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柯芳辰、陳彥文/新北市報導】「永不放棄,創造奇蹟」郭韋齊是一名因病截肢的二十歲少女,第一次見面,你會訝異她的缺陷,但你會更訝異她的開朗,沒有因為截肢鬱鬱寡歡,相反地,她總是帶著笑容,不畏懼自身缺陷,參與「混障綜藝團」到各地學校、監獄表演,鼓勵學生與受刑人不要放棄希望,更曾攀登玉山與雪山,雖然沒有手腳,但她卻擁有夢想的翅膀。


 

郭韋齊因病截去手肘、膝蓋以下部分,但她沒有因此氣餒,反而更勇於挑戰自己,開創燦爛人生。

延誤治療 截去四肢

郭韋齊七歲時因為高燒不退,送往醫院急診,但因為醫生延誤治療,打了過量的強心針,造成休克、五大器官壞死且手腳發黑,醫生說,為了保命必須截去壞死的四肢,父母只能忍痛接受,截去手肘、膝蓋以下的部份。

因為腦部受損,郭韋齊昏迷醒來的三個月就像剛出生的嬰兒一樣,沒有語言、行動能力,在醫院進行床邊教學、復健和語言治療,「最痛苦的是換藥」,她說,每次換藥時,都十分的痛,痛到會撞病床的鐵欄杆,住院了九十九天,她終於慢慢學會用沒有手掌的雙手來自理生活,並使用義肢。

剛出院時,因為截肢受到其他小朋友的嘲笑,自卑使郭韋齊逐漸關閉內心,在人多的地方都會將手插入口袋,避開眾人目光,郭韋齊說,「曾經對爸爸說『爸爸你的手可不可以借給我?』,雖然是開玩笑,但內心真的很痛苦」,同學的欺負讓她陷入低潮。

度過低潮 展開舞蹈人生

在她人生最低潮的時候,郭韋齊遇見截肢協會的理事長曾一士,他邀請她在身心障礙才藝大展上表演舞蹈,在主持人劉銘的邀請下加入了「混障綜藝團」,開啟了郭韋齊的舞蹈人生。

混障綜藝團由劉銘創辦,是一支混合多種殘障類別的表演團體,郭韋齊在裡面擔任舞者,並和其他兩位截肢舞者組成「旋耀舞姬」,透過美麗的肢體表演,帶給觀眾最大的感動。郭韋齊在混障綜藝團中是年紀最小的,她說,團員都十分照顧她,把她當成妹妹般來疼愛,讓她感覺混障綜藝團是個溫暖的大家庭。

郭韋齊曾經學過芭蕾,舞蹈對她來說是興趣,但截肢之後,困難度增加,一支舞要練六、七個月,她說,常常會因為太難想要放棄,但老師的鼓勵加上自己不服輸的個性,總是咬牙硬撐下去,但現在,郭韋齊已經能跳出一支支絢爛的舞蹈。

翻山越嶺 挑戰不可能

去年她受國立體育大學的三位學生邀請,參加「圓夢計畫」攀爬雪山,四天三夜的路途讓她吃了不少苦頭,碎石坡讓她的殘肢與義肢接合處破皮流血,惡劣的天氣和傷勢,她最後只登上東峰。郭韋齊為了雪恥,決定今年四月攻頂玉山,她在攻頂前幾個月便開始體能訓練,每天走操場八圈,也去走擎天崗、觀音山,為了就是增加體力、大腿的力氣。

兩天的攻頂路程中,因為碎石坡和橋樑太多,她耗盡體力,跪在地上好幾次,但這不是最困難的,她說,攻頂前的最後一段路,寬度只能容下一個人,一邊是山壁,另一邊就是懸崖,一個不小心就會掉下去,必須扶著山壁才能慢慢移動,那一段路壓力真的很大。

攻頂成功的感動無法言喻,郭韋齊帶著外公的遺照上山,實現和外公的承諾,她說,外公在她小時候因為聽到她截肢傷心過度,中風去世,她現在用行動證明,想要告訴外公,「即使沒有手腳,也能看的更高更遠。」

連爬雪山、玉山這些普通人都覺得有難度的挑戰,郭韋齊都一一成功了,她更預計在今年的九月挑戰鐵馬環台,郭韋齊雖然沒有手腳,但她用樂觀與不服輸告訴每一個人:她的字典裡沒有「難」字。

 

延伸閱讀

凌華教育基金會:混障綜藝團

動容!帶著外公遺照 無四肢女孩郭韋齊含淚登玉山頂

三人六肢熱舞 混障綜藝團校園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