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莊雅晴報導】一位企業中高階層主管,擔心在這資訊化的時代,不會電腦會被職場淘汰,並且在工作上承受著龐大的業績壓力,而聽不懂年輕人的用語也為他帶來困擾。回到家後,與子女的相處不甚理想,有時兒女甚至不想理他。在這樣雙重的壓力下,他參加了台北市政府衛生局社區心理衛生中心舉辦的「男性憂鬱管理團體」活動。

帶領團體的老師陳清葦表示,由於社會上對於男性的性別期待,讓男性認為向人訴苦、尋求慰藉,不是男人該做的,因此在情緒表達方面較為內斂,遇到壓力或感到憂鬱時,通常會自己解決,而不會對外尋求幫助。對此,社區心理衛生中心輔導組長李玉信表示,會針對男性舉辦這樣的活動,主要就是因為現在男性少有表達情緒的機會與訓練,且對於表達情緒存在著壓力,因此希望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能夠讓男性學習抒發自己的情感。

陳清葦提到,這個活動的主要對象包括了處在高壓力下、有輕微憂鬱傾向以及有憂鬱情緒的男性。通常讓男性產生憂鬱情緒的原因,不外乎是來自於家庭、經濟、工作以及社會上過多的負面訊息帶來的壓力,而在個人心理成長方面,則大多是成長過程中的挫敗經驗所造成的影響。

團體的訓練主要是幫助他們活在當下,陳清葦提到一個在團體進行過程中的簡單概念:如果你現在覺得緊張,便要去找出自己在緊張什麼,可能是因為你覺得大家都在看你,大家都在說你的壞話。這樣的訓練目的是要讓你了解當下的發生,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人在看你,那有多少人在看你,是不是他們真的都在談論你。在經過這樣的分析之後,你便能夠分辨這可能只是你的假想。

另外陳清葦也提到,有些人在成長過程中遭遇到一些挫折,像是在吵鬧的班級裡,明明大家都在說話,但老師卻只對著A先生大吼說「不要講話」,在經過了幾次類似的經驗後,A先生便會在這樣的挫敗經驗中,養成一個錯誤的觀念,認為對方會生氣都是自己的錯,因此在未來遇到別人生氣時,都會覺得一定是自己做的不好。在點出了這樣的問題後,團體領導便會要A先生以成人的角度去思考,到底別人生氣是不是都是因為他,而下次遇到有人生氣時,該如何去面對。

在團體結束後,有成員開始覺得向外求助並不可怕,也認為談論內心的想法與無助,是被允許的,並且對於過去的挫敗經驗感到釋懷,整個人也變得比較不緊繃了。陳清葦表示,課程中的訓練不只是一個觀念的養成,而是能力的培養,而八堂課的時間,其實是不夠充裕的,因此參與的夥伴還需要將所學在生活中一遍遍的練習。

其實憂鬱情緒在男性和女性身上並沒有太大不同,只是呈現的方式有差異,而男性較會在自己信賴的人或團體面前,才會抒發自己的情感。因此憂鬱男性身邊的親友,可以試著表達關心,給予支持與抱持同理心,讓他知道對於他低落的情緒你也感到很難過,如果他願意說出心事,你將會是個最好的聽眾。

延伸閱讀:

台北市政府衛生局社區心理衛生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