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王亭捷報導】由勞委會發起、高雄大學主辦的「勞動派遣公民論壇」籌備會,於九月底十月初在北中南各地展開,第二場於十月一日在台北劍潭青年活動中心進行,引發人數約一百五十人的北部各工會團體到場關切,他們高喊著「派遣合法化,工人慘兮兮」等口號,希望引起社會大眾對勞工派遣議題的重視。

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台北市產業總工會、新竹市產業總工會等北部工會團體近一百五十人,於十月一日上午齊聚劍潭青年活動中心的教學館旁,抗議勞委會假借公民論壇,企圖製造假民意,為派遣立法背書,並表示制定派遣相當於強盜行為的合法化。

工聯幹事朱維立表示,所謂的勞動派遣是勞工先被人力派遣公司雇用,再由派遣公司派到真正需要勞工的公司(即「要派公司」),接受該公司的指揮、監督,並提供勞務。派遣制屬於間接雇用,派遣公司每個月可從勞工工資中抽成,但根據勞基法第六條規定「任何人不得介入他人之勞動契約,抽取不法利益」,政府應該嚴禁派遣業,而非制定派遣法。

再者,派遣工在法律上的雇主是派遣公司而非要派公司,所以即使派遣工在要派公司所提供的勞務與正式員工無異,但要派公司卻可以拒絕提供員工福利、獎金、津貼等,更重要的是允許其在不支付資遣費的情況下解雇派遣工,這些都與勞基法相牴觸。

朱維立說,去年九月二十日,行政院為了推銷勞動派遣立法與放寬勞基法中的定期契約標準,舉辦「全國服務業發展會議」,會中產官學一面倒地支持制定勞動派遣法,所幸在全國各地的工會團體強烈反對下才未施行。不料,今年政府又捲土重來,由勞委會委託高雄大學舉辦「勞動派遣公民論壇」,企圖透過兩天的預備會議和三天的正式會議,決定是否制定勞動派遣法,無視廣大勞工的反對意見。

工會團體藉由上演人力屠宰業「五○四(乎你死)人力銀行」的行動劇,以台灣牛被賤賣於市場比喻派遣工工作權的不保障,並隨即出示「派遣危害之五大考題」,要求論壇活動的副主持人但主任回應,而但主任以並非這方面的專家無法回答,與工會團體發生齟齬,此時警方以違反集會遊行法依法命令群眾解散,工會轉而要求以公民的身分入席觀察室旁聽公民論壇,並在論壇中場休息時間,由四位工會代表入場散發反派遣文宣,抗議活動和平收場。

活動結束後朱維立說,這次參加公民論壇的人不乏直接利益者,例如新竹縣派遣勞動社的余先生即擔任此次論壇的北區代表,這種利益不迴避的情形簡直就是黑箱作業、密室協商。如果政府再不回應工運團體的訴求,十月廿九將不排除串連全國工會北上向政府抗議。

勞委會表示,由於全球化和國際化的影響,加上企業為了降低人事成本,雇用許多臨時工、派遣工、部分工時人員等,導致非典型勞工大量增加,這是未來不可避免的趨勢,所以為了保障這些員工的勞工權益,必須對此制定相關法律。例如早期台灣缺乏規範資方的法律,勞工受公司壓迫事件時有所聞,所以制定勞基法,現在也是處於同樣的情況,因為目前未有法律規範派遣公司,所以派遣工被壓榨事件層出不窮,所以必須立法保障其權益。

至於工會團體質疑論壇黑箱作業,勞委會強調,所有能夠參與論壇的代表,都是由所有報名者中經由科學方法抽號產生,有其公平性,並非工會團體所說是經由內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