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曉芸報導】「現在,你準備好要跟我們分享你的故事了嗎?任何故事都可以喔,不論是你的生活經驗,或一些情緒、感覺、想法,想說什麼都可以,說給我們聽聽,讓我們一起分享吧。」主持人緩緩導引著,柔和的語調漸漸卸下觀眾的心防。一個接一個的故事輕輕地從不同人口中吐出,然後,演員們動了起來,或音樂或肢體或口白,開始上演著每一個不同的人生故事。

這就是「Playback」,香港將它翻譯成所謂的「一人一故事劇場」。簡單來說,「Playback劇場」是一種即興表演的民眾劇場,它跟所有戲劇表演一樣,具有演員、舞台、導演、燈光、音樂,唯一不同的是它沒有劇本,表演內容來自於觀眾。他們邀請觀眾分享自己的故事、經驗或感覺,然後演員馬上運用簡單有系統的表演形式,將故事、經驗跟感覺呈現出來。

「Playback」有其固定的表演形式,例如大合唱、流動塑像、轉型、自由發揮等,基本上共通的是四元素:音樂、肢體、布跟詩,藉由這四個元素作各種不同形式的表演。主持人就如同導演,引導觀眾說出故事後,選擇適合的表演形式,請演員將它表演呈現。

國內一直致力於「Playback劇場」耕耘與推廣的是「一一擬爾劇團」,同時也是台灣目前專業的「Playback」表演劇團。一一擬爾劇團團長陳淑慧表示,六年前差事劇團辦了一個「Playback」的戲劇工作坊,前後辦了幾次初階、進階的課程,最早將「Playback」引進台灣,當時她仍是差事劇團的團員,也參加了那次工作坊的學習。

因為她覺得這樣的表演方式很有意義且值得推廣,後來便找了當時同期參加的學員們詢問意見,結果大家都很有興趣跟共識,於是組成了一個團隊,固定每個星期一次團練及一些特定演出。這個情形大約持續了三、四年,直到去年一月才正式成立了「一一擬爾劇團」,劇團也才開始有售票性的演出。

這些年來團體成員長期參與劇團所舉辦相關於「playback劇場」或是運用民眾戲劇以及教育劇場於學校、社區之相關的各種活動,而團員本身來自各個階層,目前多位團員也仍從事於劇場其他相關工作及教育工作。但每星期固定一次團練是他們的堅持,不僅積極培養團員間的默契,同時也是要讓團員對演出的基本能力跟技巧更加熟練。陳淑慧說:「只要有人一次團練沒來,馬上就會覺得跟不上團員的進度,因為大家都會在每次的練習中有所成長。」

其實,「Playback劇場」的表演方式也具有一種戲劇治療的內涵。在過程中,體會到人人都有故事、都有感受,演員如實地演出說故事者的心情,創造出一種積極聆聽的氛圍,同理心、自覺、創造、尊重等學習,自然跟著發展出來。而說故事的人在看完演員的表演後,也多半都能得到一個宣洩的出口。「我覺得從事這項表演得到最大的禮物,就是我在聽見別人故事的時候聽見自己的心;我以為我是和別人的故事相遇,但實際上我是在別人的故事中看到自己。」

團員謝華馨笑著說,演員必須專心聆聽故事,然後找尋跟自己相似或相同的經驗與感受,才能表現出來,這是一種「感同身受」的表演。她認為每個故事的背後終究都有一句話沒有被說出來,或許是說故事者說不出來,或許是刻意隱瞞,演員則要努力聽見那背後的聲音將它表現出來,那不僅是一種成就感,也是一種喜悅,對說故事者而言也是最大的滿足。謝華馨說:「所以我每次練習或表演完,都有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劇團成立後,在推廣「Playback劇場」方面,不僅具有知名度,成效也更加顯著,尤其常常受邀到各教育單位演出,辦過幾次初階、進階課程的工作坊也受到迴響。今年開始更展開駐點計畫,以牯嶺街小劇場為據點,除每個星期二晚上在此團練外,今年預定的四次公演也是同樣的時間在此演出;同時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二安排基礎課程,開放民眾來學習,一同參與跟體驗好玩的「Playback」。

陳淑慧說:「駐點計畫是為了讓民眾想來就可以來,當他們想要分享故事時,知道只要到這裡來就能找到我們,我們希望跟民眾的生活更貼近,所以嘗試駐點的實行。如果今年成效不錯,會考慮就這樣持續下去。」除了駐點計畫,劇團也積極舉辦校園巡迴、社區展演等活動,目前已經去過北醫及竹師兩所學校,未來歡迎各高中大專院校和社區積極接洽;寒暑假劇團也會舉辦進階課程的工作坊,邀請「Playback」國際組織的專業講師來講習指導,期望國外經驗與台灣本地劇團能有良好交流跟互動。

三月底剛結束的春季公演,主題為「來一段生命對話」。以大風吹的遊戲開場,讓演員和觀眾打成一片,漸漸卸下緊張與不安,然後一個個觀眾開始分享屬於自己的生命故事,演員們豐富的肢體動作與表情將它呈現,讓說故事及聽故事的人跟自己的生命對話,也跟別人的生命對話。有溫馨、有歡笑、有感動、有悔恨,每個人都得到最大的滿足,這樣的表演,讓人看一次就會上癮。陳淑慧強調:「我們劇團是一種服務觀眾的性質,除了希望觀眾分享生命與經驗外,最大目標仍是讓藝術也能生活化,將生活、藝術、戲劇連結,給人貼近及任何人都能輕易做到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