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梁家瑜報導
「關機以後就有時間可以談戀愛了!」、「電視新聞重複性太高又暴力,不如不看!」為了響應由苗栗社區大學等團體共同舉辦的關機運動,新莊社區大學在四月三十日下午,舉辦了一場「關機!扭轉生活奇蹟!」公共論壇,會中對於「關掉電視機」的動機、替代選擇以及推動方式進行了雙向的討論與溝通。

這場公共論壇由新莊社大校長鄭先祐主講,台北師範學院國民教育研究所博士陳志彬與談,與在場的社大學員共同分享「為什麼要關機」的概念。鄭先祐表示,「關機是一項很困難的動作,需要努力才能達成,『開』與『關』兩個動作之間其實有很大的衝突性,但是『關機』這個動作背後最深層的涵義,是人有自主選擇的權利。」由於電視已經融入一般民眾的生活當中,對大家都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但倘若我們今天可以抗拒這個誘惑,就是對自己本身有自我決定的充分權,可以自己決定自己要過什麼樣的生活,而不是一味地盲目追隨流行,這才是最重要的。


有人擔心關機以後會和世界脫節,鄭先祐說,現在的科技資訊如此發達,除了電視以外,還有網路、報紙等管道可以知道社會大小事,他也強調,最重要的不是在「把電視關掉」這個動作,而是關掉以後「我們要什麼、不要什麼。」今天倘若大家都關了電視,結果換成沉迷於網路中,那麼這項活動就沒有多大的實質意義,我們應該要深層思考關機以後所做的動作,其實是比如何抗拒誘惑關掉電視的舉動來的重要。

陳志彬就媒體素養的角度說,關機是一種手段,目的是要邁向一個具有媒體素養的公民社會,「我們不只是要關掉電視,還要改造媒體。」閱聽大眾希望藉由媒體獲得訊息,但卻不知道所獲得的資料是真是假,最後只會落入媒體的控制之中,失去作為人的主體性意識。

當天參與的社大學員蔡淑芬說,她覺得沒有必要做到全面關掉電視,而是應該自己選擇好的節目收看,在場學員也認同這個觀點,並且互相交換意見,討論大家認為優良的電視頻道。

座談會最後,學員分為兩組進行小組討論。就「為什麼要關機」這點,學員紛紛針對現今媒體亂象提出批評,包括「犯罪手法太過詳細,會有教壞小朋友的嫌疑」、「商業廣告不實又誇大」等,使得現在的電視素質一直下降。而針對「關機後的生活」,大家都渴望可以將原本看電視的時間拿去做其他的活動,譬如爬山、與家人多點互動、當志工等。

至於「關機」這個舉動到底是好或不好,則是有兩派的說法,有人認為關機是太過偏激的想法,只要自己可以慎選優質節目,那就不一定要永遠拒絕電視這個產物,畢竟這樣一來,太過極端。但也有人認為,與其每天生活在一堆媒體亂象中,不如徹底隔絕。所以到底要不要關機,最後學員的一致結論是「因人而異」,畢竟每個人對於電視節目的解讀原先就不同,再加上生活背景的差異,因此,自己選擇自己要的是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延伸閱讀:

1.苗社大關機運動 喚起沉睡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