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陳家豪報導】「我的想法是『讓愛書人閱讀想閱讀的書』,如此而已!」瓦歷斯˙諾幹在他部落格上這麼寫著。對一些愛書的人而言,把自己的書分享出去,是物盡其用的一種方式。「行書」就是可以實現這個想法的網站,它就像一個線上圖書館,愛書人可以藉由網路自由捐出或借閱書籍。

二○○三年夏天,行書專案正式上線。行書專案參與人劉玲君說,一開始只是一群朋友自己在分享交流,後來有朋友要搬家,很多書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剛好看到國外有專門提供書籍流通的網站bookcrossing,便有了分享的想法。最後大家決定把這活動叫做「行書」英文是「Walkingbook」,取這名字的一方面因為就是要讓書本出去旅行,另外一方面是取其與電腦的字體「行書體」的諧音。

抹茶橘子老闆、同時也是行書推廣人的蔡雪珍說,剛好這群推廣行書的人有類似的資訊背景,都喜愛有「知識分享」、「資源共用」情調的事物。她之前在輔仁大學圖書資訊系聽到開放式圖書館相關概念課程;像美國舊金山的分散圖書館概念,讓社區愛書人把自己的分享書單公佈在網站上,大家自由借閱,不限閱讀期限、數量,借閱跟聯絡方式透過網站雙方自訂。這樣自由交換書籍的圖書館,讓大家非常羨慕。於是以這樣的理念,比照bookcrossing.com的架構,設置了行書的交流平台。

行書流通的方式,也是相當的有趣。蔡雪珍表示,要捐書的人,可以先上行書的網站登記,幫你的書取得行書ID,然後在書上註明ID後,即可選擇你要放生的方式放生,你可以選擇拿到行書據點放生,也能選擇讓別人跟你相約取書或其他方式取書。如果你是找書的人,你可以上行書網站,看看哪本書與你投緣,便可查詢它放生的方式、地點,然後就可到該地點拿書。看完書後,也可上網寫對這本書的心得,或是那時心情故事的分享,然後再讓這本書繼續旅行下去。

推動行書的立意良好,但推動起來困難還是不少。劉玲君說,一開始最大的困難就是據點難找。因為這是公益性、自發性的活動,沒有辦法與一些書店、咖啡廳互利,所以據點難找。再者參與專案的大家,其實都有正職的工作,有的是助教、有的念博士、有的寫程式,若要在全台的行書據點巡視或推廣,都有一定的難度。

參與行書專案北部據點的人性空間老闆黃娟肯定這群人的理念。她表示,現代人由於生活忙碌,而且科技的發達,越來越少人有閱讀的習慣,這是一件可惜的事情。在黃娟的店中,在專門放書的區域裡除了有行書的書,還放了不少黃娟自己拿出來的收藏。有時遇到對書有興趣的人,老闆還會大方地讓他把書直接帶走。

行書專案有兩個夢。劉玲君說,他們未來找據點,想找能無線上網的咖啡廳。這樣大家就可以喝著咖啡上行書網站,看看有哪些書在那個據點裡分享,便可以邊喝咖啡邊看書,看完還能直接把心得分享到網路上。當然也能看完書之後,把自己的書就留在咖啡廳裡,上網登記ID之後,讓它等待下一個有緣人。

另一個夢,劉玲君說:「我們想讓空白筆記本去旅行。」只在筆記本上留著編號跟地址,就讓它開始旅行。每個人都能在上面簽名、紀念,留下自己的心情故事或想說的話,寫完筆記本最後一個空白頁的人,必須把本子寄回上面附的地址,然後就把這本筆記本每一頁都掃瞄成圖檔上傳至網路。大家都能看到這本筆記在旅行的過程中,分享了多少人的故事。

延伸閱讀:

行書網站

Bookcros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