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44342 【江亮穎報導】每週六日早上的大漢橋河濱公園,都可以看到一位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在炙熱的太陽下指揮著台灣紅不讓盲棒隊練球,他就是陳吉堂。

這樣的工作至今已經快要十年,沒有領過任何薪水,甚至還捐出了上百萬元讓球員購買球具,人家笑他是傻瓜,但是陳吉堂說:「跟他們相處,我才是最幸福的人。」

陳吉堂目前任職於台灣菸酒公司,十年前在松山煙廠任職時,偶然看到當時剛成立的盲棒隊練球,棒球傳統名校中華中學畢業的他打過幾年棒球,一時技癢便下場指導了盲棒球員幾球,從此展開了長達十年的教練生涯。他說當時剛接下教練的工作時的確不知道該怎麼訓練,因為他們和正常人不太一樣,在看不到的情形下,不但必須讓他們熟悉棒球的技術,要培養良好的默契和守備上的跑位更是困難;於是陳吉堂每天回到家後,就帶上眼罩體驗盲人的生活,然後慢慢揣摩該如何將技術傳授給這批球員「知道視障者的不便,就不會睜眼說瞎話」陳吉堂說。

經過了多年的配合,陳吉堂說這批盲棒球員和自己的默契已經很好,訓練起來一點困難也沒有。現在每周的練球,不但打擊、守備、特訓樣樣來,體能訓練例如慢跑、衝刺和伏地挺身對他們來說也不是問題。一些細膩的部分例如打擊和守備的動作,則是靠陳吉堂教練和另一位教練廖維和擺出姿勢,讓盲棒球員利用觸覺「摸出來」,一樣的動作正常人可能只要多看幾次就學會,但因為視障者必須用摸的,教練必須做幾十次甚至幾百次才能讓他們領略到其中的要領,因此耐心真的相當重要。

因為盲棒的經費短缺,一顆一千元的棒球一年要打掉一百五十顆,到了比賽時期買不起球具,陳吉堂除了自掏腰包花了上百萬元為球隊添購球具外,還要到處募款籌措出國比賽的旅費,他說以前總覺得開口跟人家要錢很丟臉,但是現在為了球隊不會害怕去做,讓自己也學會獨立去做很多事情,例如訂機票訂飯店等等。有很多人笑他花了那麼多錢那麼多時間像是個傻瓜教練,但他說:「施比受更有福,在球隊中我跟他們學到了更多,所以我一直覺得只是放下手中的黃金,到這裡挖掘更有價值的鑽石。」

他表示剛帶球隊時比較看重成績,總覺得一支球隊總是要打出點什麼才叫做球隊,但是現在他把這件工作當成是視障者的心理輔導,「就算拿了冠軍,球員走不出自己心中的象牙塔還是沒用。很多視障者的家裡保護的很好,大眾也是投以同情可憐的眼光,反而讓他們走不進人群,在這裡學習過團體生活就是跨出了第一步,甚至平常人認為不可能的事做到了,就可以讓他們活得更精采。」

陳吉堂說。他也常常和球員們談天,把自己的人生觀及生活經驗和球員們作交流,「盲人做事很有耐心,總是不急不躁,在這裡將他們的生活態度帶回去,對我自己和我的家庭都很有幫助。」現在他經常帶著妻子小孩一起到球場當義工,因為他認為這是對孩子最好的機會教育:學會珍惜自己目前擁有的一切。

陳吉堂在學生棒球聯盟擔任義務性質的裁判也超過了十五年,「以前打學生棒球時,都會有很多夢想,現在我行有餘力可以幫小球員們圓一個希望當然要做。」他說不管多久,都要繼續擔任盲棒教練和裁判,直到站不起來為止,因為「人都有一個希望,我要做什麼事不用跟誰交代,只要可以跟良心交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