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鄭綏霓報導】 「每個星期日下午,或許很多大學生會趁著假日去遊玩、逛街、溫習功課或做作業,可是我們樂生服務隊隊員卻選擇到『樂生痲瘋病療養院』陪伴那裡的伯父、伯母。雖然只是陪他們聊天、下棋、看電視、唱歌,但只要看到他們眉開眼笑,我就覺得這一切都值得。」輔仁大學醒新社樂生服務隊服務股股長,統計資訊學系二年級的尉遲志賢這麼說。

他說:「我們樂生服務隊共分五個小隊,每個隊伍都有各自負責的伯父、伯母。在還沒有真正接觸『樂生痲瘋病療養院』前,我都以為痲瘋病是會傳染的,其實那是錯誤的觀念。住在樂生的居民,大部分都是痲瘋病痊癒過後,變成殘障的病患。服務後,我才發現他們非常可愛!伯父、伯母總愛拉著我們、滔滔不絕地說故事給我們聽,有的是年輕時的奮鬥史、愛情故事與病魔搏鬥史,讓我們從他們豐富的人生經驗中,得到不少寶貴的知識。」

他說:「由於每個星期日下午都到樂生療養院,無形中有一種家的感覺。那裡的伯父、伯母都把我們當成是孫子、孫女,若其中一天沒去的話,他們就會很失望。有時還特地等我們幾個大男生去幫忙他們收被子、搬桌椅。雖然那些只是瑣碎的工作、幫不上他們什麼大忙,但只要陪他們聊天、聽我們彈彈唱唱,他們就會很高興。」唯一讓他遺憾的是,他不會講台語、不能跟樂生的居民暢所欲言。因此,絕大多數他只能站在一邊聽他們聊天。

曾經也是樂生服務隊服務股股長,體育系四年級的許孟瑋說:「雖然我現在已不是幹部,也不用每個星期去列行服務,但我還是會常常回去樂生、探望伯父、伯母。從大一開始加入樂生服務隊,我覺得我的個性也變得比較主動。例如,我家附近有一個坐輪椅的阿嬷,每每見到她,我總是忍不住向前去幫她。另外,我跟父母的感情也變得比較好了,每次回家鄉,我會珍惜跟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也較主動關心他們,因為我心想既然對樂生的老人這麼好,為什麼不對自己的父母好一點呢。」

此外,他表示樂生服務隊是一個具有紀律、系統的團隊。這讓他學習到一個社團的經營與培養領導能力。他說:「樂生服務隊除了有服務股外,還有研訓、康樂、宣傳、資料與總務股。每個學期還未開學前,會有一個『幹部訓練營』。這訓練營會在戶外舉行,例如今年的營地在烏來。這樣,隊長、副隊長、各股股長就會聚在一起,一面遊山玩水、一面討論並規劃活動。每位幹部也會發表各自的交接報告,包括工作範圍、服務注意事項等。訓練營不僅讓幹部們互相認識、增進感情,同時也可提升團隊的凝聚力與服務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