開始學歌仔戲,談到學習遇到的困難之處,社長王虹晶說:「我個人覺得要說一口字正腔圓的台語最難,而且歌仔戲中有些語句比較艱深,要讓人家聽得懂我們在唱什麼說什麼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唐子雯則認為自己在唱腔與身段的學習上碰到較大的困難。因為完全是第一次接觸,以前並不熟悉這樣的表演方式,在體態和歌唱上跟以往養成的習慣有差異,會產生不適應的情況,但最辛苦的還是必須改掉積習從新學起。周淑芬說過,學戲是需要天分的,有天分的人能夠駕輕就熟;若是沒有天分的話,則必須要花費比別人更多的心力來彌補。成為社員勉勵自己努力的最佳話語。

唐子雯表示,社團在歌仔戲的創新上比較沒有著力,主要是在學習傳統的歌仔戲表演,包括戲曲以及身段。現在許多歌仔戲都是野台戲的形式,不過野台戲為了讓一般大眾都能看懂,所以都非常通俗,尤其在說話上都比較口語白話。但歌仔戲社所學的完全是較典雅的傳統歌仔戲,注重身段、咬文嚼字是最大優點及特色,因為指導老師本身是傳統出身,因此對此點特別堅持。相對來說,在表演的戲碼選擇上就會挑選比較簡單的劇情跟內容,讓觀眾都可以看得懂也能夠接受,不至於因艱深的辭彙聽不懂而感到負擔,影響了看戲的樂趣。

社團最重要的活動便是一年一次的戲劇公演,也是最盛大的表演。平時則是會有些小活動,比如說受邀到社區或老人院做表演,有個與大家交流的機會。公演則類似畢業發表的性質,由大四的學長姐負責最多的戲份,將在社團所學的成果好好展現出來。周淑芬則會從各路戲曲中選擇好的劇碼將其改編成歌仔戲,劇本寫好後再依據每個人不同的個性分配角色,演員的個性就是角色的個性,這樣詮釋出來的戲劇才具有說服力。這次的公演也是一樣,國北師歌仔戲推廣研究社第十一次的社團公演,劇碼為「春草闖堂」,是周淑芬根據將要畢業的王虹晶、唐子雯、及社團總務吳玫君三人的個性所量身選擇的劇本。戲分最重的三人,分別扮演與他們個性相近的胡知府、吳夫人及丫環春草,當演員的個性與角色融合為一,表演本身打動人心的程度會更為深刻。

「春草闖堂」的故事在講述,宰相府的機智小丫環春草,為了救小姐的恩人薛玫廷一命,闖入衙門公堂與糊塗知府、跋扈夫人槓上,運用本身的聰明機智,使計耍得知府大人暈頭轉向、氣喘吁吁,最後終於順利將人救出。在救人的過程中發生許多爆笑的情節,演員的詮釋也非常活潑,是一部令人看了會哈哈大笑的輕鬆喜劇。吳玫君說:「這一齣戲不像一般傳統英雄救美的故事,它是另類的美救英雄。雖然我覺得歌仔戲看的應該是身段跟唱腔,內容是其次,可是這次公演的故事內容頗為曲折有趣,大家可以好好欣賞。」戲劇想傳達的意涵則是「有理走遍天下,沒有地位尊卑、性別差異的分別」。春草雖然只是個小小的丫環,但是對事情卻據理力爭,具有過人的勇氣與才智。這對一個封建社會中地位卑微的女性而言是多麼不可能的一件事,但她卻做到了,這種精神其實值得讚許跟效法。

「只要掌握基本功夫跟基本唱腔,歌仔戲其實就是再從這些基本的東西延伸,可以自己填詞來唱,或者可以花費更多心思在角色的揣摩與演繹上,這才是最有趣好玩的部分;而且,學到最後看到自己有好的表演會很有成就感。」吳玫君說。國北師歌仔戲社希望有更多年輕人願意投入這項傳統藝術的傳承,不要因為覺得很陌生或過時而排斥它,只要真正接觸後會發現它其實是很有趣的表演工作,是具有台灣傳統藝術之美的表演工作。不然,至少也先看看這些年輕人唱歌仔戲,鼓勵他們這分傳承的心。三月二十二日星期二晚上七點,國北師大禮堂免費入場,歡迎大家來看看傳統歌仔戲與年輕人的活力激發出來的璀璨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