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魏嘉葦、趙峻廷/台北市報導】「這個社會如果多一些互相包容、鼓勵和反省,會更和諧。」炬輪技藝發展協會秘書長王美珠,在國小擔任教職時發現及時行善的重要性,因此全心投入慈善工作。二〇〇〇年創立了「小可樂果劇團」,幫助身心障礙的孩童站上了舞台,也撫慰了他們受創的心靈。


圖為奇奇歷險記話劇公演成功後王美珠(前排左一)與小可樂果劇團合照

創立協會和劇團 身心障礙站上舞台

「身心障礙的孩子絕大部份是躲在社會角落的,後來我就一直為身心障礙的小朋友工作。」認真教學、投身公益的王美珠,在一九九一年加入了炬輪技藝發展協會創立的行列,希望對身心障礙的朋友們,在生活技能上給他們一些保障。

王美珠說,早期身心障礙法對身心障礙者的各項福利都不夠周詳,希望能透過協會的幫助、關懷、技術培訓,讓他們從心靈走出自我,以及習得一技之長,透過協會做媒介找到工作的機會。

而在一次開會時,身心障礙朋友即興的戲劇表演,讓王美珠發現大家表演得很好,便鼓勵他們站出來、站上舞台,然而身心障礙的朋友們擔心:「好手好腳的,人家都不一定看了,誰還會來看我們?」但王美珠說:「走出來有什麼關係?也許我們走出來,我們能鼓舞更多人走出來,讓更多人正視我們。」

因此在一九九六年,成立了「可樂果劇團」,讓身心障礙朋友站上舞台,用戲劇走入台灣各個角落、撫慰人心。

小可樂果劇團誕生 撫慰受創心靈

王美珠認為,戲劇和藝術能夠讓一個人的心靈有所寄託。二〇〇〇年,在九二一大地震後,為了撫慰受創學童的心靈,可樂果劇團尋找需要幫助的孩童,成立了「小可樂果劇團」,最初由腦性痲痹青少年組成,想藉由戲劇的力量讓他們走出傷痛、走出恐懼。

公文送出後,便有一位腦性痲痹孩子的母親找上門,希望王美珠能為了這群身心障礙的孩子,給他們一個舞台。那時王美珠詢問導演的意見,兩人都覺得還不錯,王美珠說:「就這樣,我們做中學、學中做,幫助他們站上舞台。」

從零開始 學會努力、負責

加入了小可樂果劇團,很多家長才發現他們的孩子原來會說這麼多詞彙,王美珠表示,孩子們在家,或許會因為父母覺得對他有虧欠,難免都會寵他們,「但來到劇團,我要他們自己做任何事情,要懂得禮貌、懂得負責。」

從零開始,他們要學會認字、背台詞、學會肢體的動作,「我們要講一句話,是多麼容易的事情,但對他們而言卻是很辛苦的,甚至一個表演的動作出來,是很困難的。」王美珠說,他們多半講話不清楚,為了要念劇本,需要花上很多的時間,其實他們很辛苦地矯正自己的口齒發音。

王美珠說,利用他們喜歡排戲、喜歡被人讚美,也藉機把他們的壞習慣、缺點都改正。像是一位小胖威利症的男孩,看到東西就想吃,而劇團改正他壞習慣的方法,便是當他伸手想拿食物吃的時候,大家拍手、鼓掌、讚美他:「你會控制自己了。」他就會非常開心。王美珠表示,利用群體的力量和讚美,可以讓他控制自己貪吃的缺點。

受人幫助 也懂得回饋社會

「我們接受別人幫忙,但我們也懂得手心向下。」王美珠說,如果孩子沒辦法做物質方面的回饋給幫助他們的人,至少行動要有所表現。

小可樂果劇團裡有一名自閉症的孩子,雖然在讀書時期是被霸凌的對象,但他寫的劇本內容盡是「寬恕」、「合作」,王美珠說,雖然他經歷了這些痛苦,但他的劇本裡盡是充滿了愛,這是孩子回饋的方式。

也有一次,小可樂果劇團到監獄演出,受刑人會跑去和王美珠說,之後會利用自己學到的一技之長養活自己,行有餘力時,也會加入這樣善心的行列回饋社會,這讓王美珠非常感動,「我不知道他最後是否有做到,但這個善念的種子已經在他的心裡播下了。」

 

延伸閱讀

臺灣好漾-行善及時 以愛助人的王美珠

炬輪技藝發展協會

小可樂果小小志工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