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佩珊、楊婷華/議題導讀】音樂可否反應社會現實、傳遞社會正義價值?在國外,六○年代民權運動代言人巴布狄倫,即以民謠歌曲抗議社會議題聞名;台灣近年來大量樂團與獨立音樂人亦開始將社會議題融入於樂曲中,將自身對於該議題的想法、意見表述於詞曲間,以喚醒閱聽大眾省思。回顧二○一三年,無疑是臺灣社會運動十分沸騰的一年,自三月份的反核大遊行;八月初眾人套上白衫齊聚凱達格蘭大道「萬人送仲丘」活動;延燒至八月後期的「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等重大新聞議題,不只民眾熱烈討論,許多歌手和藝文界人士都投入活動。

守護家園 力挺反核

台灣自一九九四年起就出現了反核廢核的運動,其中又以反對核四廠為重點。三一一福島核災後,越來越多人驚覺核能可能帶來的風險與危害,進而重新思考零核電的可能。張鐵志回顧從過去的豬頭皮黑手那卡西,到交工、再到現在的吳志寧,參與反核的歌手們代代相傳;二○○一年交工樂隊寫下「非核家園進行曲」,歌詞是素樸的土地情感:「我們腳踏著勤勉,要為子孫和祖先,奠下永續的生態,非核的家園」。

原本宣佈反對核四的民進黨上台後宣佈續建核四,讓交工樂隊深感失望而寫下此歌曲;近來越來越多藝文界人士及藝人們關注並挺身表態反核,社會運動已不再只是黨派間的抗爭手段。

螢幕快照 2016-08-28 12.34.03

由環保團體與獨立音樂界號召的【No Nukes! Long Play! 不核作 – 臺灣獨立音樂反核輯】已於二○一三年底正式發行,這是台灣第一張以反核為主題的獨立創作專輯,集結了包括濁水溪公社、巴奈、農村武裝青年、生祥樂隊、陳昇與黃連煜、Tizzy Bac、拍謝少年等 34 組音樂人共同發表創作而成,目的是為了凝聚音樂人的力量,為非核家園的理念作出團結的宣告。

農村武裝青年阿達說:「你以為核電能帶來多少經濟發展,而你卻忘記金錢買不到生命、買不到健康、買不到孩子幸福的未來、買不到這世界的大部分。」

林生祥也將對音樂的看法,延伸到他反對核能的立場。「生命就是由無數的殘缺組合成的東西,世界上怎麼會有人要造一個完美無缺、零失誤的東西?可是核電廠是不容許犯錯的!它是對土地、世界非常傲慢的設計。」

曾在台北西門町舉辦「音樂台東,核廢抬走」演唱會的巴奈,過去曾以一曲《流浪記》家喻戶曉,2009年除了入圍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最佳專輯獎外,也希望透過音樂,達到反對核廢進駐部落的訴求。巴奈提及關於反抗與創作的心路歷程:「台電不斷強調核廢料儲放相當安全,但是卻從來不告訴族人核廢料的潛在危險」

抗議政府隻手遮天 聲援洪仲丘

原本預定於二○一三年七月六日退伍義務役士官洪仲丘,卻在七月三日死亡。由於死因涉及遭欺凌、虐待或其他軍事醜聞而引發社會輿論關注。此案涉及軍中人權,及軍事檢察署是否具專屬管轄權等議題,引起台灣社會高度關注,並促成「公民1985行動聯盟」的兩次抗議活動,要求軍隊社會化。在第二次的抗議活動,「萬人送仲丘晚會」上,約25萬人在男女高音聲樂家的帶領下,高舉象徵「公民之眼」的大海報,齊唱改編自音樂劇《悲慘世界》的《你敢有聽著咱的歌》,諷刺政府,悲憤、壯烈的歌詞「咱為民主為自由佮伊拚咱袂孤單 你敢有聽著咱的歌 唱出艱苦人的苦痛」道出人民心聲。

你敢有聽著咱的歌

除了遊行現場,網路上也出現不少聲援洪仲丘的作品,街頭歌手野人李威慶創作演唱的《寫給洪仲丘的歌-在你死了以後》上傳至youtube後,引起廣大迴響。歌詞說到「他們說 你攜帶違禁品 他們說 整件事情符合SOP 他們說 其實很想救你 其實沒有內幕沒有虐待沒有人 去擋住攝影機 但他們全都不敢打開自己的抽屜 但他們全都推給代罪羔羊的小兵」、「在你死了以後 我才 了解 我和你一樣渴望自由 自由 自由 在你死了以後 我才 發現 我們都不應該保持沉默」。控訴政府對事實的掩蓋,欺騙大眾,並呼籲群眾不應保持沉默,必須發聲,敦促政府嚴正看待此事。更有網友製作音樂紀念影片,表示政府無力,上位者推拖,訴求國家應查清癥結處,給大眾一個真實的交代。

寫給洪仲丘的歌-在你死了以後

大埔案強徵農地 人民火大拆政府

二○一○年,苗栗縣政府決定擴大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強制徵收大埔農地,遭到居民反彈,身為苗栗縣長的劉政鴻因此動用警力,以怪手毀壞即將收成的稻田,台灣農村陣線發起夜宿凱達格蘭大道抗議活動,迫使當時行政院長吳敦義介入協調;吳敦義在行政院會見大埔農民代表時,承諾要「原屋原地保留」,然而苗栗縣卻在二○一三年七月拆除大埔張森文、朱樹、柯成福、黃福記四戶四戶。台灣農村陣線理事長徐世榮強調,大埔徵收案不符合公益性、民主對等的程序,且政府背棄承諾。

整起事件在因張藥房老闆張森文於中秋前夕被發現溺水而亡,達到引爆點。七月二十三日,藝文界集體聲援,站上凱達格蘭大道,包括導演柯一正、鄭文堂、楊力州、戴立忍、葉天倫、卓立、陳文彬和演員吳朋奉、獨立樂團拷秋勤等人發出怒吼:「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

導演柯一正說:「台灣的中央政府已經廢了!」他認為政府本來應該照顧人民,卻成為掠奪者。導演葉天倫表示曾看到網路上的照片,那些殘破瓦礫中的全家福,他說:「對政府來說那只是個地址或地號,對人民來說卻是家,也是珍貴的回憶。」導演王小棣雖未到場,但仍透過詩人鴻鴻發出聲明:「為什麼拆大埔?大家要看清楚,誰沒事拆政府?它做事太離譜。台灣走了這麼長的路,誰忍心看她退步?」

饒舌歌手大支一直以來的創作時常與社會議題結合,對於大埔事件,他在自己的部落格中放上創作歌曲《大埔加油》,歌詞寫著:「那田地是上一代傳給他們的精神,米不只是米,米是傳承,米是靈魂,但不管怎樣,農民的聲音政府還是不聽,農民跟海豚可以轉彎,政府不行」諷刺政府執意拆除田地,不懂轉彎、變通,抹去的不只是農作物,更重要的是自上一代傳承的精神及回憶。八月十八日,由台灣農村陣線發起的「大埔強拆民宅事件滿月重返凱道」行動,凝聚超過兩萬民眾走上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提出「道歉賠償、地歸原主、徹查弊案、立即修法」等訴求。「八一八把國家還給人民」晚會最後,藝文界人士再次於凱道前共同大合唱「你敢有聽著咱的歌」,尤其歌詞中「你敢有聽著咱的歌 唱出艱苦人的苦痛 這是咱毋願一世人成做奴隸的心聲 咱的心振動袂定 若親像勇敢的鼓聲 向望有一工活出自由的新性命」更是道出農民的辛酸以及不屈服的毅力。

音樂,在與社會議題結合之下,跳脫了情歌、生活歌曲等分類,也不在意其藝術性高度或音樂優雅與否;音樂作為工具,反而使這些生硬的議題更加貼近群眾,激起一股熱血及衝勁,最近的實證即是知名樂團五月天的新歌《入陣曲》,歌中涉及多項社會議題,包括反核、媒體壟斷、洪仲丘及大埔事件等,歌詞唱道:「幼無糧 民無房 誰在分贓」,MV中更將三分二十四秒的「最後鏡頭」給了在中秋前夕身亡的大埔迫遷戶「張藥房」老闆,成功喚起各界關注,更使民眾提起興趣追蹤大浦事件。不僅促使政府改變,也使整個社會在聆聽時凝聚了團結的氛圍,為一件事情付出,使「音樂」真正達到了雅俗共賞,並更具實用性。

入陣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