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若嵐、白芳羽/台北市報導】在喧囂繁忙的台北市裡,有個地方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種的蝴蝶紛飛。除了蝴蝶之外,螢火蟲也住在這裡,還有屬於保育類的台北樹蛙也選這裡當成牠們的家。千蝶谷昆蟲生態農場位在距離市中心一小時車程的內雙溪河畔,是一個以希望推廣生態教育為目的的農場,接受民眾團體預約來到這裡體驗、親近自然,拉近和昆蟲之間的距離。


 

千蝶谷昆蟲生態農場園長林春助認為只要給予良好的棲息地,昆蟲動物就會自己到這邊覓食、孕育下一代。

離開辦公室 擁抱大自然與昆蟲

園主林春助原本從事科技業,喜愛大自然的他每到假日都會往有綠地的地方跑,有一次到了蝴蝶園後,覺得蝴蝶是很有趣的生物,便開始在蝴蝶園裡一邊當志工一邊受訓,從二〇〇一年到二〇〇三年一共學習三年,這期間他也常常到其他野外地區學習怎麼從一片樹林裡找到蝴蝶幼蟲、蝶蛹,學習判斷植物的種類 ,不斷累積經驗。千蝶谷昆蟲生態農場原本位於汐止,前任 園主和林春助是朋友,當時園區裡已經復育非常多種類的蝴蝶,但是因為頻繁的風災,農場被土石流淹沒,於是前任園主便找到內雙溪畔這塊原始的土地上,重新打造新農場,剛開始林春助只是幫忙做行銷還有電子信件收發、資料蒐集等工作,不過因為前任園長身體狀況不適需要養病,前任園長認為林春助對於這個領域很投入很有興趣,於是便和他商量希望能將農場交給他來經營打理,於是在二〇〇六年將千蝶谷農場交棒給林春助。

千蝶谷昆蟲生態農場位於陽明山國家公園的範圍內,佔地五甲大約是一萬五千坪,所有的事務從整理草皮環境、棲地培育等都由林春助以及三位專職的員工負責,同時也要接待來參觀體驗的團體,解說導覽則是有大約十幾位原本就在陽明山國家公園當解說員的志工們,長期配合來到這邊幫忙。林春助說剛開始的時候最苦惱的就是財務收入狀況,因為是承租私人土地,加上人事費、設備更新維護、棲地培育等一年最基本也要支出百萬元,而且能拿到的補助很少所以經營起來很辛苦,即使有一大片很棒的土地,也只能用最精簡的人力去維護,不過有不少學校還有親子團體都會來這邊體驗自然,加上每年舉辦的螢火蟲季會吸引不少來賞螢的遊客,所以目前收支狀況已經有改善。

先培育棲息地 讓昆蟲自己住進來

走在園區的小徑上,兩旁樹木的樹葉上不時都可以看見各種昆蟲,一年四季大約可以看見一百多種不同種類的蝴蝶,四五月則是螢火蟲,到了冬天就是台北樹蛙,另外還有竹節蟲、鍬形蟲、蜘蛛等等。能有這樣豐富的生態,是因為林春助在接手千蝶谷的第二年,決定以棲息地培育的方式經營園區生態,就是在這邊培養好給昆蟲吃的植物或者動物,還有牠們喜歡的環境,當昆蟲發現這裡有塊好的棲息地後,漸漸就會常出現然後就棲息於此。林春助說,像是培育蝴蝶棲地就要先將蝴蝶的食草留下,再來就是留下蜜源植物,當兩者皆具備時,蝴蝶就會自己到這邊產卵、採蜜。

除了蝴蝶棲地復育,在二〇〇七年便開始螢火蟲野地復育計畫,先在園區裡培養好水域還有螢火蟲幼蟲的主食螺貝類,然後將五百隻水生的黃緣螢,在水箱裡先培養一段時間後,放進培育的棲息地裡,讓他在野外生長繁殖。隔年放生一千隻黃緣螢幼蟲,再隔一年野放一千五百隻黃緣螢幼蟲,現在每年到了四五月這裡都會舉辦螢火蟲季賞螢活動。這裡還有一種明星物種就是保育類的台北樹蛙,牠是指標物種之一,只要牠們存在的地方就代表是一塊環境良好的棲地。在農場草皮旁邊的小水溝裡都可以看見很多蝌蚪,草皮上不時也會跳來蚱蜢或者飛來蜻蜓,跟物種單一的公園不同的是,這裡存在一個完整的食物鏈。

林春助表示,像螢火蟲、蝴蝶還有台灣樹蛙這些明星物種可以將客人吸引進來,當客人進來後很多小朋友會在草皮上看見蚱蜢、蜻蜓,在樹枝間看到蜘蛛,就會向小朋友們解說整個生態平衡的概念,他不會只強調蝴蝶有多漂亮螢火蟲多好看,而是希望這座農場能成為一般人接觸大自然的入口平台,讓大家都能從生態之美和人與自然的關係去了解大自然,讓人與自然間有個地方能夠銜接,不會使有些人踏進來就覺得昆蟲很可怕,在這裡強調的不是復育的工作而是生態教育,讓民眾可以先從邊緣慢慢接近大自然,之後面對大自然時不會以人類的視角敵視自然或破壞環境。

 

延伸閱讀

千蝶谷昆蟲生態農場

台灣蝴蝶圖鑑

蝴蝶生態面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