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黃于庭、魏珮帆/新北市報導】「黃志摩的25天: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因有民眾通報,使流浪犬黃志摩在淡水紅樹林竹圍高中附近被捕捉,牠從原先健康、毛有光澤、眼瞳炯炯有神的樣子,進了收容所之間的十四天,牠逐漸消瘦,瘦到只剩皮包骨。到第二十五天,牠走了。「收容所的照顧是好的,但是一道鎖起來的牢門,也鎖住牠生命的期望與自由。」動保公民新聞網因為分享這則故事,點閱率在短期間內破上萬人次,也意外地提高網站的知名度。

動保公民新聞網的創始者

動保公民新聞網是由三個年輕人共同創造出來的網路媒體,幾年前他們在民間動保團體中認識,但是他們逐漸覺得動保團體的做法與他們認為應該落實寵物源頭控管的理念不甚相同,後來其中一位動保志工林昭任,提議利用架設網路媒體來倡議他對動保的概念,另外兩位志工劉恩驛和曾貞寧也認同這樣的想法,於是由會網站架設與設計的兩人共同設立動保公民新聞網,開始利用網路媒體倡議他們的理念,將這個想法實踐出來。

劉恩驛從中原大學工業工程系碩士班畢業之後,就自己開設個人工作室直到現在,藉由自己網站架設與網頁設計的專長接案賺錢。而曾貞寧畢業於台大流行病學所,之後從事金融保險業共七年左右的時間。某天她領到了在南山人壽待滿五年的證書以後,才驚覺自己已經在金融業這麼長一段時間了。但她不想就這樣工作到退休,於是重新思考自己的未來,決定放棄精算師的高薪,憑藉著在她離職前幾年好學的精神,向許多人請益以及自學,已學會了網頁設計的技能,便毅然決然離職,並開始和劉恩驛一起投入接案的工作。創辦人之一的林昭任除了經營網路媒體之外,還積極投入南區高中棒球聯賽的推廣,同時也是南聯的發起人與籌劃人,而劉恩驛和曾貞寧則邊接案邊經營網路媒體,同時還會抽空去淡水動物收容所當志工。

一開始,動保公民新聞網的創始者並沒有計畫什麼時候開始設立網路媒體,直到今年的四月,在淡水動物收容所親眼見證流浪狗黃志摩因失去自由而憔悴致死,憤而將網站和動保公民新聞網Facebook粉絲專頁迅速完成並且記錄這則故事,造成極大的迴響,目前的點閱率已經破十二萬人次,這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藉流浪狗的故事開始經營網站

因為流浪狗黃志摩被捕捉進淡水動物收容所時,劉恩驛和曾貞寧也在這裡當志工,曾貞寧帶著黃志摩到海邊散步,覺得牠很安靜,「眼神感覺很像多愁善感寫詩的憂鬱小生,才幫牠取名志摩。」曾貞寧說,牠會進收容所是因為民眾通報在淡水紅樹林附近有流浪狗,於是捕犬大隊派人將牠捕捉回來。流浪狗黃志摩因為抗拒進入收容所的牢籠裡,失去自由的牠,日漸消瘦,淡水動物收容所的志工曾貞寧紀錄黃志摩在收容所十四天的情形,說牠是隻安靜不吠叫的乖狗狗,「唯獨從遠遠的地方望著收容所大門時,牠極力的想往離開的方向走。」直到第二十五天,志工想帶牠出收容所去給獸醫醫治,但才剛發動車子,早已骨瘦如柴的牠終於撐不住,倒了,從此再也沒有醒過來,就像徐志摩的「再別康橋」:『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目前已經在淡水收容所待了二、三年的劉恩驛和曾貞寧因親身經歷這樣的故事,情緒激動地馬上製作動保公民新聞網並且紀錄這則故事,他們認為看到這則故事的民眾應該要思考,「收容所不是真正問題的來源,繁殖業者、寵物商店未做源頭控管、棄養的百姓、缺乏動物生命教育才是問題的肇因,而這一切肇因都指向政府殘破的動保制度才是真正的禍源。」他們認為應該藉由監督政府確實實行動保制度,雖然已經有動保法,但卻沒有落實,像是二〇〇七年至二〇一〇年一至四月,於公共場所稽查寵物登記件數為零者高達十二縣市,而稽查比率亦僅有百分之一點六,可見寵物登記稽查的執法成效低落。這是制度層面的問題,也是他們在網站上透過連署亟欲改善的問題,但至今還看不到制度的改善。

動保公民新聞網的內容包含動保新聞、部落格的小故事、法令與體制以及目前仍在進行中且已累積六千多人的連署等等,目標是要呼籲政府實際落實已通過的動保相關法條,例如植入晶片、寵物登記,並且提高民眾的關注意識,以及提倡落實寵物源頭控管的概念。他們在網站中透過照片、文字或者影音的方式分享轉貼動保資訊和故事,也會撰文倡議目前寵物源頭控管的問題以及改善方式,例如分析動保法和實際落實的差距,將法條與數據的重點用顏色提示,讓不想看法律條文但又想迅速了解狀況的人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今年十月劉恩驛和曾貞寧受邀到淡水的新市國小,向六年一班的同學講解動物的生命教育課程,這是為了帶小朋友到淡水動物收容所觀察流浪動物所做的行前教育,分享一些他們如何與流浪狗互動,以及觀察和紀錄的過程與經驗。因為流浪動物是被捕捉進收容所的,當有陌生人要將牠們套上頸圈帶出牢籠時,那些流浪狗會有防備心,因此必須觀察牠的舉動並釋出善意。這些國小生在兩人的領導之下,二十四位小朋友分成三到五人一組與一隻狗互動,觀察並記錄狗的狀態,透過小朋友的實際體驗來教育,每位小朋友都有所心得,老師也說:「在生活上觀察小朋友去完收容所後的改變,就是對動物多了一份很深的同理心。」其中有一位令曾貞寧印象深刻的小朋友說:「老師,為什麼一般民眾殺狗有罪,但收容所裡面殺狗的人卻無罪?」新市國小生的收穫與網友的回饋

透過網路不斷地進行宣傳和倡議,即使在制度層面並沒有看到顯著的成效,但多少達到一些教育的效益,有些網友閱讀了這些文章之後,也會向他們說這是他們以前從來就不知道的事情。除此之外,他們也時常收到有網友詢問是否可以到淡水收容所當志工的訊息,在確認他們有心長期學習之後就會允許。還有一個動保團體「窩窩」也在今年十月開始派了三位到淡水動物收容所當志工觀摩學習,其中,陳柏羽在向記者介紹幼犬區和小型犬區的流浪狗時,感嘆道:「幼犬區已經被清空了,牠們大多不健康而病死,小型犬跟上週比起來也少了七隻,因為十二天期限到就要被安樂死了。」

劉恩驛說,在志工的部分也有所規劃,希望除了網路媒體之外,可以藉由落實理念的「在地化」開始。從淡水培養一群志工,讓他們從觀察、紀錄動物開始,到可以跟動物和平互動,未來還可以讓志工學習網站的資訊與影像後製、平面設計與文案編寫等等,幫忙經營動保公民新聞網。由於大多是年輕的志工,許多還是來自不同城市的大學生,因此在志工學會了以後,可以將這些理念和技能帶回家鄉落地生根,藉由這種方式提升各地居民對於動保知識的認知,這是他們未來的目標。

 

延伸閱讀:

動保公民新聞網

動保公民新聞網臉書粉絲專業

窩窩wuo.w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