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王亭捷報導】東菱自救會的關廠抗爭已邁入第九年,由於他們的街頭抗議,催生出現今公司關廠的相關法令,包括「關廠歇業失業勞工創業貸款」和「關廠歇業失業勞工再就業補助」等。今年八月因為東菱廠房和土地金拍成交,面臨被點交的危機,十七日自救會會員頭綁白布條,以身體阻擋怪手的入侵,向法院宣示捍衛家園的決心,也突顯出政府不顧勞工的生存權和工作權,一切以財閥集團的財產權為優先的現象。

一九九六年二月以生產語言學習機的東菱電子老闆詹俊森惡意關廠,數百名員工頓時不但失去工作,連退休金和資遣費都索賠無門,後來其中一位員工吳菊梅求助於時任台北縣產業工會第一屆理事長的林子文,拉開林子文領導東菱自救會關廠抗爭九年的序幕。幾天後,一百多位失業員工重回東菱廠房,組成「東菱自救會」,並陸續將戶籍遷至廠房,以廠為基地進行一連串的抗爭聚會,還利用廠房內閒置的空地,出租作為停車場或種菜等方式籌措經費。

在歷經多次向勞委會等政府部門抗議無效後,一九九七年五月百名自救會會員齊聚勞委會,展開長達二十八小時的絕食抗議,藉此表達對政府無能的不滿,勞委會主委許介圭出面安撫,並於數日後在室外主辦一場公聽會,催生出「關廠歇業失業勞工創業貸款」和「關廠歇業失業勞工再就業補助」等關廠相關法令,亦是促成勞工保險開辦的關鍵因素,不但對日後關廠勞工更有保障,更是勞工界的一大勝利。

不過,東菱自救會原先是希望政府能實施「代位求償」制,由政府先替資方墊償積欠員工的薪資或資遣費、退休金,再由政府向資方追討這筆錢,因為失業勞工創業貸款是由勞委會特別撥出一筆款項「借貸」給失業勞工,最後勞工還是必須還錢的。林子文表示:「失業勞工向勞委會貸款,不就是讓失業勞工由向老闆討債的債權人,變成欠勞委會錢的債務人了嗎?這樣公平嗎?」

另一方面,工廠的土地早已被負債累累的老闆抵押給銀行,在關廠後面臨被法院拍賣的窘境,所幸工廠之寶─孫班長的戶籍是設在這間工廠裡,加上大批自救會會員也將戶籍遷入,形成佔用之實,導致工廠拍定後無法點交,經過七次拍賣皆流標。

不幸的是,今年這片廠房和土地又再次落入金拍會場上的標地物,而且由原來的不點交變成點交,在自救會不知情的狀況下被買主標走了,八月十七日法院挾大批警力和三輛怪手執行點交,三十多位自救會頭綁白布條、口喊「保衛家園」與警方發生正面衝突。

林子文說:「憲法明訂保障人民的生存權和工作權,所有自助會會員都因為工廠關廠而失去了工作,喪失了工作權,甚至還危害到他們的生存權,但今天國家卻使用合法暴力護衛財閥們的財產權,置勞工的生存和工作何在?」

東菱自救會的反點交抗爭是台灣工運界的一大突破,由向公司老闆爭取退休金和資遣費,到後來突顯出國家政府對勞工的生存權和工作權的不保障。雖然最後在法院的居中協調下,屋主同意付款兩千萬作為自救會的搬遷費,順利完成點交的動作。不過,林子文表示:「如果法院和買主不承認他們的生存權,為何要付錢讓他們搬出廠房?這證明自救會的生存是受到承認的,這部分也是我們想要讓大眾了解的,至於點交結果如何已不是重點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