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郭雨涵報導】一幢五層樓式的建築、清境幽密的蓮花池,一旁再搭以兩株百年老樹、黑瓦日式的老舊屋舍,隱身藏匿在台北縣永和世界豆漿大王旁的小巷弄中,它是台灣著名老畫家楊三郎的故居、畫室,也是留給後人的美術遺產,因為這座美術館的存在,使得這條小小的博愛街成為永和的藝術街,也讓永和在大家的心中不再只與豆漿畫上等號。

畫家楊三郎,一九○七年出生於台北縣網溪村,他從小喜歡看畫片,和朋友之間的互動也常用圖畫代替文字,曾在美術文具店看到日本畫家鹽月善吉的一幅油畫受感動而立志當畫家,十七歲那年,楊三郎因幫助父親菸酒事業的配銷工作,自己存了一筆旅費,瞞著家人到日本半工半讀學畫,從此展開了他的藝術人生。

後來得到家人諒解與經濟上的支援,楊三郎更是專心一志的作畫,並在一九二九年畢業於關西美術學校,在日本總共研習七年,其作品多次獲選於「台展」、日本「春陽展」,在畫壇上漸露頭角,並與台灣美術運動結下不解之緣,從日本返台後,除了幫父親繼續經營菸酒事業,並與好友陳植棋、陳澄波等人研究畫藝,一起提振台灣西畫的美術風氣,為了進一步充實自己的畫藝,楊三郎於一九三二年再度前往法國深造,二年後帶著一百多幅作品回來,又得「春陽展」與「台展」的肯定,奠定了他在台灣畫壇的地位。

一九三四年,與李梅樹、陳清汾等七人合組「台陽美術協會」,從此全部精神 放在創作與推展美術的工作上,定期舉辦畫展以及邀請國內畫家與會員到家中彼此交流作客,成立至今,台陽美術協會仍是台灣歷史最悠久也最為正統的美術自立協會,不同於現代藝術求革新、重突破,楊三郎等老一輩畫家堅持自己的繪畫理念,實在、深刻寫實鄉土人情與自然景物,在畫風上扎實、穩健的態度,一直在台灣畫界中不斷扎根茁壯,也成為台灣早年畫家的代表。

楊三郎的妻子許玉燕,從十四歲開始學畫,因為在日本留學時認識了楊三郎,兩人在一九二九年步入禮堂,自此夫婦二人相互扶持,在藝術之路上相依為伴,彼此之間是不只是夫妻,同時也是相知相惜的畫友,太太的畫作,先生絕對不會動手更改,先生在作畫時,太太也絕對不去打擾,提及自己的丈夫,許玉燕說:「畫圖是他的本分,他的一生都把心力放在畫圖上了。」而楊三郎這樣的一股熱情也影響了許玉燕,不但已經高齡九十多歲仍不停持續的創作外,現在的生活起居與心力也都奉獻在經營這個美術館上。

楊三郎美術館的一到四樓陳列的都是楊三郎長年到世界各地的風景寫生畫,五樓則陳放著許玉燕的作品,楊三郎對於自然景物的熱愛從他的畫中皆可窺知,許玉燕表示他在七十歲時仍不斷的到戶外寫生,常常清晨三點多就出門到東北角畫畫,而在八十歲時,更為了捕捉大海天色的不同性格,執意在颱風登陸台灣的時候外出寫生,而這樣的一股熱情在他過世前都不曾減退。

現在的楊三郎美術館不但是永和地區藝文精神的象徵,同時也使得永和的文化營造有了初步的成果,從美術館成立後,地方政府將美術館所坐落的博愛街改造成藝文氣息濃厚的社區,不但其中的金甌女中分部圍牆上佈滿畫家的作品瓷繪外,整條街道的地上也舖滿懷舊氣息的磚瓦,整齊排列的植樹,讓整個街景看起來就像一幅視覺不停延伸的畫作般醒目,內部的房舍建築也都保留早期的懷舊特質,楊三郎美術館旁更是設立了蘇荷兒童美術館、以及畫廊跟楊三郎的文物室,假日在街道上更有音樂表演,在提升永和地區整體的人文氣息上皆有很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