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魏珮帆、黃于庭/台北市報導】「『哇!有山豬、還有山鹿……。』布農族的許幸福牧師看到奇美這片土地之後,決定從原先居住的清水搬到奇美定居,和當地的阿美族一起生活。」許多與原住民有關、像這樣這樣溫馨又有趣的真實故事,都被紀錄在MATA‧TAIWAN這個網路媒體。創辦MATA‧TAIWAN的方克舟,積極利用網路分享原住民的文化與部落,網站名稱用許多南島語族中代表「眼睛」之意的「mata」,並告訴那些不了解原住民但有意了解的人:「臺灣很小,但如果我們的 mata 能看很遠,那就一點也不孤單!」

創立MATA‧TAIWAN的歷程

畢業於政治大學資訊管理學系、輔修英文系的方克舟,本身只有四分之一的原住民血統,他的奶奶是噶瑪蘭族,但他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與環境都與漢人無異。熱愛文化和語言的方克舟,從大學時期就開始聽世界民族風音樂,尤其喜歡流行元素或電音搭配著各個民族的語言等,這類融合了流行與民族文化的歌曲。

而開始著手創辦MATA‧TAIWAN是因為一次偶然聽到阿美族歌手Suming的歌曲,才驚覺到雖然身邊有少數具原住民身分的朋友,但自己卻從來沒有特別關注這些台灣本地的民族,自此決心要利用自己的專業讓更多人了解原住民,且不只侷限於台灣地區,方克舟自己將網站上的各篇文章編譯成英文,目的就是要讓外國人也能看得懂。

方克舟選擇利用網路媒體作為宣傳工具,除了因為網路的快速、便捷與傳播無國界等的特性之外,資訊管理出身的他,畢業後進入半導體企業擔任業務三年半,辭職後利用自己的部份積蓄到拉丁美洲與歐洲等各國環遊世界一年,之後分別到軟體公司與《科技報橘》任職業務至今年九月。這些與科技和資訊接觸頻繁的職業,讓他更能掌控網路科技方面的專業能力,而環遊世界的經歷讓他更瞭解世界各地的文化與生活,有助於將網站的英文介面與內容編譯成歐美地區的人較容易理解的。

網路媒體「Mata Taiwan」的部落故事與創辦人方克舟

設定網路媒體的目標與期望

方克舟有了宣傳原住民文化的想法之後,首先在二〇〇九年九月創辦了Facebook的粉絲專頁,在這邊可以跟網友互動,目前按讚的人數已經超過一萬兩千個,而今年八月又架設了MATA‧TAIWAN網站。創立MATA‧TAIWAN網路媒體的初衷,就是希望能讓想瞭解原住民但不了解的人能夠閱讀這些資訊,並且在網站創立後給與自己的期望是將發言權與教育權交還給部落、提供更多服務給不了解原住民者、針對讀者進行優化,以及希望成立一個包含被忽略的十二個平埔族在內,共二十六族的團隊。

MATA‧TAIWAN網頁頁面

方克舟希望透過部落主動提供文章與資訊到他的網路平台,讓他們有自主發言的權利,並且能透過自身的故事分享,達到原住民文化的教育目的。例如「奇美部落專欄」便是由部落自己說故事並撰寫成文章投稿到MATA‧TAIWAN,看標題「布農族:走,讓我們一起移民到有好山好水好阿美族人的奇美部落!」就可得知內容主要介紹奇美部落的生活。

在「奇美部落專欄」之中,說故事的許幸福牧師家族在文章中敘述一九五二到一九五四年之間,分別有王家、田家以及許家三個家族來到奇美定居,許幸福牧師說,他們看到奇美不只土地平坦沒有石頭,還驚嘆有許多動物可供他們打獵,於是決定從原先居住的清水搬到奇美定居。而這個地方原先就住有阿美族,兩個族群住在同一個地方可以一起打獵、一起信仰、一起生活,他舉例:「例如布農族因為秀姑巒溪對岸的獵物較多而喜歡到那裏打獵,要過河時,阿美族會幫不會游泳的布農族推竹筏過河;回來的時候,阿美族會划竹筏去接布農族回家,於是打到獵物的布農族就會分享山肉給阿美族。」許幸福認為和阿美族人一起生活,日子是很快樂的。像這樣的故事是由同樣身為原住民的Kacaw(謝玉忠)、Falahan(吳明季)進行訪談整理的,呈現最貼近原住民的觀點。

除了部份了文章是由部落所提供之外,大部分都還是方克舟親自到各個地方的部落進行半採訪互動所得來的資訊,再自己整理編寫成文章。他說因為自己不是原住民的身分,剛開始經常遭原住民冷漠的對待,因此在訪談的過程也較為不易,但經過許多次的奔波、自己蒐集資訊多了解原住民,讓他們看到自己的誠意以後,與他們的溝通與互動就順利多了。

目前網站與粉絲團的營運狀況

目前方克舟自己將許多文章編譯成英文版本,希望不只是台灣人能夠看的到,其他英語系國家的人也能多了解原住民文化,此外,他也徵求懂日文的人幫他進行內容的翻譯。他說不同國家的人習慣不一樣,不是只要將中文轉譯為英文就好,還必須考量文化與生活背景的不同,外國人對於某些台灣人知道的名詞可能不了解,因此必須站在他們的角度翻譯文章,例如台灣的花蓮地區他就會翻譯成台灣東部,讓外國人較好理解,並且在介面中放上大量的圖片等,這些都是方克舟針對讀者進行優化的實行規劃。

除此之外,方克舟還分別在Facebook、Twitter、新浪微博、Pinterest、Instagram等社群媒體推行MATA‧TAIWAN與原住民文化,這也是為了提供更多的服務給讀者,並且與讀者有更多的互動。網站營運至今,他覺得最大的收穫是讀者「本來沒有興趣到有興趣,本來完全不懂到略懂。」其中令方克舟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說他在分享了平埔族過去的歷史脈絡等相關文章之後,他的朋友告訴方克舟,有一位讀者朋友一直相信自己具有平埔族的血統,因為家人可能是來自於某個原住民部落,但始終找不到證據可以證明他的想法。當這位讀者看到方克舟的文章之後便痛哭流涕,因為文章解釋了他一直以來對於自己身分血統的疑點,並且感慨:「自己明明可能是來自於某個原住民部落,卻無法在自己的身分證明上看到。」但是看了這篇文章以後,他說他釋懷了,因為文章的歷史脈絡向他解釋了自己為何看不到身分證明。方克舟說:「其中一個原因是,許多平埔族女性與漢人結婚之後,通常選擇拋棄自己的原住民身分,從此便無法在戶籍謄本上看到自己的原住民身分。」

方克舟也因為透過網路宣傳原住民文化而認識了一名英國攝影師與一名來自葡萄牙的留學生,他們都願意與方克舟合作,在他們時間允許的範圍內提供部分協助,與他進行攝影或與原住民互動。目前方克舟已經主辦過三場活動,規模大約三十到五十人,也有和台灣原住民國際訊息平台合作舉辦的活動,活動內容有部落導覽、座談會以及原住民女權的討論等,相當多元。他說未來希望成為一個組織,理想狀態是組織成員能夠包含二十六個不同的原住民族群。

延伸閱讀:

MATA‧TAIWAN

Facebook粉絲專頁

台灣原住民國際訊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