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姚聖傑、盧蔚淇/新北市報導】你喜歡看漫畫嗎?你有看過台灣漫畫家畫的漫畫嗎?從哆啦A夢到航海王,多是日本漫畫伴隨著台灣青少年長大成人。在台灣,有一群本土漫畫家自力發行獨立漫畫刊物《Taiwan Comix》,希望能讓國際看到台灣漫畫豐富的創造力,也讓台灣青年人畫自己的故事、看自己的漫畫。


 

王登鈺認為Taiwan Comix是為了喚醒本土的漫畫創作熱情

 

《Taiwan Comix》團隊策畫人之一的王登鈺,也是國片《囧男孩》的動畫導演。聊到開始畫漫畫的契機時,笑著說「因為一個賭約,才開始畫的」。二○○八年,當時在遊戲橘子上班的他,因為與同事打賭要畫漫畫出來,參加日本的比賽,不然就要輸一筆錢。自此以後他便開始發表自己的作品,「其實很早以前就想畫,畫了之後現在也還在嘗試各種風格,練習很重要。」

一本刊物 一個獨立漫畫團體

而《Taiwan Comix》團隊的成立,則是台灣漫畫家林莉菁自一九九九年赴法國留學後開始發想的。她發現歐洲人並不清楚台灣漫畫,甚至把台灣跟大陸的漫畫家搞錯,所以一直想要找方法把台灣漫畫介紹給歐洲人。二○一○年,適逢春節假期回台灣,林莉菁透過很多管道詢問許多台灣創作者的意願,希望能編輯一本有台灣味的漫畫集介紹到歐洲漫畫圈裡,而王登鈺原本就認識她,兩個人一起利用網路及朋友串連,逐漸找到幾個志同道合的夥伴,決定集結各自的作品編輯成冊,讓更多人認識台灣漫畫。

《Taiwan Comix》每一期雜誌都會找十位創作者,不一定是漫畫家,有時也會找插畫家、繪本創作者。「我們很自由的」,王登鈺說,不論是篇幅格式、漫畫風格或是故事內容基本上都沒什麼限制。製作《Taiwan Comix 1》的時候,其實也沒想過要做成一系列的刊物,所以第一本就是像目錄一樣的書,集結傑利小子、陳弘耀、鄭問等台灣知名漫畫家的作品片段,向法國安古蘭漫畫節的策展人介紹台灣漫畫,之後才以雜誌的形式出版,收錄的才是每位創作者各自獨立的短篇漫畫,並且正式參與安古蘭漫畫節的活動。

收錄在TX5捲貓所畫的「我的鹿爺爺」描述的是青年鹿對自己的鹿爺爺的喪葬禮儀的想法,「喪禮的種種儀式,意義上雖然是莊嚴的,對我來說卻都有點好笑又有點呆」,透過青年鹿對喪禮的看法,表達出年輕世代對台灣傳統儀式文化的觀察。而故事最後,過了五十年,青年鹿也變成鹿爺爺,在他的葬禮上,他的孫子對於喪葬儀式也自有一番看法,留給讀者一種前後呼應卻趣味無窮的想像。

捲貓 我的鹿爺爺漫畫片段

不在意銷售 這是一種責任

「其實我們不太在意銷售的問題」,王登鈺笑著說,製作費用都是創作者一起平攤,不管你畫兩頁還是二十頁,「要出的錢還是一樣」。因為有老中青三代的創作者,傑利小子就是較資深的前輩,而米奇鰻則是最近才加入的新生代漫畫家,讀者分佈的範圍變廣,也會因為喜歡的漫畫家而買書,「讓讀者買了書也認識其他創作者,並開始接觸更多台灣漫畫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個人是希望能聚集台灣各地的創作者,不要只固定都是這幾個人」,王登鈺認為,每個創作者都要擔負起推動台灣獨立漫畫這個責任,如果每一、二期就能有個陣容較大的變化,不只能讓內容更多元,不同的人輪流做主導者、編輯工作,也能避免刊物變成獨裁走向,因為每個人在編輯的工作上一定會有意見分歧的時候,所以在第六集的製作上,王登鈺也減少參與,專心投入自己的工作。

獲得注意 促進交流

王登鈺說,做第一集參加安古蘭漫畫節的時候,剛好蘋果日報也去做專題報導,之後林莉菁也邀請到安古蘭漫畫節的策展人,和比利時漫畫博物館館長來台灣訪問,不只促成台灣漫畫到國外辦展覽,也讓文化部連續三年在安古蘭漫畫節設立台灣區攤位,形成另類國際交流。

《Taiwan Comix》陸續出版後,也獲得不少人的注意,王登鈺說像《ELLE》雜誌看到後,就想做個時尚與漫畫家結合的專題;滾石音樂則是與TX合作一系列流行音樂愛情故事的音樂錄影帶,因為滾石以前有很多沒拍成MV的歌曲,希望能以漫畫的方式呈現出來;無限出版的編輯連翠茉也透過王登鈺,認識一些漫畫家製作改編吳念真的舞臺劇《人間條件》的漫畫版,這些都是看到雜誌受到啟發而引起的跨界合作。

「原先我做《Taiwan Comix》是希望影響作者」,王登鈺說,世界上有很多種漫畫,歐洲、美國甚至日本,各自國內的創作風格就千奇百怪,台灣的創作者不要只會畫同人誌,或只跟著日本主流的東西走,「把眼光放大」。他希望透過《Taiwan Comix》激起創作者的慾望及勇氣,來畫與別人不一樣的東西,訴說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待在自己的小圈圈內自我滿足。

 

延伸閱讀

《Taiwan Comix》粉絲專業

專訪動漫藝術家─王登鈺

誠品站專訪林莉菁

傑利小子漫畫工作室

米奇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