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蔡宜蒨、盧秔坊/桃園市報導】「當花婆婆還是小女孩時,他的願望是長大後跟爺爺一樣要到遠方旅行、老了後要住在海邊。爺爺笑著請花婆婆長大以後要記得做一件讓世界更美麗的事 ⋯⋯ 」午後的暖陽照亮故事角,一群孩子團團圍繞在「毛怪」身旁,一雙雙明亮的眼睛閃動著,有時燦爛地大笑、有時嘰哩呱啦地舉手發問。這是「毛怪和朋友們藝術童書工作室」常見的光景,透過推廣繪本、推廣閱讀讓世界變得更美麗。


 

創辦人「毛怪」致力於推廣繪本閱讀,帶領孩子們領會閱讀的美好。

 

「毛怪」是創辦人蘇靜怡的暱稱,而「朋友們」是當初攜手成立工作室的大學同學「毛小花」趙華君與另外兩位志同道合的好友。毛怪成立工作室的初衷源自於對繪本閱讀純粹的喜愛。毛怪在大學念外國文學時開始接觸兒童文學、收集典藏繪本,並自行推廣繪本說故事,在書局或圖書館長期為孩子說故事。

雖然毛怪一直在貿易公司從事外銷業務的正職工作,但他仍利用閒暇時間說故事給孩子聽,堅持著分享繪本閱讀的理想。後來毛怪索性成立「童書閣」,邀請附近鄰居媽媽與小孩到自家客廳讀繪本,口耳相傳獲得支持後,也到附近學校擔任說故事老師。這樣說故事、推廣繪本一做就是十五年。

從一小格書櫃到圓夢成立工作室

毛怪的外公曾經營書店「川台書局」,當年他外公決定退休把書店收起來時,毛怪其實很想繼續這個事業,但礙於仍是學生也無可奈何。而這樣的夢從那時起就一直放在他心裡面,在長大後不知不覺也走上和外公同一條路 。

二〇一三年毛怪與他的朋友們一起圓夢,成立了「毛怪和朋友們藝術童書工作室」。位在桃園市東門國小對面的巷內,這是個由老屋改建的藝文空間,一樓是繪本書屋,收有世界多國的繪本,二樓則是講座與藝術手作課程空間。

毛怪說,這間工作室不是書局、更不是補習班或安親班,可以當作是一間小型的私人圖書館,目標是推廣親子繪本共讀,有專業又熱情的館員向你推薦、介紹最經典的好書。讓孩子們有聽故事的機會,也幫助家長們認識繪本,養成陪孩子讀故事看繪本的習慣。由於毛怪與朋友們對藝術、童書濃濃的熱情與喜愛,除了持續閱讀的推廣,還在假日舉辦各種的手作同好會、插畫同好會、版畫同好會、讀書會、城市沙龍等。

二樓的空間規劃給各種繪畫、手作或藝術講座活動使用,也定期展示孩子的畫作。

培養閱讀人口 工作室不賣書營利

毛怪選擇開一間工作室而非書店 。毛怪表示,很多人對開書店有很崇高的理想,但若沒有足夠的閱讀人口其實很難去支撐這個理想,因此後來覺得開書店相對不是那麼重要。「我覺得把閱讀人口培養出來,自然就會有人到書店去買書。有更多的人閱讀,就會有更多的人開書店,也會有人開出版社、寫書、畫書、賣書,形成一個正向良性循環。」因此毛怪選擇把時間花在陪小孩讀書、陪家長讀書,給他們更多的資訊,讓他們知道有哪些好書、讓他們主動閱讀。

毛怪坦言,工作室真的沒辦法賺錢,目前都一直還在虧損狀態。講故事活動只收五十元、而各種講座、手作會等也只收最基本的講師費與材料費。堅持下去的動力是小朋友和家長給的正向回應,讓他覺得做這件事情很有意義。毛怪開心地說,說故事十幾年來,以前最早帶的孩子們現在也差不多要念大學了,幾年來也一直有家長跟他說,小孩無論是後來念了小學、國中、高中,比起一般同年齡的孩子都更有主動閱讀的習慣。

毛怪認為故事本身就在我們的生活中,他不是要做金字塔頂端的生意,閱讀這件事情不是只有有錢人才可以做,應該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可以去接觸的。做這件事情本身就不是拿來賺錢 ,希望這個工作室的形態是非營利性質的,並有足夠的利潤維持、繼續堅持下去。

毛怪說著繪本中的故事,店裡的小朋友們專心聆聽

讓故事與藝術走進生活

工作室的書架上丹麥、挪威、捷克、葡萄牙、西班牙等各國的繪本,都是毛怪在旅行或出差時從世界各國帶回來的。「故事已經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毛怪說不逛名牌店、不去百貨公司,而是尋覓每個國家、城市存在著怎樣的書店、圖書館,然後把世界各地的好繪本帶回台灣分享。希望以繪本為媒介,讓台灣的讀者去看不同文化的藝術表現。

看繪本、講故事的人都很喜歡繪本《花婆婆》,故事中花婆婆撒下魯冰花種子讓世界變得更美麗,毛怪說:「我們在講故事就像是花婆婆撒下花種子,期許像花婆婆一樣,撒下閱讀的種子,然後等待花開。」

 

延伸閱讀

毛怪和朋友們藝術童書工作室Facebook粉絲頁

毛怪和朋友們藝術童書工作室部落格

夭夭生活誌第三期