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ziexzj 【鄭綏霓報導】你可否想像在一間五、六個人擠在一起的小房子、只容納一個人進去的廁所、水源與電力不足、空氣中隨時飄來一股垃圾味道的環境下生活呢?一群輔仁大學聖言志工隊隊員在今年六月飛往菲律賓的馬尼拉,住在Tondo地區煙山(Smokey Mountain)的寄宿家庭裡,體驗了當地居民窮困、克難的生活。

煙山曾經是世界最大的垃圾山,它約有十層樓高,也曾經有上萬戶的貧苦居民以它維生。經過多年來的整頓,政府關閉了煙山,附近好幾十棟樓都是靠著德國等國家捐助而興建的,這就成了當地居民生活的住所。當地每戶人家每個月要支付500piso(菲律賓幣) 給政府,二、三十年後房子才屬於他們。輔仁大學聖言志工隊隊員到菲律賓的七天服務學習體驗營裡,其中四天就被安排到Building21(其中一棟公寓)的幾戶寄宿家庭裡居住。主要目的是與當地居民生活在一起,了解他們的生活習慣、居住的環境與各方面需求。

剛從英文系畢業的林芳瑜說:「我和另一位隊員被分配到一個單親家庭,一位母親帶著五個孩子,靠在家裡賣小零食過活。還記得第一天的晚餐,寄宿家庭的媽媽為我們準備了一碗類似玉米濃湯的東西淋在飯上面和一些小魚,由於當時空氣瀰漫著一股味道,讓我有點難以下嚥的感覺,但是我身旁的小孩們,每個都吃的津津有味,那也許是他們平時難得吃到的食物。」

她說:「飯後想說洗個澡,看到廁所,我有點傻了。只能容納一個人進去的廁所,馬桶沒有馬桶蓋,而且要自己用小瓢子舀水沖洗。對於當地環境來說,水是很重要的,因此我們都節省使用,每天用少量的水把自己擦乾淨以不增加他們的負擔。到了晚上要睡覺的時候,他們為我們在客廳鋪了一張床墊,上面有枕頭和大毛巾。那他們睡那裡呢?我便問他們家的大女兒潔西卡,後來我才知道他們睡在我們的旁邊─廚房的地上。原來,他們把最好的都留給我們了。」

物理學系三年級游長霖表示,在煙山的衛生環境很差,除了本身旁邊就是垃圾山外,附近地區病蟲滋生,居民卻也習以為常。除了嚴重缺乏醫療設施與教育,小孩子生病了,他們也沒有錢帶他們去看醫生,因為他們連三餐溫飽都有問題。」他認為,聖言志工隊去到那裡能給的只是觀察和紀錄,希望將這個被遺忘的一角,展現到世人面前。

進修部企業管理學系三年級劉建明說:「我在寄宿家庭生活時,雖然他們的環境不好,但是家人之間都相處非常愉快。讓我想起了生活的愈簡單,慾望就會愈少,人也會愈快樂的道理。尤其是那裡的小孩子,他們最喜歡追著要我們給他們照相,他們會喊『picture…picture…one more』,拍照永遠不嫌多,鏡頭裡總是顯示出他們天真無邪的笑容。」

他說:「在離開前,我們每位隊員都會買一些日常用品,如米、礦泉水、麵包、乾糧,還有書本、文具給各自的寄宿家庭。另外,由於其中一個家庭的爺爺對中國菜餚甚感興趣,因此我們每位團員都以簡單的英文寫了一張食譜送給他作紀念。」

領隊老師張鴻安說:「除了安排學生住在寄宿家庭,我們也有到當地的聖神學院、崇德中學(菲律賓華人學校),與當地師生做服務學習的交流、分享彼此的經驗。另外,我們也捐贈了五台電腦給那裡的一所學校讓他們接觸現代科技。藉著輔大使命基金會專案補助與菲律賓當地聖言會的四位神父合作,這一次的國際服務體驗才能順利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