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姚聖傑、盧蔚淇/台北市報導】坐捷運、等公車時,都會看到許多人拿著智慧型手機使用。隨著科技發展,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等新興科技產品,不只在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也漸漸對現代人的閱讀習慣造成潛移默化的影響。潑墨書房的創辦人傅瑞德,在觀察近幾年全球出版產業趨勢,逐漸傾向以電子平台閱讀代替紙本的方式後,致力發展台灣優質內容的出版數位化,運用最新的電腦技術,以最佳的方式呈現最棒的內容,希望能讓一般大眾都享有全新的數位閱讀體驗。


 

潑墨書房是傅瑞德對數位出版的實踐

潑墨書房 數位出版第一家

輔大經濟系畢業的傅瑞德,曾為蘋果代理商工作多年,之後也到美國蘋果總公司工作過一段時間。高中曾任校刊編輯的他,也陸續擔任過《Macworld》中文版、《新視界》、《數位視界》、《MacZin》的編輯工作。多年來在媒體以及網路科技領域的豐富經驗,讓他早在二○○○年就開始思考「數位出版」的可能性,並且最終在二○一一年把理念變成實體,拓展數位閱讀,這就是潑墨書房的由來。

一九八三年,「當時,我們要上網,是要用一個機器,上面有兩個洞,然後拿家裡電話,把聽筒放在那個機器上,打出去才能連上電子佈告欄,你會聽到「逼—扣」的聲音,才是連上網,然後看你要幹嘛。」傅瑞德邊比劃著動作,邊跟我們說明。早在高中時,他參與了交大一個有關電腦網路的研習營,從此和數位產業結下了不解之緣。在申請了第一個e-mail帳號後,他就開始接觸網路,與許多人相比,他進網路科技業界相對較早,對於網路發展帶來的閱讀習慣改變、出版型態轉型一直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把他對這幾年觀察出版界的想法,節錄出版成書籍《一個人的出版史》。

二○○九年,臉書在台掀起一股開心農場小遊戲的「種菜熱潮」,民眾紛紛申辦臉書帳號玩遊戲,也透過臉書找到了久未聯絡的親朋好友,傅瑞德也不例外。透過臉書,他與在擔任編輯時認識的好友,插畫家平凡和陳淑芬夫婦重新取得聯繫。因為他們的鼓勵與幫助,傅瑞德正式開始投入他的數位出版事業,而平凡和陳淑芬夫婦的作品則成為潑墨的上架出版品。

優質內容與數位載具的結合

傅瑞德把台灣目前的數位出版業者分成三種類型:第一種是平台經營業者,專門提供一個地方供作品上架,使用者通過帳號登陸或付費下載收看作品;另一種版權業者則是經手版權經紀,就好比各大學的圖書館會找廠商,買進電子書的版權供學生上網閱讀使用。而潑墨書房則是第三種,純粹做內容的經營,找到內容好且適合用數位方式呈現的作品版權,提供給民眾下載閱讀。

潑墨書房首先會拿到一些內容很好,但是不一定有機會在紙本出版的作品,先將其輸入電腦,經過多次校對之後才會開始下一步的工作。在完成一般業者就作為成品的電子稿之後,潑墨會再花心思在提升這一本書的閱讀體驗上。多年來,潑墨一直都緊跟電子閱讀規範的潮流,不停更新自己的閱讀規範,讓它能夠適合現代人的閱讀習慣。不僅如此,潑墨還在傳統閱讀習慣的基礎上,增加與讀者的互動,例如圖片連結或者擴展閱讀等,讓讀者能夠直接在文章中點擊去瞭解。在完成這樣的成品之後,潑墨會透過蘋果的ibooks平台以及其他的平台上架,給讀者新的閱讀體驗。

「我們比較像在做零售,不是批發!」傅瑞德說,因為不是每一本書都適合做數位化,所以在選定適合以數位載具閱讀的書籍後,潑墨會去跟作家及出版社談電子書的版權,並配合每本書的特性,設計不同的電子閱讀形式以及瀏覽動線,潑墨因為著重內容與數位載具的呈現,非常重視文字作品的校對工作,因此還常有已出版的書籍被潑墨的員工挑出錯字,回函提醒出版社的事情發生。另外,因為潑墨非常重視海外市場,因此如何在中文電子書上把英文翻譯疊上去好閱讀,卻又不破壞畫面及美感都是做數位出版的技巧之一。

傅瑞德說,提及數位出版,一般人都會聯想到「啊,是電子書。」但這只是數位出版很窄的一塊,只要是數位媒介,都算是數位出版,甚至是影音、電動遊戲。「只要你這樣想,市場就很大,路就很寬。」因此潑墨不僅協助企業進行內部刊物數位化的改良,也與許多大學合作進行論文或資料數位化的保存。幫助中山大學黑盒子劇團,進行劇本電子化的工作也是其中之一。傅瑞德認為,這些業務,除了是開拓市場,重要的是它能促進閱讀與研究的風氣,資料也較易保存。

不只是出版 更是媒介平台

潑墨書房也會幫出版品仲介藝術經紀的工作,做為「快速而有效的媒介」,幫畫家、作家、藝術家開拓國際市場,原本要印作品帶到國外或寄到國外的版權商、博物館、藝廊出版社,不止要先花一筆錢,也不一定會有消息,但透過數位出版為媒介,作品都放在網頁上,有興趣的人,也可透過上面刊載的版權頁得到連絡方式,「免費讓人下載,就算只是純粹喜歡也沒關係,幫創作者增加粉絲,反正解析度也不夠印刷,不花什麼成本的。」傅瑞德說。

「我們內部的業務主要來講分成兩塊,一塊愛情,一塊是麵包」傅瑞德笑著解釋說,所謂愛情是出版電子版好書、就是賺不到錢但在做對的事情,為將來做些準備,例如近期在潑墨上架供人免費下載的「自己的服貿自己審」,便是一份收集十五場服貿審議公聽會的記錄,總共有四十八萬多字,以PDF檔案的方式保存,利用平板或手機瀏覽較不佔空間也好閱讀,而所謂麵包就是賺錢的東西,也是輔導企業刊物電子化的部分。

傅瑞德說,作數位出版其實不只是出版作品,做為媒介,還可以用較低的成本,做更多東西,「希望一定有,但是氣要夠長,我們只能盡量做到我們能做到的事情」,在台灣還沒有很多人有閱讀電子書的習慣,而數位出版的希望在於下一代人對數位載具的使用習慣改變,沒有人知道改變何時會發生,但重點是「傳教」,不管是數位或紙本,只要內容夠好,傳得夠遠,就能吸引更多人,開拓更廣的市場。

 

延伸閱讀

潑墨書房

Fred Jame | 傅瑞德 – 石墨工房 FB個人專頁

文字工作者傅瑞德 享受自己的生活步調

平凡&陳淑芬 Facebook 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