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亭捷報導】「台灣還有法律嗎?台灣還有公權力嗎?如果有,勞工為何還要自力救濟,走上街頭抗議?」協助吉甫員工處理勞資爭議的自主工聯副會長陳信宏氣憤地說著。以獨角獸圖騰聞名國內的知名成衣老廠吉甫龍馬(UNICORN),今年初爆發資方積欠員工薪資,引發勞資爭議。陳信宏表示,資方在主管機關所召開的協調會中承諾分期給付薪資,卻一次次地跳票,官方對此無可奈何,而員工卻必須在無薪水收入的情況下,每日按時進廠上班,否則就會被資方解雇,顯示法律中勞資地位的不平等。

台灣自創品牌成衣大廠吉甫龍馬,在台南縣麻豆鎮設廠二十多年,其商品行銷海內外,信譽良好。全盛時期工廠雇有員工四、五百人,全省門市五十七家,但目前只剩下員工六十九人,門市也萎縮剩二十餘家。

今年二月,吉甫資方開始積欠員工薪資。四月份,在台南縣勞工局的介入下,員工才從資方取得二、三月的薪水。不料,四月份起,資方又開始拖欠薪資不發放。

陳信宏說,六月份,吉甫員工求助於自主工聯與台南縣產業總工會,希望能討回薪資,此時,縣府相關單位卻告知吉甫員工將會設法調解此勞資爭議,無須其他工會的介入,員工們便將全部希望都寄託於主管機關。

不過,三、四個月過去了,員工仍然領不到薪資,在長期無收入的情況下,只得跟親友或地下錢莊借貸度日,家庭生計岌岌可危,甚至有員工因此得了憂鬱症。因此,吉甫員工再次向其他工會請求協助。

吉甫資方從四月到七月間,總共積欠員工薪資約五百萬,勞工局限期要求資方改善,並以違反勞動基準法,對資方罰款六萬元,不過,資方依舊不給付薪資。「對老闆而言,省五百萬和罰款六萬要選哪一個?而且罰款只罰一次,無連續性。這種法律對資方哪有嚇阻力可言?」陳信宏表示。

八月份,吉甫工會成立,並向縣府申請調解。八月一日的調解會上,吉甫董事長吳祚大承諾將優先發放每位員工每月基本工資一五八四○元,但事後卻未兌現。十九日的調解會吳祚大亦缺席,員工前往台南縣政府和議會向縣長與議長陳情。

八月二十三日,吉甫員工六、七十人北上勞委會抗議,引發社會大眾的關切,因而造成勞委會、勞工局的壓力。九月初,勞資雙方在台南縣勞工局再次調解,董事長首次鬆口,表示有積欠工資之事實,並達成協議─從九月至十一月的每月十日和二十五日,發放工資一五八四○元給每位員工。

「九月五日,老闆再次跳票,我與數名員工開車北上勞委會要求處理,這才撥款下來。不過,廿五日老闆又少付半個月薪資,後來乾脆不給錢了。」陳信宏表示。十月廿一,吉甫員工再次到勞委會抗議,老闆首度同意關廠歇業,員工可以申請積欠工資墊償基金,獲得六個月的積欠工資補償,至於退休金與資遣費則於廿七日再議。

陳信宏表示,從吉甫事件可看出兩件事,第一、主管機關對於違法積欠勞工薪資的資方罰責太輕,無法達到嚇阻作用。第二、勞工一直處於弱勢地位,當老闆先違反勞動契約,不給付工資時,依勞基法規定,勞工是不能暫停提供勞務,否則資方有權解雇勞工。

當公權力不彰時,勞工只能透過司法途徑解決,自行向老闆提出告訴,不過,大多數的勞工根本無力負擔訴訟費,更遑論提供擔保金對雇主的財產進行假扣押,如此種種的不平等,造成大多數員工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