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  【陳敏如報導】「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一個簡單的想法,光智青少年心理衛生中心,創立了全國第一間,私人設立的心理衛生夜間門診。

創辦人陳珠璋,在台大醫院精神科任職的時候,發現一般來看精神科的個案,多半是成年人,追溯及探究其背景,卻發現早在青少年的時候,就有一些症狀可循,只是自己都沒有發現。有鑒於此,陳珠璋在光智設立青少年心理衛生夜間門診,希望及早發現青少年的問題,給予治療或輔導。

光智夜間門診服務的時間是,每週一至五,晚上五點半到八點半,選擇在夜間做門診服務,陳珠璋表示,社會大眾普遍有一種錯誤的偏見,對於去看心理醫生的人,總覺得一定是精神上有問題,投以一種歧視的眼光,而門診設立在晚上,給人較隱密、較私人的感覺,可以免除個案在心理上的擔憂,也讓父母方便在下班之後,親自帶他們的小孩前來就診。

在診療上,如果是第一次前來諮商的青少年,通常光智會要求全家人一起出席作家族診療,除非是高中以上學生,自主性較國小、國中生高,光智才接受獨自前往諮商,否則,至少要其中一位家長能夠陪同。因為,青少年的問題有許多是跟家庭因素有關,了解家中背景可以幫助青少年更快回到軌道,過程中,家人的協助是不可缺少的;進行會談時,家人彼此談一談今天來到光智的理由,是不是發現家中有某些問題存在?藉由家人的分享,發現問題並找尋解答;結束會談後,經由心理師和社工師作完評估後,會再安排青少年其他諮商的時間。

社工莊惠玲提到一次印象深刻的經驗,在諮商當中,父親提到孩子偏差的行為,因為越講越激動,當眾就責備起兒子,造成諮商的中斷。其實在諮商的過程中,常常就可以反映家中家長與孩子互動的情況,莊惠玲說,孩子的心靈很脆弱,發生問題他們也不願意,家長千萬不要一味指責孩子,建議家長,以「我們一起來面對問題」的態度陪孩子一起就診,而不要把孩子當作一個病人,否則會造成排斥就診的反效果。

光智的個案來源,很多都是學校老師轉介,莊惠玲說,許多學生在學校的行為偏差,老師沒有辦法作長期的諮商和家族診療,所以才將學生介紹到光智;而青少年普遍以行為問題、情緒問題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簡稱ADHD)為多。根據光智的統計資料,有一些症狀是女生多於男生的,像憂鬱症、強迫症等,而在男女比例上,可以發現早期是男生就診的比例較高,但近年來有女性增加的趨勢。

陳珠璋說明,由於男性的外顯行為比較容易發現,像是暴力或是偷竊;而女性多半是內心情感問題,家人通常會以想太多或是過幾天就沒事為理由,忽略女兒的問題,但近年來,國人對於心理衛生概念越來越普及,已經比較容易發現情緒層面的問題,因此女性個案有增加的趨勢。

不同於一般付費諮商診療,光智的夜間門診諮詢服務採取辦理會員制度,收費狀況採會員年費制,想成為會員者,需要繳交年會費一千兩百元,成為會員後的一年中,可隨時尋求諮商,並且使用各種活動教室和閱讀書籍。若個案是經由學校或特殊機構轉介,並特別註明其個案家庭經濟困頓,光智仍然會提供服務,且暫時不收取費用,社工莊惠玲說明,等到個案家庭有餘力的時候,可以再以自由捐獻或是參與志工活動來回饋光智;但如果是一般自行前來諮商的經濟拮据者,則需要出示相關的文件證明,審核過才斟酌會費的收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